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提供/ 豐年社 文、攝影/ 吳明忠

五顏六色的紅藜,近年席捲養生市場,也掀起搶種熱潮,很多人不知道,紅藜原是原民部落常見的作物,因為莫拉克風災而失去家園的佳暮部落,重新種植昔日門前院裡的紅藜,不僅形塑賴以維生的產業,也找回了一度失落的生活與文化。

「佳暮英雄」叫久了,屏東縣霧臺鄉特用作物產銷班第2班班長柯信雄對外界讚譽早已不以為意,也不願回首那一段搶救佳暮村人的傷心往事。現在的他,除了擔任產銷班班長,也是霧臺鄉鄉民代表,不僅帶領班員發展在地產業──紅藜、辣椒,更希望有朝一日能與族人回到舊部落,找回昔日的生活與文化。

佳暮部落生產五顏六色的紅藜,並以「彩虹藜」作為品牌名稱。

超級暴風雨摧毀佳暮村

霧臺鄉佳暮村是個僅有百餘住戶的魯凱族小村落,隔著臺24線的霧臺1號橋(因莫拉克風災沖斷,現已改建為谷川大橋),與伊拉部落相望,伊拉部落在橋的右側,佳暮部落則在省道左側。

很長的一段時間裡,回家的路好遠。2009年一場百年罕見的超級暴風雨,摧毀原本平和、安樂的佳暮村。包括柯信雄在內的4名村民,不顧生命危險,憑著服役時訓練的好身手,聯手搶救當時生命飄搖的村民下山,暫時住進內埔鄉榮民之家安頓。

飄蕩年餘,落腳長治百合部落

一場風雨,佳暮村民就此離開了居住逾百年的部落老家。產銷班成立前,村民接受屏東縣政府安排,在榮民之家、隘寮營區流轉了一年半左右。柯信雄的兩個姑姑說,離開時,什麼都沒帶走,怎麼知道回不去了呢!

失去部落的苦悶,外人很難理解,所幸在縣府安排下,佳暮村民終於擁有一個落腳的地方,一個暫時安頓的家——長治百合永久屋。

回想住進百合村前飄蕩的日子,現年40歲的柯信雄難掩失落。他說,重建過程中,族人最常討論的是如何進行文化重建、產業重建,他心裡想的是生活重建。

只要能夠找回部落的生活方式,讓Kaingu(魯凱語「長輩」的意思)有事情做,種些部落熟悉的作物,宛如擁有老朋友的陪伴,老人家就不會覺得心裡空空的,不會每天像遊魂般游移,不知道眼神要望向何方。

紅藜帽是老天賜予的禮物。

返回舊部落,找回遺落的種籽

雖然民間與政府的資源慢慢進入長治百合部落,但政府的資源限制多,村民需要的也不只是填飽肚子而已,有人提議「不如來種紅藜吧!」於是,柯信雄與族人回到舊佳暮部落,找到殘存的紅藜種子,從此與紅藜結下不解之緣。

紅藜,是魯凱族傳說中上天賜予的食物,永遠都吃不完,在魯凱族、排灣族的族群存續中,紅藜與小米、山芋頭佔有無法取代的地位,但紅藜雖是部落住戶屋前普遍種植的作物,卻不曾大面積栽培,族人於是「從零開始」,展開一場寧靜的「產業革命」。

成立產銷班,自然農法種植

2012年開始,由農委會高雄農改場、農糧署南區分署負責技術指導,屏東縣政府出面為長治百合部落居民承租一處位於六堆客家文化園區附近的台糖地,面積約6公頃,前2年租金由縣府籌款支應,供佳暮村民種植紅藜、紅龍果等經濟作物,收成全部歸村民所有。

隔年,柯信雄與部落青年組成霧臺鄉特用作物產銷班第2班,以自然農法種植紅藜、辣椒及蔬菜。有了這塊佳暮人眼中的心靈耕地,在紅藜田間穿梭、採收的日子過得踏實,近40名產銷班員及部落族人,慢慢找回昔日的生活與感覺。

離鄉超過30年的陳德吉退休後,也回到長治百合部落加入產銷班,他所負責的田區,除了紅藜,還有番茄、絲瓜、蔬菜⋯⋯,他說,還是回家好,回到與族人共工的生活,才像是原住民的生活啊!

講起紅藜,陳德吉不禁眉飛色舞,整個人彷彿瞬間年輕10歲,從紅藜的育苗時間長短、分株栽種應間隔幾公分,完全瞭然於心,生財有道的他,有時還以半斤30元的價格出售紅藜幼苗,被班員暱稱為「紅藜博士」,可說名符其實。

柯信雄立志要把紅藜推向世界

農糧署補助3台紅藜脫殻機

霧臺鄉被分隔為兩個地理位置,一處在北大武山系、莫拉克風災前的霧臺本村、阿禮村、大武村等老村落,人口稀少,另一處則是產銷班紅藜耕地所在的長治鄉長治百合部落。由農糧署補助的3台紅藜脫殻機裝設在舊佳暮部落,供產銷班成員輪流使用。

「一方面是舊部落空間夠大,脫殻機在脫殻過程中會產生大量穀殼,長治百合部落家戶空間窄,不方便使用,另一方面也想讓部落族人、產銷班成員透過紅藜脫殻加工的機會回老家看看,不要像斷了線的風箏般,與舊部落完全失去聯繫,畢竟總有一天,我們還是要回到山上的。」

帶領產銷班的同時,柯信雄未曾忘記身兼鄉民代表的身份,他說,與政府溝通產業發展、行銷通路的過程中,不僅長治百合部落居民的權益不會被忽視,對產銷班整體發展也有幫助,在族人共推下,他高票當選霧臺鄉民代表,一位Kaingu驕傲地說,「阿雄」在大武村拿了70多票呢!

