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拉刈爭議評論】禁?代噴?源頭管理?從農醫產官學觀點尋找共通對話

2019 年 06 月 24 日 | 文/ 農科院農業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員 陳玠廷 首圖提供/ Lordcolus(CC BY 2.0)

過去一週,巴拉刈禁用的議題儼然是我國農業圈除了秋行軍蟲外,最引人關注、也最具爭議的消息。關於此次源於巴拉刈使用所掀起的風浪,筆者認為,還是必需先從各方觀點通盤了解後,找到共通對話的基礎。

農民實務端:便宜好用的非選擇性除草劑

過去在農業現場最常使用的三種非選擇性除草劑是:年年春(嘉磷塞)、巴拉刈、與固殺草。第一線的農民朋友都知道,固殺草效果好但價格高,增加農業生產成本;年年春價格便宜,施用方法簡單,然對土壤體影響大且殘留性高;惟有巴拉刈相對不傷土壤,施用後效果呈現迅速,可以有效地控制田間或田邊雜草生長,價格也相對實惠,但藥劑對人體的傷害幾乎不可逆,因此農民朋友多依目的搭配使用。

醫學公衛端:無藥可救的毒

從過去巴拉刈的使用爭議來看,我們可以清楚發現一個現象:幾乎沒有一位毒物專家、醫生會贊成使用巴拉刈,從大家熟知的「風險=暴露X危害」的公式來說,使用巴拉刈的高風險不言可喻。

回顧上下游新聞市集2015年的報導「何謂劇毒農藥?農藥懶人包Part2」,該文就清楚地提到,一個60公斤重的成人,只要口服入0.84g的巴拉刈,就有超過一半的機會會死亡;換句話說,只要不小心攝入不到一顆方糖量的巴拉刈,可能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因為巴拉刈殘效性低、分解快的特性,若僅使用巴拉刈當成除草手段,高毒性與高暴露的頻率就能說明為什麼醫界人士一面倒反對這種除草劑,使用風險過高緣故。若沒有受過施用此藥劑的專業訓練,真的很難說服醫療從事人員或相關人士降低對巴拉刈的疑慮。

或許有人會質疑,醫界何必來干涉農業界的自由,術業有專攻啊!但平心而論,這是一個強調跨域溝通、整合的時代,任何公共議題的討論都不該僅從特定觀點一錘定音。因此,如果放大到整體來看,難道醫療從業人員,不需要關心農民工作環境的健康風險?畢竟當社會所不樂見的問題發生了,錯誤使用巴拉刈而受害的患者送到醫院時,醫生也幫不了你。

農化學術端:效用高易分解的好藥劑,不易造成二次污染

在2017年農傳媒「除草劑面面觀:認識巴拉刈」一文中,即從學界的角度說明巴拉刈是一種相對環境友善的除草劑,由於其分子結構帶正電荷,容易固定在表層土壤,光分解快不易進入環境與地下水體中的緣故,而且目前並沒有其它效果類似且毒性低的藥物能取代巴拉刈。

但這樣的討論,並沒有否認巴拉刈是一種對人類毒性極高的農藥,而是提醒吾人巴拉刈在農業使用上的優勢,如果有合格的防護與專業的噴施設備,取優捨劣並非不可能。

農政部門端:管理端如何權衡巴拉刈的利與弊

綜觀前文的討論,落實管理看似比禁用是一個更為合理的選項,但是要從結構的那一面切入?從販售端、農民還是代噴業者?由過往案例觀察,不管從那一個面相切入,都容易有利益衝突,要從業者端管理,可能干擾市場機制;從農民使用端管理,農民是否能配合藥劑施用的相關規範管理?走嚴管這條路,容易聽到擾民的聲音;走禁用這條路,又會因為替代藥劑昂貴被罵不顧民間疾苦。

傾聽各方真實需求、消弭紛爭

筆者認為就目前禁用的政策走向過程中,我們還是有很多基礎工作可以做,以巴拉刈的替代性資材來說,或許更應該去了解:

1.釐清在真正的農業現場中,迫切需要使用巴拉刈的項目是那些?農委會官方說明指的98%防除雜草(含農地及非農地)及2%作為紅豆植株乾燥等用途,目前替代性方案的施行現況為何?

2.了解農民不接受替代品的理由是什麼?為何農民不要用?需要補助嗎?還是不好用?

過去在農業現場最常使用的三種非選擇性除草劑是:年年春(嘉磷塞)、巴拉刈、與固殺草,各有利弊,農民朋友多依目的搭配使用。

傾聽各類型農友的真實需求,假使在實務上替代藥物能提供農友比較安全的工作環境,只是所需時間較久,效果沒巴拉刈好,禁用政策本身何錯之有?難道安全問題不是最重要的嗎?於此關頭,或許我們更應該關心的,是鼓勵積極在替代方案上的研究,而非走回頭路。

事實上,這幾天很多人提到的源頭管理,防檢局已經進行相關配套了,包括代噴業者才能用巴拉刈,然而在實務上代噴業者對於巴拉刈的使用意願,也需要被考量。農民也都知道巴拉刈是劇毒的農藥,噴農藥要請專業代噴才是對的做法。然而現實的狀況是,老一輩的農民勤儉、為了省工錢自己噴施,並不會做充分的農藥施用保護,以至不斷產生悲劇。這樣的悲劇,又要交給誰處理呢?是醫生、政府、農藥承銷業者?

或許會有人問:雖然全世界已有70多個國家禁用巴拉刈,但還有100多個國家沒禁用阿,美國、日本也沒有禁用,為什麼我們的政府不支持繼續使用巴拉刈?一者,美國、日本可繼續使用巴拉刈有其配套條件,以美國的代噴機制為例,我們必須考量在農地、生產規模上,臺美兩國的差異懸殊;二者,還有100多個國家沒禁用,不代表這些國家就有流通巴拉刈,有的國家農業不是主要產業選項,有的國家根本沒流通巴拉刈,有的國家除草需求沒那麼大…等;最後,如果拿其它國家也不會特別禁止巴拉刈使用這說法來作為支持繼續使用巴拉刈,在邏輯上筆者也難以認同,難道我們是來比那個國家人民的人命比較廉價嘛? 

重新聚焦巴拉刈使用問題,勿從農民身上謀取政治利益

農業藥物使用不是只有好用或不好用這個考量,一個劇毒的化學藥物核准到上市到下架、限制使用、禁用,考慮的不會只是農友使用的方便性。劇毒藥物的核准,有其嚴肅的社會責任。比方說,關於類尼古丁殺蟲劑的討論,要站在環境生態的角度去做評估;對於有機磷殺蟲劑的討論,站在對人類神經發育影響的角度就是一個重點。這些討論,都不僅是只站在農民好不好用的角度去考量。那麼,巴拉刈呢?

當然,從關心農民生命與生計安全的角度出發,是每個參與此議題討論的人應有的認知,若然客觀的理性討論被引導偏向政治角力時,並非真心關心臺灣農業良性發展者所樂見的,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