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晉遠—溫室蓋兩天就壞掉,一個青年農民的心酸告白

2016 年 12 月 14 日 | 文/ 林慧貞 攝影/ 黃世澤

梅姬颱風重創中南部溫室,有人指責是農民貪小便宜壓價、沒做好功課亂找廠商,這樣的說法在謝晉遠身上卻不成立。

75年次的謝晉遠是今年農委會選出的百大青農,因為看好有機草莓前途,他頂著美國碩士高學歷,毅然砸了230萬元,在新竹關西1.6分地上蓋力霸型溫室,每坪造價4500元,比正常行情高,事前也特地找雲嘉南農友打聽溫室廠商評價、自己上網學看溫室結構,沒想到溫室蓋完兩天,梅姬颱風就來報到,20多根防飄桿全被吹得歪七扭八,塑膠布破好幾個大洞。

事實上,建造時他就發現不太對勁,溫室的屋頂錏管彎彎曲曲、結構不對稱、鋼材遭重擊內凹,但每每跟廠商反應,師傅總再三打包票說沒問題;即便拿著農委會公布的參考設計圖也沒用,回應總是「沒人這樣做」、「我們做二十幾年了」。

事後他氣不過,找廠商理論,卻得到一句「颱風是天災,我們也沒辦法」,維修費一開口就是七萬。

已經做了功課,卻還是淪為這種下場,讓他不禁感嘆:「溫室是賣方獨大市場」,實在很無助。

到底一個農民在蓋溫室的過程中,會遇到哪些刁難?農傳媒用第一人稱訪問,讓謝晉遠娓娓道來。

事前打聽失準,口耳相傳不可靠

我覺得農業有未來發展性,種出高品質、安全農產品,頂層消費者是很大的。我大學讀資管,研究所讀財務,就農業平均產業年齡而言,我目前這個年紀跳進來,相對比在金融、資訊業更有競爭力。

有機草莓很難種,代表只要種得出來,銷路就不是問題,也不會有一窩蜂搶種的問題,為了減除風險,蓋設施、離地栽培草莓,都是我一開始就想做的目標。

以離地方式種植草莓是謝晉遠的目標,目前暫時只佔總耕種面積的一小部分。

我想搭的是大溫室,北部都是簡易蔬菜溫室,所以我就往中南部找,問雲嘉南朋友,當地哪幾家蓋溫室做比較大,直接聯絡業者,看他們搭的溫室。

我坐高鐵下去嘉義,找現在搭我溫室的業者時,老闆娘來接我,不管是高鐵往返他們公司,或是中途帶我去溫室參觀,整個過程電話一直響,對話內容都是「老闆那裡有一、兩甲地想做溫室,看你有沒有要去搭」,或是「老闆我們上次簽約後,你幾月可以來搭、什麼時候進場、完工」。

不誇張,掛了電話,開車沒幾分鐘又來一通,都不同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雲嘉南黃金廊道上都有他們搭的溫室,既然可以在競爭最激烈的地方,吃這麼大一塊餅,讓我覺得他們應該真有兩把刷子。

謝晉遠一開始即決定蓋大型力霸型溫室,前後透過打聽推薦,找到地方上以蓋大型溫室為主的知名業者。

完工兩天後遇颱風,20多支防飄桿成廢鐵

我的溫室9月25日完工,兩天後梅姬颱風就來了。9月26日,我就發現捲揚已經被颱風外圍環流吹到壞掉了,從邊邊的包角開始破。

我的溫室高四公尺,一般這麼高的溫室,都是做上下兩層捲揚,吃風面不會那麼大,而且旁邊的防飄桿(編按:立在溫室外面的錏管,防止捲揚飄起飛走)可以有上中下三個固定點,比較穩固,但廠商幫我做的捲揚是一件式,吃風面非常大,放到底時只有上下兩個固定點,風大時直接灌進來。

然後捲揚互相包覆的包角,又重疊得很淺,風一扯就出現破口,風灌進去後,防飄桿被往外飛的捲揚打到歪曲,27、8支桿子幾乎都壞光了,只能當廢鐵,有些還從土裡位移;溫室天窗也被掀掉,水槽接合處漏水、淹水,壓條變形。

防飄桿被捲揚打到歪曲(左圖)。修補時廠商留下破口,可直接從溫室外部看穿到內側(右圖)。(謝晉遠提供)

防飄桿剛弄好時,我拉一拉發現很鬆,問師傅這樣到底有沒有效果,他們說沒關係,這樣是正常的。

颱風來的前一天,溫室捲揚已經被扯出來了,廠商說沒問題,叫我回去睡覺,後來防飄桿歪曲位移,他們竟說是我這邊土比較鬆。

我最不能接受的是,建造時我問做工的師傅很多問題,他們都說這樣ok、沒有問題,一開始我就跟他們說關西風很大,那時廠商說單層捲揚沒問題,「我們在海口搭的溫室也是這樣」。

