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攝影/ 林慧貞

刷簿子查存款很正常,但你知道買農藥也可以刷存摺紀錄嗎?

70年次的賴柏樺,22歲時接手家中「富田農藥行」,為了協助農民更精準記錄用藥量,他和農藥商合作,仿照銀行存摺,開發出全臺唯一「農藥存摺」,農民只要拿出存摺,輕輕一刷,就能知道何時買了什麼藥、價錢、數量,再也不用擔心收據不見,還能定期輪替藥劑,不但減少病蟲害抗藥性,也減少了荷包支出。

農藥存摺一目了然,幫助農民精準用藥

「這真的是銀行在用的補摺機喔!我應該是銀行之外,唯一有補摺機的地方。」賴柏樺顯然介紹過很多次了,熟練地為記者示範如何使用農藥存摺。

首先打開電腦中的銷售系統,輸入存摺封面農民的電話號碼,叫出「農友診斷資料表」,欄位包含大頭照、電話、地址、作物種類、面積,用條碼掃碼器對準農藥條碼,農藥的名稱、數量、金額,便自動登錄進資料表;接著將存摺放進補摺機,一行行黑體字緩緩吐出紙面,就像走一遭郵局,輕輕鬆鬆知道花了多少錢、買什麼藥。

賴柏樺引進農藥存摺精準記錄農民買藥。

一旁葡萄農賴萬慶連連稱讚,自從用了這個系統,「成本省了20%!」以前農藥行說用什麼藥,農民就聽什麼,但現在所有買藥紀錄一目了然,可以細算成本,更精準用藥,「不必要的藥就不用,用多了對我身體也沒好處。」還能比較今年、去年用藥,分析如何提升栽培品質。

這個讓農民也敬佩的創舉,是賴柏樺與農藥商拜耳台灣在2010年開發出的系統。15年前賴柏樺回彰化縣大村鄉接父親事業時,發現大村農民因普遍栽培高經濟價值的葡萄,用藥安全觀念比其他地方先進,會要求農藥行開農藥銷售證明,但還是採傳統手寫,賣一瓶藥得寫兩份紀錄,一份放農藥行、一份給農民,不僅耗時,紙本紀錄也佔空間。

他不斷思索如何增加效率和農民用藥知識,用電腦印收據,農民隨手一放就不見了;仿照健保卡紀錄,只有農藥行才讀得到。和拜耳資訊部門來回討論後,雙方靈機一動,若用農民熟悉的存摺紀錄,對雙方豈不是一舉兩得。

他們特別找了補摺機廠商協助開發,考量到有些農藥行老闆年紀較大,盡量減少鍵盤輸入,改以掃條碼方式,讓新科技更加老少咸宜;若農民一時忘記帶存摺,也可報電話號碼先登錄進電腦,下次再補登。

分析作物病蟲害,把關食安

剛開始很多農民心想,這個年輕小伙子到底在搞什麼鬼?等待登錄過程常不耐煩說:「乾脆用寫的比較快啦!」後來卻越用越順手,一次補摺機壞掉,修了好幾週,農民頻頻問:「啊什麼時候才能修好補登?」現在已經發出300多本存摺了。

2007年賴柏樺和拜耳合作理想店,以藍色調為底打造猶如藥妝店、醫院般的設計。

農委會近年開始要求農藥行出示銷售證明,推廣用電腦登錄,賴柏樺說,建置系統、出證明不難,難的是讓農民也留存紀錄。農藥存摺可讓農民知道自己的用藥習慣,大村農民農藥知識較高,知道農藥得輪替使用,曾有人買藥時指著存摺問:「這個藥噴過兩次了,是不是要替換了?」比較不同季的買藥量,也可知道病蟲害有無增加或減少、環境是不是改變了。「如果每個農藥行都能這樣,不必要的藥就不會用那麼多。」

對農藥行而言,這套系統更是重要的「大數據」,有些農藥廠要求前一年就下訂單,透過銷售資料分析,可以更精準下訂,減低庫存量,賴柏樺笑說,而且如果顧客太久沒來買,還能關心一下。

裝潢太精美,有人以為是醫院

賴柏樺的關心可不只是維繫買賣交情,而是發自內心的「職人」精神。引進農藥存摺前,2007年他就和拜耳合作,花了近100萬元,改裝成農藥「理想店」,一改傳統農藥行充滿昏黃燈光、舊鐵櫃、堆到半身高的紙箱。富田農藥行採光明亮,只有兩排藍白相間的玻璃陳列櫃,6、7個人同時並排行走也不擁擠;他特別在結帳櫃檯天花板上掛著「診斷服務處」吊牌,讓人有置身醫院的錯覺,專業度滿分。

因為實在太不像一般農藥行,一開始竟有農民不敢進來,還曾發生移工以為是醫院,拿著處方箋來買藥,賴柏樺笑道:「我只好跟他說,這個藥吃了你會死翹翹。」

富田農藥行也身兼休息站,裡頭有張大桌子和電視,讓農民累了可以進來看電視聊天,如果湊巧,還可以看到賴柏樺和農民對著一臺「膚質檢測儀」議論紛紛。

賴柏樺把膚質檢測儀運用在病蟲害診斷。

你沒看錯,就是藥妝店常見到的膚質檢測儀!但可不是用來分析農民的皮膚,而是檢測作物病蟲害。只見賴柏樺將膚質檢測儀貼著赤褐色的葡萄葉片,接上大電視,不到0.1公分的薊馬立刻無所遁形。

「他不是在當農藥行老闆,是在當醫生啦!」農民笑中帶著肯定,這個年輕人是真的關心農民,有什麼病蟲害都會跟著去田裡看。

職人精神,「是農藥行就要有那個樣」

農民讚許連連,倒是賴柏樺自爆,剛回來時,農民說田間有什麼症狀都聽不懂。後來他發奮苦讀農藥書籍、到農政單位上課,還把店面旁自家1.3分地當作葡萄實驗田,犧牲一季收入,測試各樣藥劑和栽培方式,由於附近就是臺中區農業改良場,他一年邀請好幾次研究員到店裡來上課。

一開始,賴柏樺也常常一次給農民2、3種藥,「就猜哪種有效」,農藥知識增加後,反倒常常告訴農民精準用藥,還推出配好劑量的農藥組合包。賺的錢當然減少了,還曾被農民質疑為什麼只給一種藥,但他認為,雖然看起來少賺了,但農民減低成本,又能得到好品質,成為最好的廣告宣傳,帶來更多客人。

未來賴柏樺想去考農委會推動的植物醫師,他有感而發表示,現在消費者很重視食安,一個作物發生禁藥問題,會害整個產業崩盤,農藥行若派錯藥責任重大。

他是農藥行老闆、醫生、研究員。為什麼要花費這麼大力氣和精神,投入這個老產業?賴柏樺回答得很自然:「是農藥行就要有那個樣。」

富田農藥行旁邊就是葡萄實驗園,可帶農民實地觀摩病蟲害防治。
記者
林慧貞

政大新聞畢業,當農業記者邁入第四年,覺得還是只有學到皮毛,希望筋骨可以更軟Q,彎下腰來和土地和土地上的人們學習。

linhuichen@agriharvest.tw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