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攝影/ 黃小莫

位於花東交界的花蓮石梯港,是臺灣的賞鯨發源地,1997年臺灣第一艘賞鯨船「海鯨號」從石梯港出發,開啟賞鯨業20年風華。

從初期遊客嘗鮮,船票價格不斐仍供不應求,各地港口賞鯨遍地開花,時至今日花東僅剩4個港口從事賞鯨,臺灣賞鯨始祖「海鯨號」更從去年開始虧錢,20年前拉開賞鯨序幕的船長林國正說:「海鯨號會撐到臺灣賞鯨的最後一家公司。」

但我沒敢當面開口跟他說的是:「我不擔心烏石港、花蓮港賞鯨業者撐不撐得下去,我擔心您撐下去持續虧錢啊!」

目前花東僅宜蘭烏石港、花蓮港、花蓮石梯港、臺東成功港有賞鯨船,其中烏石港與花蓮港因交通便利,遊客多,賞鯨船隻也多,甚至烏石港十多艘船業者還能共同聘一艘漁船尋找鯨豚。石梯港和成功港,則因為地點較遠,目前固定出航的僅石梯港「海鯨號」和成功港「晉領號」。

花蓮石梯港有「賞鯨發源地」之稱,1996年因為調查研究發現虎鯨震撼全臺,因而從1997起帶動賞鯨熱潮,「海鯨號」門口立有臺灣賞鯨首航登船處之虎鯨碑。

因為採訪工作,近年這4個港口都跑了幾趟,其中最喜歡的是花蓮石梯港,石梯海岸風景極美,站在海鯨號店家附近,即能看著海岸山脈高聳切入太平洋,走訪附近步道登高望遠,眺望一望無際的蔚藍海洋。

且石梯港附近遊客不多,也沒有漁貨拍賣市場,保存了小漁港的寧靜,彷彿遺世獨立存在的角落,十分清幽,從清晨至深夜,山海都有不同的風情,很適合定點旅遊,慢慢步行遊覽。

更有趣的是,石梯港附近有許多阿美族部落,像是港口部落近年遊客日益增多,許多部落青年返鄉開店,咖啡館、藝術工坊、餐廳、民宿等等,非常活絡,今年夏天更有米粑流濕地藝術季,臺11線上經常停滿開車遊客,甚至數年前只是路邊小攤的「伊娜飛魚」,現在都成為有兩個用餐區的風味餐廳了。

花蓮豐濱鄉石梯港一帶海稻田風景極美,近年周邊部落旅遊興盛。

臺灣賞鯨始祖虧錢苦撐

看著部落發展逐漸成熟,反觀7月初造訪石梯港時,看著「海鯨號」空盪盪的遊客賞鯨預訂本,不時空白,偶有三三兩兩的遊客,心中著實為他們擔心,國正船長的兒子、海鯨號二代船長林俊潔苦笑說,每趟航程至少要載10人才不會虧錢,但他經常載2人、4人的遊客。

因為只要遊客有事先預訂,林國正不忍遊客失望,都會不計成本出船,前幾年頂多收支平衡,去年開始虧錢。這麼傻又充滿人情味的地方,就是海鯨號讓人放心不下的原因。

20年前,身為漁民的林國正,賣掉傳統漁船,精心打造娛樂漁船「海鯨號」投入賞鯨業,為了冬季還能捕魚賺錢,船首設有改良式的鏢旗魚鏢臺,架高鏢臺欄杆,不僅保護鏢手安全,夏季遊客出海賞鯨想體驗站上鏢臺時也較安全。

但林國正感慨的說:「海鯨20年是臺灣從事海洋觀光事業的警惕!我從漁民轉型做觀光,對於商業模式、鯨豚知識完全都不懂,逐步摸索到現在,花2,000萬打造的兩艘賞鯨船,在17年後才回本。」他也坦言,近十年已經很少出海開賞鯨船,都在櫃臺負責業務,「因為海鯨號已經到了沒有辦法多聘請員工的困境。」

目前海鯨號主要開船的林俊潔,十年前回鄉接棒,從不會捕魚、賞鯨解說、還會天天暈船的人,經多年努力,現在已是可以獨當一面的船長,不僅在賞鯨船上解說鯨豚和漁業知識,也開闢夜釣南魷、捕旭蟹等行程拓源,有時夜釣遊客甚至比賞鯨客還多。冬天則是冒著生命危險出海鏢旗魚,一對一與旗魚博鬥,傳承對海洋較友善且永續的傳統漁法,也曾想過冬天發展鏢旗魚遊程,但風浪太大,遊客完全無法承受,可見漁人維生有多辛苦。

