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攝影/ 林慧貞

農委會昨公佈彰化國賀牧場、文政牧場、連成牧場雞蛋,驗出不得檢出的殺蟲劑「芬普尼」,前天便開始擴大採檢全臺蛋雞場,今天傍晚南投又有兩場驗出芬普尼雞蛋,分別是飛農牧場 9.1ppb,八仙牧場 24.6ppb,飛農牧場養 6,900隻雞,是土雞種雞場,供應到嘉義,蛋不會流入市面,八仙牧場則養了5萬隻蛋雞,目前正在追蹤雞蛋流向。
農委會研判芬普尼可能用在雞隻除蚤、蚊蟲蒼蠅防治,相關部會今召開專家會議,討論芬普尼來源、雞舍消毒現況、以及後續雞蛋和雞隻的處理程序等等;農委會透露,在連成牧場發現一瓶奇怪的藥劑,沒有成分標示,送檢後證實含芬普尼,已移送檢調調查。

目前農民防治雞蝨只能從禽場管理著手,經各部會盤點,目前臺灣並無合法的雞隻除蚤藥;針對雞舍清潔,防治蒼蠅、蟑螂的合法藥劑,也只有「二氯松」一種藥,但雞舍清潔屬於農委會管轄,或是環保署環境用藥,目前兩部會仍在釐清。

農傳媒分別就芬普尼疑似來源、雞農用藥現況、雞蛋和雞隻後續處置、風險溝通和管理,整理出會議五大重點。

(圖片提供/彰化縣衛生局)

一、芬普尼可能從哪來?

根據雞農說法,芬普尼是用來防治雞身上的跳蚤,或禽舍周遭蒼蠅,8月22日農委會公佈三家畜牧場驗出芬普尼,不過早在8月17日,防檢局就已經驗出文政畜牧場含5ppb芬普尼,8月18日彰化縣動物防治所至文政牧場訪查,發現一包防治雞糞蚊蠅的藥物,已採樣送檢,結果尚未出爐。

連成畜牧場負責人則主動出示一瓶寫著「法台寶」的白色塑膠瓶,未有任何成分標示,並聲稱是業者主動來推銷除蚤藥。防檢局檢驗後發現含芬普尼,可能來源是業者買進大包裝芬普尼農藥再分裝,或是買進只有病媒防治業者才能買的環境用藥,甚至是未經登記的偽劣藥,已移送檢調調查。

至於芬普尼如何施用、又如何進入雞體內?文化大學動物科學系合聘教授王淑音表示,噴藥有三個路徑會被雞吸收,一個是直接吸入,一個是雞沒有羽毛覆蓋的地方直接滲入,一個是理毛時吃到羽毛表面的芬普尼。

中興大學動物科學系兼任教授、臺灣飼料工業同業公會顧問兼飼料研究小組召集人許振忠認為,農委會應該釐清芬普尼是被雞隻吸入?或從身體表面進去的?還是噴的過程污染飼料,被雞吃進去?這關係到採樣送檢代表性,如果是飼料污染,不一定每隻雞都吃到,如果是吸入性的,也不是全部雞都有,目前農委會一場採檢十個樣本再合在一起檢測,可能會稀釋掉芬普尼。

防檢局局長黃㯖昌表示,芬普尼主要是噴灑在禽舍和羽毛,雞農也知道殺蟲劑對雞不好,所以噴灑過程會盡量避開飼料和飲用水。連成牧場會驗出153ppb高劑量,判斷是用了法台寶不久就被採樣抽驗,應該是經過皮膚滲到體內,其使用的芬普尼是在去年就被禁用的劑型,4.95%水懸劑。

二、雞有什麼病?雞農怎麼消毒禽舍?

就像人有頭蝨,雞也會有雞蝨、寄生蟲,雖不到致死,但產蛋率會下降,不過防檢局坦言,目前沒有任何針對蛋雞雞蝨的合法藥劑。

防檢局指出,現在蛋雞的寄生蟲相關動物用藥,內寄生蟲部分如球蟲,可使用「賽滅淨」,一般會添加在飼料內;外寄生蟲則只有「二氯松」,且防的是蒼蠅、蟑螂,只能用在雞舍環境清潔,不能直接噴在雞身上。二氯松本來也被允許使用在作物,但因致癌疑慮高,各國爭議不斷,臺灣已禁用在所有作物。

由於沒有雞蚤藥劑,學者走訪現場雞舍,發現業者只能自己想辦法,有雞農說使用精油,可讓雞蚤自然掉落,再用火燒,即可消滅雞蚤,但精油成分不明。

針對雞蚤沒有防治藥劑,農委會表示,是因藥商沒來登記,目前只能輔導農民從禽舍清潔管理做起,做好生物安全、用密閉式養殖、批次飼養。

許振忠則說,避免雞蝨,雞農要注意通風、飼養密度不宜太高,最重要的是統進統出,一批雞出完就清空禽舍,徹底消毒,現在蛋雞多半老雞和新雞養在一起,環境中的病毒一直存在。

針對雞舍消毒藥劑管理,農委會則坦言目前有點模糊,環保署雖管環境用藥,但不會管到畜牧場,數據顯示去年沒有病媒防治業者幫養雞場消毒;農委會管的是動物用藥,沒有針對環境清潔的管理法規,但雞舍清潔可能跟食安有關係,未來會釐清該怎麼管。

農委會副主委黃金城初步構想,未來蛋雞場可提出消毒計畫,由防檢局協助檢視計畫內的藥物是否合格,使用時機、頻率是否在合理範圍。

三、如何處置含芬普尼的雞蛋、雞隻?