溫室破洞,授粉蜜蜂出外逛大街

請廠商重做防飄桿後,我發現溫室裡的蜜蜂竟跑出去了,原來是舊防飄桿留下的洞,廠商完全沒補。

我親自爬梯子上去看溫室,發現還有許多地方都有洞,有些錏管毫無殘膠,顯然是一開始網布就就留太少,接不起來,我打了矽利康都補不好,只能用發泡棉塞住。

其實颱風來之前的問題就很多,有一支柱子的水泥基礎做太高,柱子立起來後太長,廠商當場把柱子切掉一截,重新焊接,補鋅粉漆,但熱浸鍍鋅層已經損傷,以後一定容易生鏽。

廠商設計的跨距太大,只好空中對接錏管,但沒有接正,一路歪歪曲曲;我拿水平尺去量周遭的鋼柱,竟然好幾支是歪的;甚至有鋼材搬運時擠壓,還沒蓋就凹陷、生鏽;水槽積水,廠商說沒關係太陽出來就曬乾了。

因為溫室跨距太大,空中對接錏管,且一路歪曲。

百萬溫室沒保固,僅一張A4契約

颱風後我跟他們抗議,廠商說天災是不可抗力因素,跟我報7萬多的維修費。

我的契約只有一頁A4,寫得很粗淺,只有料名、總額、基本資料,後面幾頁就是匯款資訊、平面圖,完全沒寫到保固問題,本來我要求寫怎麼驗收,業者百般推託,跟我說「這個東西講的就是一個信任啦」,但因為沒寫的東西太多了,也不知道要不要堅持,想說應該不會差到哪裡去,就相信他們了。

與廠商的施工合約書,僅一頁A4。

驗收時,廠商就是一副「我要走了」的樣子,拿簽名單給我說,「來,看看有沒有問題,沒有我要走囉。」我有多少時間可以一一檢查?

此外,我發現溫室的柱子、水槽、橫梁、螺絲配件,都按照合約書上寫的用熱浸鍍鋅,但柱子和柱子連接的地方,用的是沒有熱浸鍍鋅的C型鋼,回去翻契約書才發現,連接柱子的材料不是配件而是結構,廠商的確沒寫會用熱浸鍍鋅,你能怎麼辦呢?也不能說他騙你。

我問了很多家廠商,還沒遇到有人願意把材料單價和數量寫出來,了不起寫料名、數量,最後就是總額,完全問不到單價,工怎麼算也不知道,在契約書這一塊,農民得到的保障非常低。

拿農委會設計圖,業者也不甩

我的溫室廠商有個和別人與眾不同的設計,一般溫室屋頂結構會加「斜撐」,做成M型或W型,我屋頂有九米,他們只用三支錏管,直直撐上去,我怎麼看都覺得怪,一開始沒注意設計圖,料備好後才發現,他們說沒辦法改了,只幫我加了一支橫桿補強。

原本設計中屋頂沒有「斜撐」,在謝晉遠要求後才加上加了一支橫桿補強。

很多人可能認為我功課做得不夠,愛撿便宜、壓價,當然我功課可能不是做非常好,但絕不是沒做功課,我之前就有看台大、中興大學老師的教學網站,學習設施搭建的設計概念、原理;給的價格也算合理,一坪4500元以上,不是最貴,但是也絕不便宜,這樣我怎能接受別人說我貪小便宜。

我有很多搭溫室的想法,施工時發現問題也當場反映,可是溝通很不順利,我提出這邊想這樣搭,他們會說「沒有人這樣搭的啦」、「這樣子不好」,但哪裡不好,他們也講不出所以然,只說「謝晉遠你要相信我,我們搭二十幾年了」。

我曾質疑他,到底是只有我這樣設計,還是其他人也都這樣搭,他們就拿出一大疊資料「碰」放在我面前,全都是一樣設計,我只好把話吞下去,但許多農民這次就一起出事了。

我也曾拿出農委會公布的六種溫室參考圖樣給廠商看,廠商說我不會搭這種東西。

一次、兩次、三次磨合,我的想法都被他們磨掉了,最後變成都是廠商的做法,我這麼小一塊地,人家都四、五分起跳,甚至一、兩甲,我不搭,還有很多人在排隊,根本得罪不起。

這樣是沒做功課嗎?我很難接受這種說法。

賣方獨大,素質亟待控管

我另外接觸過兩家廠商,共同點也都是「我不缺你這筆生意」,有一家甚至已經談好價錢,老闆卻先跑去做中國的案子。

溫室工程產業很偏賣方市場,想搭溫室的農民很多,好的、大的廠商卻很少,他們就有主控和話語權。

謝晉遠手拉著風災後補強的防飄桿,希望政府應該明確規範溫室的結構與建築方式。

我曾問廠商有沒有結構技師,他們說沒有,憑經驗設計,結果就是出現一些很奇怪的結構,那邊倒了,就加兩支錏管支撐。

問題是,現在沒有一個規範說這樣的工法是錯誤的,三教九流都能蓋溫室,只要搭個樣子就能領補助,政府規定幾萬元的小型農機,都要符合一定型號、性能才有補助,幾百萬的溫室卻沒有規範。

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在補助下手,政府應該規定,符合什麼樣的標準才補助,不然公布一百張設計圖都沒用,溫室業者根本不鳥你。

農民需要更有鑑別度的東西來判斷,例如要求廠商有蓋溫室的執照,在營業執照上規範蓋溫室要有的安全、結構,把不能做的工法列出來,例如禁止空中接管,否則現在傳統判斷廠商素質的方法已經不準了。

更多閱讀:

吳世彥 學習蘭花溫室,強化結構不怕颱風

林東海 選擇適合設施,「蔥」進鼎泰豐

曾冠維 進擊的農民,溫室知識不可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