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王誠之 圖片提供/ 社團法人台灣野望自然傳播學社

又是一個好聽的故事,又是一位老爺爺,但場景由美國華盛頓州的山裡,來到太平洋此方的蘇拉威西。無疑地,《鮭魚的記憶》是個具有素樸風采的作品,《大師:水下人生》Jago: A live under water則是一個展現專業的極致之作,卻未必花大錢的獨立製作。

本片的監製及導演英國籍的James Reed是《黑猩猩奧斯卡》及《棕熊世界》的外景製作人(field producer),導演及攝影James Morgan則是資深的攝影師,並且訪問過60個國家,語言能力包括英語、馬來語、西班牙語、印尼語及冰島語。加上水中攝影Mark Sharman及空中攝影Benjamin Sadd兩位,組成了這個團隊,每一個成員都具有獨立作業的能力,而且也必須如此。在為期19天的拍攝期間,所有工作人員暫時無償,全部的開銷則由James Reed的信用卡支付,成果就是我們眼前席捲歐亞影展的《大師:水下人生》Jago: A live under water。

早在正式拍攝前兩年,James Reed就遇到了本片主角巴瑤族的羅哈尼,但當時對於如何拍攝製作還沒有明確的概念,等到想要著手籌備時卻發現羅哈尼沒有電話(更別提行動電話了!)、駕著他的小帆船四處遊蕩。但是當製作團隊找到他時,羅哈尼卻是一臉鎮靜,而且還說自己已經準備好等著他們。有如尤達(Yoda)大師開釋般,他娓娓道來自己的一生,語調平靜實則波濤洶湧。加上語言的隔閡更讓觀眾與主角之間呈現更強、更大的距離感,不免會讓觀眾覺得事不關己,但是大量的臉部特寫畫面,卻又似乎直接地向你述說而難以迴避。

《大師:水下人生》Jago: A live under water電影海報。

本片贏得2016 Wildscreen影展最佳攝影小型劇組獎,並不令人意外,真正意外的是,怎麼只拿到這個獎?其他提名的項目包括最佳剪輯獎、最佳音樂獎、人與自然獎以及最佳音效獎,檢視得獎名單之後,只能說這些獎項的競爭都太激烈了,或許也標示出Wildscreen影展的高度及得獎的難度吧!

Jago贏得最佳攝影獎小型劇組獎,評審團的評語:「這部影片突顯出了令人驚嘆的影像和各式各樣的拍攝風格,全部精彩實現。」那麼就讓我們來看看其傑出之處。劇組選用了6K規格的RED Epic Dragon攝影機,以每秒60至90格的速度拍攝,採用RAW檔輸出,以4K的規格進行後製,包括調色(color grading)及剪輯。由於採用自然光拍攝,水面、水下及空中三組攝影機必須維持一致,除了在拍攝時必須特別注意之外,使用RAW檔調色則有相當大的影像動態範圍(dynamic range)容許調整。

這些拍攝計畫在劇組還沒到達拍攝底點托吉安群島之前,就已經規劃完畢、有備而來。當然,計畫絕對趕不上變化,拍攝現場絕對會有意想不到的情況發生,此時攝影師的直覺就拍上用場、得以隨機應變。所謂的專業,在順遂的狀態下比較無法對照出來,但是如果遇到了突發狀況,專業的能力及豐富的經驗就有展現出來的空間。在空中拍攝的無人機以及水下的時間分割(time slicing)攝影則使用了GoPro小型攝影機,尤其後者更以大約18部攝影機接成有弧度的托架(rig),在海中構築了有如科幻片的影像。起先還猜測攝影師是否使用了循環呼吸器,所以避免在水中產生氣泡影響畫面,在看到這18連發的GoPro組合之後,才有恍然大悟的驚奇。

拍攝完成回到英國Bristol之後,在後期製作上更是得到了最專業的配合。Bristol是英國BBC Natural History Unit的所在,從1957年成立之後,已經讓這個小城成為世界生態紀錄片之都,除了BBC NHU之外,更有許多的製作公司及專業人員,也是Wildscreen影展的所在地。本片的剪輯由Sam Rogers「執刀」,他花了四個星期完成了長度48分鐘的Jago,只用350個剪輯片段,平均起來每個鏡頭的長度大概是8秒鐘多一點。這樣的剪輯方式除了節奏平順流暢之外,更能夠顯示出攝影的獨特之處,許多水中的攝影一鏡到底,鏡頭的運動非常穩定,幾乎跟陸地上使用軌道拍攝一樣。

本片的拍攝採取每秒60至90格高幀率(High frame rate, HFR),雖不及李安預算4000萬美元的《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的120格的拍攝放映,但是仍然具有畫面運動銳利清晰的影像品質,幾乎有3D的質感。在大銀幕的播放效果已經接近於一般院線的電影,帶來非常逼真的視覺效果,觀眾有如身處海中的感受,能夠入圍Wildscreen最佳剪輯獎當之無愧。

而在聲音部分的表現也不遑多讓,William Goodchild的作曲入圍本屆最佳音樂獎,Wounded Buffalo Sound Studios的Tim Owens & Ben Peace也入圍了最佳音效獎。我個人在2010 Wildscreen影展時,曾經參加過William Goodchild的大師班,近年來他的作品產量相當多,在生態紀錄片的配樂上也有很好的成績,第七屆野望影展另一部《非洲漁豹》(Africa's Fishing Leopards)也是他的作品。至於Wounded Buffalo Sound Studio則是Bristol最好的頂尖錄音室,這兩年野望影展中有不少他們的作品,包括《獵食者》(The Hunt)、《黑猩猩奧斯卡》(Chimpanzee),《隱藏國度:天空下》(Hidden Kingdoms: Under Open Skies)以及《冰凍星球:直到世界的盡頭》(Frozen Planet: To the Ends of the Earth)則分別獲得2014及2012兩屆Wildscreen影展的最佳音效獎。

這樣專業的製作團隊當然是Jago擁有的豐富資產,或許這也正是監製導演James Reed當初只靠一張信用卡就敢開拍的強力後盾。但是即令如此,在沒有任何頻道、公司的委託製作(Commisioning)之下,憑藉著專業的自信及團隊合作,獨立地拍攝製作出他們自己心中最想做的作品,那則是令人敬佩的創作態度。

1986年畢業於輔仁大學中國文學系,徘徊於文字創作、廣告創意及生態保育之間。曾任廣告公司創意總監、傳播企畫總監,並擔任中華民國野鳥學會副秘書長、台灣猛禽研究會秘書長。1997年以〈迷濛的松雀鷹之眼〉獲得時報文學獎報導文學獎,曾獲得其他文學及國內外廣告行銷獎項若干,譯著有汽車、醫學、賞鳥、攝影及自然生態類書籍,自2011年起擔任非營利、非政府組織台灣野望自然傳播學社秘書長及台灣野望國際自然影展策展人迄今,致力於台灣自然保育公眾意識之提升。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