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攝影/ 蘇立中

「吃」及「繁衍」是普遍生物中存在的最重要目的,眾生物為了將自己的基因藉由繁衍一直傳給後代,就須要靠吃來維持生命,並儘可能避免自身受到危害而順利成長到足以繁衍的階段。

而吃的意象對植物來說,以吸收土壤養分和光合作用為主要形式,有些植物則以寄生、腐生或是共生的方式來獲得養分;微生物則可進行分解有機物、寄生在宿主身上或甚至捕食其餘生物,來獲得自身發育的養分。

而對動物來說,「吃」的方式和喜好的菜單更是五花八門,光是像人類對於食物的詮釋和選擇就有相當多值得探討的部分。

其中,若要論及「吃」和「繁衍」而衍伸出的生存花招,那麼昆蟲和蜘蛛將會是令人充滿驚奇的一大類生物,尤其是昆蟲的吃與被吃所產生的演化以及適應環境的關係,就會讓牠們擁有各式各樣迷人的生存方式。

其實簡單來說就是在變化多樣且危機四伏的環境中,想要飽食一頓的同時又要被免被飽食一頓,並且將自己的基因順利傳承下去,而這些種種有趣的現象都可以在農田裡發現。

享用各式大餐的蟲蟲們。
各種令人害羞的昆蟲交配體位。

對於昆蟲們和某些蜘蛛來說,為了保命或是獵食,最常使用的技能就是山寨精神,而且牠們的各種山寨技倆不僅可以搞的大家團團轉,甚至還可以讓人直接視而不見,若要把這些技倆各分門派的話,則可以分成偽裝和擬態兩大門派。

所謂的偽裝則是以大自然的背景或是物件當成是自己隱蔽的素材,達到欺騙天敵及獵物的目的,像是大家都很熟悉田間隨處跳來跳去的蚱蜢、蝗蟲或是某些蛾蝶類等昆蟲,就是用身體的綠色、褐色或花紋來把自己隱藏在自然背景中,避免被天敵捕食。

有些則會使用枯枝落葉或是路上撿到的垃圾來裝飾自己,讓天敵誤以為那是真的垃圾而缺乏興趣,還有些昆蟲乾脆除了隱蔽自己避免被天敵吃掉之外,還可以順便騙騙獵物並飽餐一頓。

上排為隱蔽在環境中躲避捕食者的昆蟲,中及下排則是除了隱蔽或偽裝自己不被捕食之外,也可以欺騙獵物以利捕食。

另一個山寨門派則叫做擬態,擬態的意思就是山寨別種生物長的樣子、花紋、行為或味道等,來保護自己避免被捕食或是進行捕食。

擬態又可分為貝氏擬態、穆氏擬態及攻擊型擬態等,在農田生態系當中多以貝氏擬態和攻擊型擬態較為常見。

在貝氏擬態這個套路之下,總會有幾類昆蟲是名氣頗高且大家都爭相模仿的對象,原因是被模仿者往往都是難搞、具攻擊性或是有毒的種類,像蜂、蟻、有毒的蝶或是身體超硬超難咬的象鼻蟲,而模仿者就會因為演化壓力的關係盡量的讓自己越來越像被模仿者,有種為了自己生存而追星的概念。

而攻擊型擬態則是捕食者擬態成被捕食的對象,可以是型態、動作、味道等方式,讓自己可以在獵物身邊裝瘋賣傻並伺機而動,待獵物稍有不慎就出手獵食,例如下圖中的蟻蛛,就會將自己裝成螞蟻的樣子並徘徊在螞蟻縱隊旁,看誰落單誰倒楣。