食藥署已出動21人次,下架1,368公斤雞蛋;農委會則擴大採樣全臺所有蛋雞場,總計應採件數1,649件,已採1,178件,8月21日前已驗45件,總計採樣了1,223場,送驗1,219件,截至中午,檢驗148件,合格145件,沒合格的是彰化縣三場,預計今天下午全都採樣完,三天內檢測結果出爐。

至於已被污染的雞蛋,考量液體較難焚化,化製則可能重新進入動物食物鏈,因此農委會定調堆肥處理,也已找到專門堆肥場。防檢局副局長施泰華表示,目前確知有86,200顆蛋會封存銷毀,芬普尼不會累積,做成堆肥使用沒有疑慮,但出廠前會再檢測,確保使用安全。

臺大獸醫專業學院院長周晉澄則提醒,目前不知製成堆肥後未來會有什麼影響,建議限制使用範圍,不要進到蔬菜栽培。中興大學植物病理系特聘教授曾德賜表示,除了禾本科如水稻比較容易吸收芬普尼,其他作物較不會吸收。

至於案例場的蛋雞,農委會表示由於芬普尼不是疫病問題,且雞可以降解,不會撲殺,但雞蛋重新上市前,農民需申請採樣複驗,檢驗費自付,未檢出芬普尼即可重新上市。

防檢局和會中專家指出,芬普尼濃度低的,農民大約一到兩週就可申請複驗,例如先前被驗出雞蛋含5ppb芬普尼的文政畜牧場,十天後複驗就未檢出;但像連成畜牧場高達153ppb,則需要更長時間降解,降解期間的雞蛋也都要封存銷毀,雞農在這期間可以減低飼料給食量,降低產蛋量,減少成本損失;若雞農覺得成本不合,也可直接淘汰蛋雞,但不會給予補助。

多名與會專家提醒,管制期間的蛋及被淘汰的雞隻,必須嚴加監測,避免流入市面,畜牧處則回應,管制期間的雞蛋會使用染色劑,也會請地方防治所加強監測雞和雞蛋流向。

四、搭配流行病學研究,關切芬普尼慢性毒

連成畜牧場雞蛋含153ppb芬普尼,成人只要一天吃1.5686顆就超標,小孩體重更輕,30公斤小孩吃到0.7843顆就超標,使得消費者人心惶惶,黃㯖昌表示,超標和中毒是兩回事,且必須每天都吃到連成畜牧場雞蛋,消費者不必過度恐慌。

不過臺大醫院腎臟科主治醫師姜至剛認為,雖然超標和中毒的確是兩回事,但現在講這種話會讓民眾覺得推卸責任,應跟民眾溝通,政府已經把所有看到有問題的蛋移動管制,並公布安全和被管制的蛋,所以民眾現在吃到的蛋相對超標風險比較低。但若民眾擔心,可誠實表示,「等我們72小時檢驗時間,因為我們無法完全保證」,不要一直說現在就是不會中毒、不會超標。

姜至剛說,目前看來芬普尼雞蛋不會導致急性中毒,平時就要做好科普教育,宣傳超標並非急性中毒,但慢性毒如甲狀腺問題則要持續追蹤,搭配流行病學,檢視目前臺灣人甲狀腺問題發生比例。同時也要分析芬普尼在動物和植物的背景值,並在例行檢驗項目放入檢測未知毒物(off target)。

周晉澄也認為,現在談的不是急性中毒,而是慢性,現在芬普尼的慢性毒大家都還不清楚,政府風險溝通必須講清楚。

五、防檢局擬禁用芬普尼水懸劑

這次被不當使用的芬普尼疑似是4.95%水懸劑,商品名法台寶,用來防害蟲薊馬,防檢局表示,這款藥因殘留容許量太低,一用就有超標風險,因此去年1月1日已被撤銷使用在作物上,目前芬普尼僅剩0.3%粒劑,用來防治水稻生長中期螟蟲。

但芬普尼4.95%水懸劑因為只有中等毒,致癌性只到C級,不符合禁藥標準,因此只是不能用在作物上,不屬於因毒性高或有致癌疑慮而被禁用的農藥,但如今被不當使用,防檢局表示,考慮將芬普尼4.95%水懸劑列為禁用農藥,粒劑仍保留。

曾德賜表示,芬普尼若適當使用是安全又有效的藥,芬普尼不會長久殘留,殺害節肢動物害蟲效果好,低劑量、高效用,對哺乳類又安全,會殘留過量是因沒按照推薦使用濃度,應交由專業人員施用。

記者
林慧貞

政大新聞畢業,當農業記者邁入第四年,覺得還是只有學到皮毛,希望筋骨可以更軟Q,彎下腰來和土地和土地上的人們學習。

linhuichen@agriharvest.tw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