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王誠之 圖片提供/ 社團法人台灣野望自然傳播學社

「前所未見」never seen before是生態紀錄片宣傳上常使用的語詞,有時是拍攝到以前從沒見過的生物及行為,或者在人跡未至的地點取景。尤其近年有一點點的突破都是難上加難,也就值得大書特書,尤其是大製作的系列影片最常「前所未見」。

最早的生態紀錄片是1922年6月11日上映,由美國人Robert J. Flaherty所拍攝的黑白默片《北方的南奴克》Nanook of the North,讓觀眾看到「前所未見」的北極圈愛斯基摩人的生活。本片長79分鐘,拍攝經費53,000美元,為生態紀錄片的發展化下了起跑線,從此每一部作品都可能超越前人,創造出某種形式的「前所未見」。

生態紀錄片的製作方式,由黑白變彩色,由電影變電視,HD的高畫質至今已經非常普遍了,4K的作品也越多了,每一次的製作規格的改變都會創下許多「前所未見」。

第七屆台灣野望國際自然影展的開幕片《地球微光》Light on Earth,就是藉由新的攝影技術,讓我們看到各種不同型態的生物發光bioluminescence。

台灣各地的螢火蟲及馬祖的藍眼淚,都是生物發光的傑作。生物發光的原理、目的都有未知的秘密,不僅台灣如此,全世界都一樣。

《地球微光》企圖解開生物發光之謎,而不是只有一些漂亮壯觀的畫面而已。在黑暗甚至於完全看不見的環境中,如何拍攝各種發光原理不同的生物呢?關鍵還是在於技術。我們不妨回溯野望影展,尋找其中的淵源。

野望影展開幕片《地球微光》希望解開生物發光之謎!

2011年首屆野望影展就放映的《獅子夜生活》Night of the Lion,入圍Wildscreen的科技創新獎項,片中使用了多種攝影器材,包括星光攝影機、熱成像攝影機以及使用紅外線照明,在接近黑暗的狀態下,拍攝獅子夜間的獵食行為。白天看似懶洋洋的獅群,到了晚上活躍了起來,藉由黑暗掩護獵捕各種大小不同的獵物。

透過這些當時最先進的夜間攝影器材,讓我們看到「前所未見」的非洲之夜,生猛夠力更勝於白天。本片入圍2010 Wildscreen影展的最佳攝影及最佳創新兩個獎項,而在其他影展則得到不少獎項。

同一個製作團隊在五、六年後,以更多先進的器材拍攝了《地球微光》,其中最明顯的差異在低光源時的拍攝技術,除了發光的物體之外,其他的人物、背景也能夠清晰地看見。最主要的創新在於自行研發星光攝影機的進步,對於光線的敏銳度提糕了4000倍,而且克服了噪訊問題,達到了4K的拍攝品質。

這種技術到這一兩年才發展成熟,起初只用於一般影片中的片段,但《地球微光》則全面都以這種技術拍攝。

雖然光線昏暗但許多細節卻又清晰可見,有如黎明前、落日後的景象,並且形成了獨特的視覺風格,無疑地,就是「前所未見」。而在完全黑暗的環境中,運用紅外線照明及拍攝的品質也大幅提昇,呈現出許多發光生物「前所未見」的樣貌。

但我認為最大的突破並非技術,而是說故事的能力。導演Joe Loncraine就表示,他們並不打算只是呈現許多壯觀瑰麗的畫面,而是將生物發光的原理及原因,說成動人的故事。而且希望陳述許多科學知識時,能夠深入淺出、平易近人。

在邀請大衛艾登堡爵士擔任主持人之後,問題就迎刃而解了,超過六十年的功力完全展現出來,天上海下所有發光生物的功能與作用,就在他娓娓道來之際,猶如享用了豐盛的光之盛宴。

作為一個策展人,從2011年起到今年的第七屆野望影展,可以明顯地看出世界最頂尖的生態紀錄片如何一再突破。那是個遙遠的邊界,而且還持續地向前推進。

這些從2008年到2016年的作品,從HD的規格跨越到4K的世代,攝影技術及器材的突破不勝枚舉,這些因素當然影響了生態紀錄片的呈現方式與故事內容。但技術的推陳出新出乎意料地快,一時興起少見的技法,很容易就被大量複製。