市場叫好叫座,形成搶種

近年紅藜的營養價值漸受重視,而且一年四季都能種植,大約4個月即可採收,成為當紅的養生食品。柯信雄說,2012年,產銷班剛投入種植,與民間組織契作時,紅藜每台斤約160元,如今飆漲為每台斤500~600元,也掀起搶種熱潮,185縣道過去少見紅藜田,如今卻隨時可見農人穿梭在大片紅藜田間,與過去相比,景況完全不同。

幸好,產銷二班在一片紅海中依然保持市場優勢,與一家生技公司訂有長期收購契約,整枝高度超過2公尺的紅藜未經加工,以每公斤200元出售,由生技業者自行負責後續去葉、日曬(一般約需3天強烈日照)、脫粒、脫殼等作業,成為產銷班的藍海策略。

與巧克力相遇 ,打造時尚形象

一次機緣下,柯信雄結識屏東縣餐飲業者「福灣餐廳」主廚許華仁,兩人相談甚歡。常年研究各種巧克力口味的許華仁,嘗試將紅藜加入巧克力中,成為頗具時尚感的紅藜巧克力,市場反應不錯,柯信雄說,一旦研發成熟,不僅有助於提高紅藜價格,更將紅藜推上國際舞臺,透過巧克力,讓全世界認識「臺灣藜」的魅力。

產銷班員別具巧思,為五顏六色的紅藜取了「彩虹藜」做為品牌名稱,既有色彩繽紛的意涵,又能展現紅藜採收時的動態美感。

去年12月播種的紅藜,正值採收期,廣達6公頃的紅藜田中,每個成員都分配了一處區域,採行魯凱族人傳統的共工模式,按照成熟時間排定採收工班,每一家採收時,都有產銷班成員共工幫忙採收,再各自進行後續的日曬、脫殼處理。

柯信雄估計,今年大約可收成10公噸左右(尚未脫殻的重量)的紅藜,比過去4年多了2公噸,是個豐收的好年。

女工正採收紅藜。

一罐佳辣,一則奮進的故事

為了增加收入,產銷班也嘗試種植辣椒,品種有大辣椒、朝天椒,獨特的辣椒醬,辣度、口感一流,已經上架國內知名的連鎖友善食材通路販售,口碑極佳。紅藜有了品牌,辣椒醬當然也少不了,品牌名稱取自佳暮、辣椒的「佳辣」二字,產銷班希望傳達彩虹藜、佳辣是產自一群認真面對生活的佳暮村人的意念,請大家不要忘記他們的努力。

紅藜被稱為「料理界的紅寶石」,佳暮村民從開始討論種植,便無異議決定採用友善土地的自然農法種植,在高度超過2公尺的紅藜田裡,除了惱人的病蟲害斜紋夜盜蛾外,以雜草最多,成熟的紅藜穀實上,有時還可看見彩色的瓢蟲。

今年豐收,農人樂採收

今年採收時,柯信雄的國小老師馮雪娥透過臉書認出他,大老遠從南州鄉前來敘舊,幾個學生加一個老師,天南地北,聊起30年前的往事,一陣陣笑聲就從看不見人、高大茂密的紅藜田傳出,往藍色的天空飛去,笑聲間還夾雜著一般人聽不懂的魯凱語「採紅藜歌」。

兩位參加共工採收紅藜的產銷班成員,臨收工前,依照魯凱族的傳統為自己編織了一頂彩色紅藜帽子──這是魯凱族女性才有的特權,就像百合花在魯凱族傳統中所象徵的高貴與潔白──然後,坐著載滿紅藜的小貨卡回到百合村。

4年來,霧臺鄉特用作物產銷班成員每天一早從百合村出發,各自管理、集體採收,然後頂著烈日回家,曝曬紅藜,直到日落時分,這是他們的尋常日子,安穩而踏實。

 紅藜成熟後呈現飽滿的紅色,正等待採收。

(原文載於《豐年雜誌》2017年06月號

屏東縣霧臺鄉特用作物產銷班第二班

班長:柯信雄
地址:屏東縣長治百合部落永久屋
電話:0928-183-665

 

豐年社成立於民國 40 年,以發行及銷售有關農業書刊、產品及資材,服務農民、提高農家所得、改善農家生活為目的。豐年社目前之五大服務為:一、出版「豐年」月刊—農業產銷技術權威刊物;二、出版「鄉間小路」月刊—報導鄉土之美,食品營養,衛生保健,家庭園藝,農產品消費知識;三、出版豐年叢書—由專家學者執筆,出版農林漁牧園藝及保健等各種豐年叢書40餘種;四、經銷農業書刊—供銷豐年叢書,代售國內外農林漁牧園藝及保健書籍2000多種;五、代辦業務—接受各機關委託,提供編輯、印刷、發行及相關活動之代辦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