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新綠金】減緩天然牛樟盜伐壓力,公私協力合作造林

2016 年 12 月 31 日 | 文、攝影/趙敏 首圖提供/何政坤

為了杜絕非法林業,確保牛樟段木來源合法,近年民間已有生技業者自發復育牛樟。農委會林務局也從以往消極面對牛樟芝產業,逐漸轉向積極輔導業者租地造林,並計畫結合社區林業輔導原住民造林。林業試驗所除了研究牛樟育苗方式,也積極研究牛樟與何種作物混合種植的育林模式最具經濟效益,以增進民間造林的意願。

從消極管制到積極管理

過去政府呼籲森林對國土保安的重要性,從1992年起禁伐天然林,木材需求漸轉為進口,但是民間雕刻、造景和生技產業的需求並未消失,殺頭的生意有人做,不少山老鼠甘冒生命危險,穿越溪谷和獸徑盜伐牛樟。農委會林試所所長黃裕星的辦公室裡,就立著一塊被山老鼠盜伐的牛樟標本,直徑幾乎等同他雙手張開的寬度,要長成如此大至少要存活150年,時時提醒著他保護山林的使命。

然而,業者需求日增也是不爭的事實,目前生技業者的牛樟段木來源包括政府標售、風災後開放撿拾漂流木等,但是後者容易出現漏洞。黃裕星舉例,有業者從頭到尾都拿同一張證明,宣稱木材是來自合法撿拾漂流木,實際來源卻相當可疑。

為了讓山林永續與民間需求取得平衡,過去林政單位對牛樟芝產業發展的態度傾向保守,「現在我們會比較正面看待,用人工造林的方式提供木材,一方面因應林產業界的需求,二方面是復育臺灣原生樹種,從這兩方面鼓勵牛樟復育,」黃裕星說。

黃裕星辦公室立著一塊被山老鼠盜伐的牛樟標本,提醒著他保護山林的使命。

「牛樟跟牛樟芝都是臺灣特有,臺灣如果不重視研究,產業可能就會轉移到中國大陸。」長期鑽研牛樟的農委會林試所育林組組長何政坤認為,牛樟芝可能是未來有潛力的產業,生技業者培養牛樟芝需要大量段木,如果企業願意投入成本造林,能減輕天然林被盜伐的壓力,對政府與環境是兩利。

林政單位積極投入牛樟育苗研究,但育林如何提高成活率,更是一大挑戰。林試所在1987到1991年間,已有具園藝專業背景的黃瑞祥在前端鋪路,從野外採集天然牛樟母樹的萌蘗進行扦插繁殖;爾後林試所也與林務局合作,在5個林管處建立5處有履歷的低海拔採穗園,包括羅東、新竹、南投、嘉義和屏東,未來有利於配合當地氣候與土壤條件,推廣適地適種。

不過,根據以往經驗,造林過程並非一帆風順。何政坤指出,國有林地集中在中高海拔,偏偏牛樟又適合在海拔300到2000公尺生長,在天然林禁伐、林地不夠的情況下,只能轉往平地造林,因此,林試所持續研究適合低海拔栽種的耐熱品系。

何政坤補充,牛樟造林面臨的另一個困境是,目前大部分的扦插苗來自20年樹齡的採穗園,難以發根或存活率衰退,林試所已致力研究種子苗和組織培養苗,技轉給生技業者,兩者存活率表現都比扦插苗來得好。

除了林試所的研究如火如荼地進行,林務局也正研擬政策推廣牛樟造林。目前林務局希望採取牛樟和其他作物混種的方式,不僅能防止牛樟純林遭竊,也可以解決國內山坡地受短期農作濫墾,導致水土破壞的情形。

林試所在南投縣魚池鄉就有針對檳榔做分區試驗,包括檳榔全砍後種牛樟、檳榔半保留,以及檳榔全保留林下栽植牛樟,結果檳榔全砍的牛樟生長情形與成活率最佳。

農委會林務局造林生產組組長李允中說,林務局在2011年規劃牛樟產業方案,每年預計繁殖5萬株苗木,提供獎勵造林所需,到2014年已成功繁殖5萬株,分散到全臺各林管處;2017年預計各林管處編列種植5000株,8個林管處總共是4萬株。另外,也要求各林管處加強牛樟原生地的復育工作,範圍包含桃、竹、苗或南部荖濃溪、嘉義奮起湖等沿著臺三線的淺山地區。

不過,推廣必須有誘因,牛樟不像楓香、相思樹等短期經濟林能迅速獲得經濟效益,農民投入栽培,可能動輒10年以上才能利用,如何動員民間大規模造林,仍待相關單位規劃。

李允中說,林務局目前已與林業社區或原住民部落研議合作,希望明年的農村再生計畫中能結合原住民的山林智慧,輔導原住民栽培技術,共同守護珍貴的國寶樹牛樟。(原文刊載於豐年雜誌2016年12月號

更多閱讀:

【森森不息】用馬拉松精神搶救台灣牛樟的黃瑞祥

【森森不息】牛樟造林導入FSC認證,臺灣利得以永續作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