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新綠金】用馬拉松精神搶救台灣牛樟的黃瑞祥

2016 年 12 月 31 日 | 文/記者 趙敏 攝影/記者 黃世澤
臺灣曾經是牛樟樹的天堂。這個臺灣原生特有種根系深入地表,具有良好水土保持功能,卻因造景、雕刻神像與近年牛樟芝產業興起,引發不肖業者盜伐,面臨生存危機。
農委會林業試驗所從1976年開始,陸續研究扦插、種子與組織培養等牛樟繁殖技術,為臺灣牛樟保種留下一線生機。也有生技業者為了確保生產牛樟芝的段木來源合法,投入造林,並申請FSC認證。透過公私協力保育與造林,有機會重拾臺灣牛樟的榮景。

花蓮縣瑞穗鄉舞鶴村天氣陰涼,農民黃進財開著小發財車上緩坡,沿途可見茶樹與檳榔。黃進財的檳榔園位於海拔250公尺,8年前開始混植牛樟,共計4公頃,分成3大區塊整齊種植2年生、5到6年生,以及7到8年生的牛樟,現今園內只剩零星的檳榔樹。

「愈接近根部的穗條愈年輕,也愈容易發根,」黃進財邊說邊拿出小彎刀俐落截下一株萌蘗(樹木砍去後從殘存莖根上冒出的新芽),並削去部分葉片與多餘的枝條,避免水分蒸散,之後帶回溫室噴霧扦插,發根後就可移回土裡培育,這些知識是由前林業試驗所副研究員黃瑞祥所傳授,也為他開啟扦插繁殖牛樟之門。

黃進財的檳榔園8年前開始混植牛樟,現今園內只剩零星的檳榔樹。

國寶級樹種牛樟瀕臨絕種,亟待復育

牛樟是臺灣原生特有種,也是臺灣闊五木之一,生長在雲霧帶,喜歡水分充足、土壤肥沃的環境,過去在海拔300到2000公尺都能見到它的蹤跡。

黃瑞祥攤開1927年日治時期出版的《臺灣樟樹調查事業報告書》,裡頭詳盡統計臺灣樟樹的分布區域和數目,牛樟蓄積量最大是集中在苗栗南庄與竹東,全盛時期可達46030株,主要作為用材。

然而,因為牛樟紋理漂亮、富含精油,不易腐朽和被蟲蛀蝕,是雕刻神像和傢俱經常使用的木材來源,爾後中研院研究發現,牛樟芝菌絲接種在牛樟段木上,長出的子實體可能具有保肝、抗癌等成分,有不肖業者以毒品誘惑原住民盜伐天然牛樟,將其焚燒或鋸成塊狀運下山,1997年牛樟已銳減至449株,幾乎瀕臨絕種,被列為一級國寶級保育類樹種。

黃瑞祥(左)與黃進財(右)經常研討牛樟生長情形。
愈接近根部的穗條愈年輕,也愈容易發根。

搶救國寶樹牛樟,黃瑞祥日奔百里不喊累

眼看牛樟在臺灣數量遞減,林政單位認為應著手復育。1987年從美國夏威夷大學農藝與土壤學系取得博士歸國的黃瑞祥,甫進臺灣省林業試驗所服務,當時對林業經營了解不深,但是看所內的前輩汲汲營營,希望他嘗試用園藝的專業輔助,因此一頭栽進復育牛樟的世界。

「牛樟是森林巨靈,鎮守之森,臺灣地形陡峭,在強風暴雨的侵襲下,壯碩的牛樟具有保護水土的功能,是造林的首選。」黃瑞祥指出,美國《科學(Science)》期刊2013年發表報告,發現平靜的亞馬遜河流域森林平常也上演著「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戲碼。亞馬遜森林約有16000多數種,其中227種「超優勢樹種(hyperdominant species)」占了所有林木的半數,這些樹抗蟲、耐腐,具優勢長壽特性;他進一步推測,牛樟或許是臺灣的超優勢樹種,因根系如同五爪、抓地力強,是構成森林的重要樹種,應加速復育。

牛樟根系如同五爪、抓地力強。
倒伏的牛樟樹冒出新生萌蘗。

剛開始研究遇到最棘手的問題是分類,牛樟和冇樟異種同名,經常被搞混,使母樹保存、林木資源調查與應用都受影響。黃瑞祥採了兩種樹的種子比較,並在1989年發表報告,說明兩個樹種是截然不同的植物,冇樟的木材約1年6個月就分解,牛樟的耐腐程度則長達9年4個月。