左上是擬態螞蟻的台灣花螳螂若蟲、右上是擬態胡蜂的蜂虻、左下是擬態蜂類的淡黑虎天牛、右下是擬態有毒樺斑蝶的黑端豹斑蝶。
擬態成螞蟻的蟻蛛,屬於攻擊型擬態。

田間的蟲蟲們除了山寨功夫之外,為了避開天敵還是有許多招式也是頗管用的。

例如大辣辣的讓自己的花紋看起來很顯眼,但其實是在跟別人說,我有毒、我脾氣不好、我會叮你之類的訊息,這些花紋通常會以黑、黃、紅、橘並以交錯的斑紋呈現,此則稱為警戒色,呼應一下上述的貝氏擬態,模仿者就是時常善用警戒色的高手。

另外,警戒色也可以有另外用途,以全身低調隱蔽色的小螳螂為例,在情非得已還是碰到天敵或對自己有威脅的時候,就會將自己紅色的後翅及具黑黃斑紋的前腳亮開,除了可以讓天敵熊熊嚇一跳之外,這些顏色和斑紋同時也是具有警戒色的意涵。

而此同時,小螳螂也盡量將自己的身體撐大,告訴天敵「我不好惹!」;還有像是多數瓢蟲的紅黑警戒色被忽視的時候,就會從自己的腳關節分泌出臭臭的味道來趕走天敵。

除了警戒色,毛和刺也是蟲蟲們常用來保護自己的方式,尤其以鱗翅目幼蟲的毛毛蟲,就是常善用此招式來保護自己的高手。

警戒色、恫嚇、臭味、毛叢等的保護方式。

另外,體型小的昆蟲,多會喜歡用蟲海戰術來保護自己,拼命生小孩且大家聚在一起,以達到共同防禦天敵,或是乾脆讓天敵吃也吃不完的概念,像是農夫熟知的蚜蟲、粉蝨、介殼蟲、飛蝨等。

而牠們還很聰明的跟螞蟻建立起共生關係,牠們運用尾部分泌甜甜的蜜露作為螞蟻保鑣的交換禮物,螞蟻們就會細心照顧著這些產蜜盟友,保護牠們不受天敵的迫害。

這關係最耳熟能詳的就是瓢蟲、蚜蟲和螞蟻之間的三角關係;其實還有一個生存招式總會讓人覺得這會不會過太爽,那就是造癭昆蟲,造癭昆蟲主要是寄生於植物體內,讓植物產生增生組織把昆蟲本身包起來,除了達到保護自己的目的,還可以從小到大在裡面大快朵頤的享用植物增生的部位或養分。

蟲海戰術與盟友,右下角為構樹葉背的癭蚋蟲癭。

雖然介紹了蟲蟲們那麼五花八門的生存招式,看似好像無懈可擊,但其實自然中的萬物也不是省油的燈,許多天敵也是想盡辦法要破解這種種招式,因此演化的壓力就無形的造就出捕食者和被捕食者之間的競賽,這就像一場賽跑,如果捕食者沒跟上或是被捕食者跑太慢,就容易因此而滅絕。

所以雙方看似毫無動靜卻是一直為了生存在前進的,這有一種理論可以滿完整的詮釋這個現象,此為「紅皇后理論」,取自艾麗斯夢遊仙境的典故將其命名之。

田間生物的互動除了賽跑似的競爭關係外,還有許多生物間彼此共生等的互助合作模式,而這麼有趣且可深可淺的蟲蟲互動現象,基本上都一再的發生於農田之中,只要細心觀察和思考,相信都可以從田裡得到很多啟發。

特約作者
蘇立中

由於自小喜歡昆蟲以及料理 (不是昆蟲料理喔),一路上都以此為人生道路的方向。出社會接觸食農教育後,逐漸覺得啟發大眾對食物背後的脈絡,並擁有自主思考的選擇能力相當重要,在有機會結識具相同理念的夥伴後,一同成立舞春食農工作室,希望藉著彼此的專長與能力,完整呈現食物背後的連結與脈絡。

我特別關注食物生產與生態之間的關係,也同時擔任好食機的農業生態顧問,想先從大家最具有好奇心的昆蟲著手,帶著大家一窺田間生態的奧秘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