尤其原本昂貴的拍攝方式,很容易就被相對便宜的方法所取代,成本差距極大但品質差異卻微乎其微。所謂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如何永保灘頭上呢?看到《地球微光》之後,我有兩個想法:

第一種方式是技術不斷推進,保持領先差距。以本片的製作公司Ammonite Film為例,致力於低光源拍攝技術廿年,不斷依照製片的需要,鑽研技術突破的可能性,在這個獨特的領域中保持領先。
此外,也將這種技術以租賃或是委託製作的方式提供給其他同業,讓獨門密技普遍化,與整個生態紀錄片的產業共同向前邁進。愈多影片運用這個科技之後,愈能墊高基礎並且提供自己更進一步創新所需的能量。
此外,就是回到生態紀錄片的基本面,以好奇、好學的態度對於特定的主題持續鑽研,並且陳述這樣探索的旅程。簡而言之,努力「說故事」就對了。當人類發展出語言這種溝通的工具之後,遠方的故事就是人類心生嚮往的所在,同樣的故事在不同人的嘴裡,就有不同的精彩與吸引力。

第七屆台灣野望國際自然影展以《地球微光》作為開幕影片,正也提供我們一個很好的案例,如何將技術與故事兩個元素揉和,創造更具技術與藝術的作品?今年,就讓我們從這裡開始吧!

影片介紹及放映訊息:《地球微光》

關於野望沙龍

取名自「沙龍」(salon)漫談之意,不只講野望影展的影片內容,也談從生態紀錄片衍生的各種人、事、物。

台灣野望國際自然影展

自2011年起,由社團法人台灣野望自然傳播學社與英國Wildscreen影展合作,獨力策展,每年引進Wildscreen影展的入圍及得獎生態影片,進行非營利的公益播映,藉以提高台灣社會對於自然保育公眾認知。

英國Wildscreen影展

1982年創立,每兩年於英國的Bristol舉辦的競賽型影展,參加國家約在45至50國之間,包含台灣,參賽影片則約自600部至1000部。共有20個獎項,各有3部影片入圍,最高榮譽為金貓熊獎(Golden Panda Award),目前為全球相關影展中競爭最激烈、也代表最高榮譽,素有「綠色奧斯卡」(Green Oscar)之稱。

參賽者必須同意主辦單位將影片運用於推廣自然保育的推廣,野望影展即依此規定,每年由入圍及得獎影片中引進20部作品,由Wildscreen授權在台灣進行不收費的公益放映,為期一年。

野望影展公益勸募:野望影展每年所需經費約300萬元,未接受政府補助,收入來源主要為授權費、小額企業贊助及公益勸募,每一位朋友認同野望的捐款,不僅作為野望影展得以持續策展的經費,更是推廣台灣環境教育的莫大動力。我們更希望藉由公民社會的力量,不假手政府與企業,達到永續經營的目標。

第七屆台灣野望國際自然影展公益勸募   衛部救字第1061361611號   106年6月1至107年5月31日

1986年畢業於輔仁大學中國文學系,徘徊於文字創作、廣告創意及生態保育之間。曾任廣告公司創意總監、傳播企畫總監,並擔任中華民國野鳥學會副秘書長、台灣猛禽研究會秘書長。1997年以〈迷濛的松雀鷹之眼〉獲得時報文學獎報導文學獎,曾獲得其他文學及國內外廣告行銷獎項若干,譯著有汽車、醫學、賞鳥、攝影及自然生態類書籍,自2011年起擔任非營利、非政府組織台灣野望自然傳播學社秘書長及台灣野望國際自然影展策展人迄今,致力於台灣自然保育公眾意識之提升。
台灣野望自然傳播學社(WildViewTaiwan Nature Communication Society)由一群從事自然觀察、生態保育兼具行銷傳播背景的朋友組成,其目的一如章程宗旨所示:希望能夠「運用專業行銷傳播能力,促進台灣自然保育 之公眾認知」,工作範圍則涵蓋自然保育行銷傳播之規劃顧問、教育訓練以及內容之製作及出版。簡單的說,我們希望能夠成為非營利但專業的自然保育廣告公司, 提供自然傳播的技術與方法,並且提高效益。2011年起,台灣野望與英國Wildscreen主辦單位合作,在台舉辦「台灣野望國際自然影展」,引進Wildscreen影展得獎及提名的生態及環境紀錄片,並邀請英國BBC等資深生態影片工作者進行的研習課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