【農業缺工】從外地走入農村 城市人的務農實作之路

2019 年 07 月 29 日 | 文、攝影/ 陳偉民

農委會自106年初開始的農業技術團計劃不斷壯大,短短一年間,由試辦階段的三團,迅速擴至十四團,除了數量增加,人力團提供的支援服務範圍,吸引人力來源的可能性,不斷拓展,其中吸引更多外地或城市勞動力進鄕參與務農,既可以加強解決農業缺工的力度,也為城市勞動人口帶來更多機遇和可能性。

青農不怕從農苦 進大觀園從頭學起

農學院唸生物技術的劉士豪,現年28歲,畢業後計劃先存點錢,所以在服兵役退伍後,進了一家代工廠工作,「在那裡工作快一年,感覺只是個操作員,面對機器太無聊了。」以創業作為人生目標的劉士豪,期望藉由務農讓他能夠學以致用,因而參加人力團,不惜從台中跑到雲林農村。

「照顧一株植物長大會感到很欣慰,有著這種樂趣,可以驅使我在農業方面做得長久。」作為一個社會新鮮人,收入不錯也是其中一個重要誘因,「在團裡工作的薪水加上補助,對於新鮮人來說,蠻吸引的。」

人力團不同種類的工作分派,讓劉士豪感覺猶如進入農業大觀園,「我接觸過很多不同品種農作物的操作,例如各種蔬菜類,育苗,火龍果⋯每種作物有不同的特性,每一次的接觸都是新的學習過程。」書本上學到跟實際操作往往存有差異,「在育苗場有接觸到嫁接,切要多深接在砧木上的位置要對一下,跟書本的理論都有蠻大的差異。」各種實作的發現讓劉士豪對農耕有了比課堂上更寛廣的認知。

凡事初始都會有各種各樣的適應,劉士豪剛開始進行蔬菜收割,拿著刀子使勁去弄,満頭大汗裝箱,結果大姐們都裝好兩,三箱,他的一箱還未完成,「原來蠻力是不行的,多年輕也不管用,大姐們就是熟能生巧。」

從台中跑到雲林農村,農學院唸生物技術的劉士豪參加人力團,不怕吃苦,從農之路目標明確。

日曬雨淋不覺累 有賴前輩傳授心法

35歲的鍾隆富從台中來到苗栗銅鑼參與耕新團的工作已經兩年,人生靠近中年,又在收入不錯的機械科技公司有過穩定的工作,要作出務農的選擇,不容易。「原來的工作讓我感覺成就感不大,在小範圍內操作,移動量很少,工作性質有相當的限制,想像空間,自由度相對低。」人到中年,很多事情要兼顧考慮,社會上,也不容易找到務農的相關知識,雖然起步有點迷惘,但鍾隆富還是選擇嘗試突破自己。「幸運地,我遇到百大青農吳易倚,他告訴我很多,讓我更有信心接受挑戰。」

鍾隆富花了半年時間,適應從日曬雨淋,全身濕透泡在水裡,以至沒有城裡豐富的吃喝生活⋯「那個時候,連體力都無法跟上,不會掌握節奏。」說著,他一臉餘悸。進團後,因為工作分配,他認識各個領域的前輩,互相分享,互補不足,進步更快,「參加團,使我這個新手,感覺進入務農的門檻變成不再是高不可跨。」目前,鍾隆富每天的工作很扎實,育苗,種植,基礎已經打得比較穏妥,「我對水稻和仙草特別有興趣,也希望可以做到低度防治的有機耕作,怎樣對應天氣變化作出調整,很有趣。」還會感覺累嗎?「想做就不會累!」

鍾隆富的務農恩師吳易倚對農耕士既用心相授,又體貼他們的生活,「我對新手是有充分的心理準備,他們需要時間和彈性,也要培養他們的興趣,讓他們有喘息的機會,開心點。」他指出,耕新團出現之後,缺工有明顯改善,「有些採收要大量人手,他們會想辦法在不同地方調配人力,真的有幫到忙。」


鍾隆富一樣是從台中到農村,在苗栗銅鑼參與耕新團,日曬雨淋依舊熱愛農業。

唸營養學不跑業務 台中石岡尋夢想

「不想穿個西裝在台北跑業務,我不覺得這樣有比較好。」一個簡單的想法,讓二十出頭的林志頴從宜蘭不怕路遠,走入台中石岡的農地,定下三十歲前的重要人生目標。大學唸營養學,當個營養師是個不錯的專業,但他覺得需要為未來的事業和生活努力,遂在友儕間一片驚訝聲中,作出勇敢的決定。

加入台中石岡技術團之初,林志穎一切從零開始,在果園裡碰到很多作物:像橘子,梨子,葡萄,柿子⋯,樣樣新鮮陌生,抬頭採收時,脖子手臂酸痛到不成。三年下來,他學到很多,「接上花苞,在砧木上延伸,嫁接得好不好是那一期收成的基礎。」跟他搭檔好一段日子的農場主張世欣讃嘗他肯學肯做,「我們靠天吃飯的,大太陽很辛苦,下雨天沒得做,農民老的老,撐不下去,年青人進來,真的有幫助。」三年的經歷,林志穎收獲豐盛,「每塊地,每種方法,種出來的水果口感都不一樣,怎樣去種,怎樣去栽培,它會怎樣回饋你。」

「大家可以沒有電腦,沒有手機,可是,不能不吃。」他希望以後種出來的水果走精緻路線,又大又甜又好看,他期待在三十歲前,看到自己當上農場主,收獲滿滿的日子。「我用心嫁接,看到它開花結果,然後套上袋子,再看到慢慢緊繃起來⋯,哦,今天這麼大!」林志穎説的時候,眼睛亮亮的。

目前在農業技術團和農業耕新團總數裡,年紀分布的比例以44歲以下青農占的比例最大,這些從外地和城市進團的年青和中青代,一開始茫無頭緒,戰戰兢兢,透過人力團多樣性的工作分配,不同性質的實務入門,環環相扣的認知增長,使他們用不了多長時間,便找到自己應該用力的點,掌握相關的技術,累積了經驗,從零開始的他們,很快便可以為自己在務農方面,開墾一條繼續走下去的道路。

從宜蘭不怕路遠,走入台中石岡的林志穎,原來唸營養學,從農不怕一切從零開始。

●本文與財團法人農業科技研究院合作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