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攝影/ 蘇立中

先前幾篇文章已大略描述了田間生物與我們所認定的害蟲之間,如何產生互動關係,像是捕食、寄生等行為,這也是在談農業生態時,大家較關注的面向。但若真要完整解讀田間生態的變化,還有一個觀念需要了解,才足以拼湊出更完整的農業生態樣貌,那就是所謂的「生態棲位 (Ecological Niche)」。

簡單來說,「生態棲位」就是每種生物生活上所需要的條件,包含食物、空間、溫度、濕度等因素。但若別種生物需要某些相同的生活條件,就會產生使用資源範圍的重疊,進而產生競爭排擠的情況 ,可見下面的示意圖。

A、B、C、D等不同物種共存產生的棲位重疊。

若用人來比喻的話,就像是一個宴會場合當中,只有一個角落可供人休息,A一開始就躲在角落,因為他不喜歡人群而選擇角落,這能帶給他安全感與寂靜的氛圍;不久後,B也來到角落,想在這裡安靜地吃東西,而後C出現在角落,忙著滑手機跟女朋友聊天⋯⋯接著有越來越多人因為不同的原因到了角落,導致第一個到角落只想尋求僻靜的A產生了焦慮感,只好把自己更往角落縮,以尋求那珍貴的資源。

如果到角落的人真的太多,他或許就會選擇離開原本的位置而尋求他處,這種「生態棲位」的概念除了可以用於各種自然生物的互動之中,也適合套用在人類的許多行為與互動上。

大自然中各種生物因生態棲位的重疊,加上彼此互動衍生出各式各樣的因應生存法則,這邊就單以「角落人生」的概念來比擬農田生態棲位的競爭行為,並以此概念往回推,凸顯出維持農田生物多樣性的重要意義。

以目前大部分的農業環境來說,多以同一土地集約種植單一作物,提供了某些特定種類的生物舒適的空間及豐沛的食物,導致牠們利用並佔領這些空間。若沒有適合的環境可以復育出天敵,或因人為因素導致天敵消失,農田就會變成這些特定生物的仙境樂園,能夠盡情的在農作物上享樂,農夫們也就大難臨頭了。

相反的,若是在同一塊田裡調整作物種植密度,或增加種植的種類,並依照作物屬性或利用其餘空間,來增加野草及樹種多樣性,就能提供更多樣化的生物前來居住。除了吸引天敵前來之外,各種看似與農作物不相干的生物,也都會為了生存而利用農田的各種資源。

像是底下的影片中,豔細蠅為了交配而在作物的葉子上佔領地盤並大跳熱舞,如有其他生物前來還會奮力驅趕 ;有些生物則是利用農作物的空間當作小憩一下的場所,或是像下圖中,果實蠅想要路過、或是刻意驅趕而打擾正在進食的金花蟲 。

  
在茄子葉子上跳熱舞求婚的豔細蠅。
左:正在小憩的褐翅葉蟬。右:果實蠅路過(或刻意)驅趕金花蟲正在享用瓜類的葉片。

一個提供多樣棲地且充滿高生物多樣性的農田,能夠產生越大的利用資源重疊率,危害農作物的昆蟲或生物被各種生物壓縮生活空間,再加上天敵捕食或寄生的壓力,讓牠們的族群數可以被壓制在一定的水平之下,這也是提高田間生物多樣性重要的功能之一。

但目前還缺乏更多相關的研究,來發現看似跟農作物無相關的生物們,是如何扮演默默抗衡各種危害農作物。如果有機會到田裡走走,不妨多花點時間看看這些非明星生物們的生活習慣吧。

特約作者
蘇立中

由於自小喜歡昆蟲以及料理 (不是昆蟲料理喔),一路上都以此為人生道路的方向。出社會接觸食農教育後,逐漸覺得啟發大眾對食物背後的脈絡,並擁有自主思考的選擇能力相當重要,在有機會結識具相同理念的夥伴後,一同成立舞春食農工作室,希望藉著彼此的專長與能力,完整呈現食物背後的連結與脈絡。

我特別關注食物生產與生態之間的關係,也同時擔任好食機的農業生態顧問,想先從大家最具有好奇心的昆蟲著手,帶著大家一窺田間生態的奧秘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