弄清楚分類後,第二個挑戰是到野外採集穗條。黃瑞祥透過熟稔牛樟的原住民朋友,到野外找尋被砍伐的牛樟,他發現被鋸倒的牛樟樹頭冒出新生萌蘗,只要剪下萌蘗,再帶回溫室進行無性繁殖扦插,發根後移回土壤栽培,就能大量繁殖。

但因為牛樟幾乎都在深山,地勢險峻,許多助理不願意隨行,黃瑞祥只得一個人上山。那是一場與時間的競賽,黃瑞祥深入野外,攀岩渡河,螞蝗黏滿手臂,找到牛樟剪下萌蘗後,為了防止它枯死,在黑色大塑膠袋裡倒入礦泉水保持穗條濕潤,再背著大塑膠袋匆匆下山,披星戴月趕搭夜車。

趁著晚上有涼意,溫度沒那麼高時,黃瑞祥再趕回臺北的溫室進行扦插,待噴霧沾濕扦插苗,曙光透出,才能喘口氣。「這是超過24小時不能停歇的馬拉松,我現在已經完賽220場馬拉松了,那時的困難度比現在還高,尤其山上都是走溪谷,」不過因為是從事有使命感的工作,即使孤單,內心卻滿足。

扦插繁殖,延續優良基因

黃瑞祥1987到1991年在林試所服務期間,共蒐集140多個牛樟營養系(經選拔後無性繁殖的單株品系),並分散到新竹、南投、東勢、嘉義、屏東等苗圃建立採穗園,也因對森林復育長期貢獻受到肯定,2015年獲得第22屆東元獎人文類獎。

即使2013年已退休,完全投入熱愛的馬拉松,黃瑞祥仍不忘建議農委會林務局因應環境變化,小心訂定復育流程。他認為,以往牛樟種源蒐集多元,現在已進到可以大量繁殖、推廣復育的階段。

「只要上游山林水土安定,下游便能高枕無憂,」黃瑞祥說,臺灣天災頻繁,從根本造林、做好水土保持勢在必行,而非事後花大錢做補救措施。他也殷切叮嚀,種源要確實鑑別,使用扦插繁殖較能保持優良性狀,如果再接種內生菌根菌,可以幫助苗木吸收養分,促進生長,尤其牛樟對生長環境很挑剔,栽培時還應避開風強、乾旱、石灰質等地區。

黃瑞祥並建議,政府可以積極與原住民合作,逆轉以往山老鼠的負面形象,變成牛樟的守護者,未來還可以供應苗木或在樹下發展傳統作物如愛玉子,兼顧生態、部落文化與經濟。

另外,造林地可優先選擇檳榔園、超限利用的濫墾山坡地,以及待更新的柳杉國有林班地等,剛開始先不用將原作物全砍,讓短期作物當牛樟苗的庇蔭和抑制雜草,並確保農民生計,等到牛樟長大,再逐漸砍除原本的作物。

每每談及牛樟,黃瑞祥總是眼神發光,像是在訴說自己的孩子,他堅信,只要方法用對,牛樟復育的榮景已在不遠處。

原本的檳榔園轉種牛樟成林,黃瑞祥堅信,牛樟復育的榮景已在不遠處。

黃瑞祥傳授牛樟復育10大重點

1.選拔好的母樹,蒐集營養系。

2.利用扦插苗發展採穗園,良好管理。

3.超過5年的穗條會出現生長惰性,所以應在5年內剪枝更新,近根部的年輕枝條較易發根。

4.溫室扦插,溫度、濕度噴霧自動控制。

5.扦插苗無性繁殖能保持完整根系與優良性狀,應用黑色塑膠盆,避免長成樹時發生盤根現象,勒死自己。

6.接種內生菌根菌,促進牛樟生長。

7.發根後,讓原來待在溫室潮濕的牛樟苗木有適應外界強光的能力。

8.盡量用大苗種植,加強施肥、除草,促進早期發育。

9.與庇蔭樹種混植為佳,例如檳榔或茶樹,初期生長可防雜草、強烈陽光,提高牛樟成活率。

10.適地適種,避免種在石灰質、稜線、風衝、乾燥等地區;可種在凹地的緩坡溪溝、多水、潮濕、少風害等環境。

(原文刊於豐年雜誌2016年12月號)

更多閱讀:

【森森不息】牛樟造林導入FSC認證,臺灣利得以永續作根基

【森森不息】減緩天然牛樟盜伐壓力,公私協力合作造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