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毒農藥爭議】不只禁用巴拉刈 防檢局希望革新農藥管理

2019 年 06 月 18 日 | 文/ 莊曉萍 首圖提供/ 農業委員會農業藥物毒物試驗所 製圖/ 賴志芳

日前農委會主委陳吉仲對高雄市長韓國瑜批評巴拉刈政策強硬回應,18日臺大公衛學院畢業的高雄市議員黃婕也開砲,提出斯里蘭卡等國禁用巴拉刈與總體自殺率下降的關聯研究,以及許多噴藥人員防護設備不足的現況。讓爭議已久,且將在2020年2月1日正式禁用的巴拉刈議題,再掀輿論波瀾。

巴拉刈屬於接觸型非選擇性的除草劑,被用於水稻、柑桔、茶、甘蔗、水稻、紅豆等6種作物,其中紅豆園施用巴拉刈,可在採收前使植株落葉、乾燥,且在環境容易降解、價格便宜,廣為農民使用。不過也因巴拉刈高毒性、相對容易取得且採用噴灑的施用方式,長期為國內醫學界建議禁用項目,世界各國也有禁用的趨勢。

根據農委會統計,截至2019年4月,已有65個國家禁止使用巴拉刈、12個國家限制使用,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局長馮海東先前接受《豐年》雜誌專訪中指出,以限制使用的美國為例,美國農業型態因屬大面積耕作,早已發展出噴藥、採收等完整的農業服務業的制度,因此在巴拉刈的使用管制相對容易;但臺灣屬於小規模耕作型態,現階段對不少農民來說,雇工代噴尚不符成本,且不容易確定購買者就是使用者,因此農委會希望一面從源頭管制、讓巴拉刈先退場,另一面也培養農藥代噴技術人員,並且慢慢提升農藥管理人員知能,讓農業用藥專業化。

因應巴拉刈退場,農委會建議非耕作農地可使用固殺草及嘉磷塞,柑橘、茶、水稻也有許多替代藥劑可使用,但在紅豆落葉功能上,則祭出「107/108年期紅豆輔導方案」,包括鼓勵產銷履歷紅豆不使用落葉劑,每公頃給予1萬元獎勵金;使用替代產品氯酸鈉,給予每公頃6,500元補助;也辦理新型紅豆植株乾燥劑壬酸試驗,由農業藥物毒物試驗所免費提供藥劑並補助每公頃3,000元。馮海東接受採訪時也表示,近年農委會也廣為向農民宣導草生栽培、覆蓋稻草席、插秧前重複整地、深水灌溉等使用除草劑之外的雜草管理方式。

防檢局2017年10月5日公告,巴拉刈自2019年2月1日起禁止加工及輸入,並自2020年2月1日起禁止販售及使用。(圖/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提供)

自1992年開始,農委會開始淘汰66種國內核准登記的劇毒性成品農藥,2019年除了禁止加工、輸入的巴拉刈外,僅剩9種劇毒型農藥。5種塊狀或片狀燻蒸劑(好達勝、磷化鎂),多用於防治倉庫蟲害,須由專業人員操作;另外4種是用於防治地下害蟲的粒劑及溶液(托福松、福瑞松、毆殺滅、芬滅松),因為使用方式相對噴施方法的巴拉刈安全,且部分藥劑尚未找到合適的替代農藥,因此現階段仍開放使用,未來會漸進式淘汰,或朝降低有效成分含量進行調整。

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表示,除了逐步淘汰劇毒性農藥,在106年《農藥管理法》開始要求農藥業者需要記載數量及販售對象,定期向地方主管機關報備,也已修法提升農藥管理人員的資格訓練時數;近期也在推動專業植物醫師的證照制度立法,希望可以減少農藥違規使用的情況。2018年12月也預告要修正「農藥標示管理辦法」,要求標示農藥的特性、提供使用者清楚的指引、危害防範注意事項、農藥產品條碼、農藥對蜜蜂毒性的圖示等內容,以利推動農藥分級管理,讓農業用藥透明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