「海鯨號」一代船長林國正(右)開啟臺灣賞鯨業序幕,目前已交棒給二代船長林俊潔出海開船、解說。

海鯨號長期協助鯨豚研究

海鯨號和國內許多商業賞鯨船不同,國正船長曾自豪的說,他家收藏的一本本碩博士論文研究,是他從事賞鯨業這麼多年來,最珍藏的寶貝之一,因為海鯨號每年協助許多研究鯨豚的學生做調查,他們白天跟船長出海、協助鯨豚解說,晚上跟船長喝幾杯、了解海洋知識與經驗,甚至一年又一年回來,像洄游的鯨豚般,雙方成為像家人一樣的緊密關係,包括現任中華鯨豚協會秘書長李宗翰和常務理事余欣怡,都是從十幾年前學生時代就在海鯨號幫忙。

余欣怡說,其他港口生意較忙碌,而海鯨號長期和學術界合作,所以了解鯨豚研究不易,此外也能從研究人員身上得到第一手鯨豚研究知識,例如:飛旋海豚吃深海小魚、花紋海豚吃魷魚;花紋海豚早上睡覺,晚上才在吃飯,這些我們習以為常的解說,其實都是歷年來的研究人員經長期調查才證實的資訊。

她也讚稱海鯨號:「只有在這裡不會看到海豚被船追著跑,因為海鯨號船長冬季鏢旗魚,擅長觀察海洋生物行為,所以當看到鯨豚時,會從很遠的地方就會把船慢下來,慢慢靠近鯨豚。在石梯港賞鯨,船長悠哉,鯨豚也悠哉,這是目前其他港口做不到的。」

臺灣新生代鯨豚研究專家余欣怡,不像一般學者,熱愛出海觀察鯨豚的她,一上賞鯨船解說生龍活虎,也會像船員一樣爬上爬下遠眺協助船長尋找鯨豚。

鯨豚專家以海鯨為家

余欣怡也是個奇葩,她跟你想像的「博士」很不同,從1998年參加中華鯨豚協會的志工開始,第一次上船就是在海鯨號,後來經常搭海鯨號出海做調查,在賞鯨船上擔任解說員,手腳靈活、不會暈船,跟一般漁船船員一樣,會爬到船上高點尋找鯨豚,甚至還有船長和輪機長執照。

一般人喜歡看大型鯨,她則醉心於花紋海豚:「全世界有許多賞鯨據點會看大翅鯨、抹香鯨,但在全世界要看花紋海豚非常困難,臺灣就是其中一個,因為東海岸有非常陡深的海底地形,適合牠們覓食和棲息。」她指出,花紋海豚會隨著年紀愈大,身上的紋路會愈來愈白,而且每隻的背鰭都長得不太一樣,甚至可以用背鰭做PHOTO ID(影像個體辨識),像身份證一樣,幫做海豚做戶口名簿,她的博士研究就與此相關。

聽說海鯨號曾經很瘋狂!余欣怡說,在海鯨號上什麼事都可能發生,曾有人在賞鯨船上求婚,或是來海鯨號拍婚紗,也有遊客會坐上鏢旗魚的鏢臺體驗,如果看見夠大的旗魚,阿潔船長也可能瞬間衝上鏢臺,拿起鏢槍射魚,或是曾聘附近阿美族解說員喜富,穿著阿美族服裝、彈著吉他迎客人登船,甚至每當尋鯨豚遇到瓶頸時,只要喜富一彈吉他,海豚就會立刻出現,屢試不爽,但後來喜富因為健康因素離開海鯨號。

「我要當海賊王!」遊客登上海鯨號賞鯨船鏢旗魚臺,在船員的安全確保下,擺pose放聲吶喊!增添賞鯨遊程中的樂趣。

近年石梯賞鯨遊客愈來愈少,現在出船大多是二代船長阿潔配一名解說員,石梯港夏季出海捕魚的漁船又不多,所以兩人光是要尋找鯨豚就很辛苦,得要非常專心,但海鯨號的人情味也展現在出海時間上,烏石港、花蓮港、成功港大多受限於固定航班,幾乎兩個小時就得結束航程,而海鯨號船長有時不願讓遊客失望,會加碼多一點點時間在海上尋找鯨豚。

這麼好的地方,時至今日怎會如此沒落?我想原因很多,很難一言以蔽之。但,當許多人說著「在臺灣旅遊花好多錢,不如出國」之類的言論時,能否給臺灣用心的業者多一點點機會,如果我們對於自身居住的海島、海洋生態全然陌生,那真的很可惜。

活動資訊

基隆海洋科技博物館現正展出「鯨奇再現 臺灣賞鯨20周年展」,中華鯨豚協會與海科館合作,於海洋劇場一樓大廳展出賞鯨20週年紀念展覽,除了介糿賞鯨歷史與鯨豚知識,也帶領遊客了解重要的人文與生態,一起親海、愛海,進而啟發保護海洋意識。展至今年12月31日,免費參觀。

專欄作家
黃小莫
因為海洋而改變人生的女子。從事旅遊記者工作多年,跑遍國內外、上山下海,30歲時學了潛水,從此踏上愛海的不歸路。

好嗨 HiExplocean:www.facebook.com/hiexplocean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