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林慧貞 首圖攝影/ 黃世澤

農藥「巴拉刈」便宜效果好,深受農民愛戴,但曾發生多起民眾服藥輕生的案例,醫界長期以來呼籲禁用,農委會主委林聰賢昨天下午表示,為了友善環境,預計今年七月禁用除草劑「巴拉刈」,消息一出引發部分農民反彈。今早參與第二屆百大青農成果展時,他再次重申禁用決心,並強調除草不一定要用巴拉刈,可以用人工或其他防治資材、替代藥劑。

(編按:防檢局局長黃㯖昌5月24日表示,經充分討論後,預定自108年2月1日起才禁用巴拉刈,時間點非今年7月。他同時表示,防檢局會規劃後續配套措施,也呼籲農友不要急於搶購囤貨。)

不過除了找替代藥劑,禁用巴拉刈後,產銷調節、機械化腳步都要跟上。紅豆採收前需乾燥落葉才能用機器收割,目前以巴拉刈效果最好,有農民反應,其餘替代藥劑售價是巴拉刈兩倍,落葉時間卻是巴拉刈兩、三倍,下雨災損風險提高,影響品質和收益,且採收時間拉長可能影響下一個期作播種;此外,其他巴拉刈替代資材可能反而使土壤鹽化、酸化,需搭配長期監測;農傳媒訪問多位專家和農民,從不同角度分析禁用巴拉刈後應有的配套措施。

巴拉刈是什麼?

巴拉刈是一種快速作用的接觸性除草劑,農委會允許用在除柑桔類果園、茶園、蔗園、豌豆園雜草,或是「耕犁前田面雜草」,2011年八月正式核准用在「紅豆落葉處理」。

巴拉刈價格低,每公升出廠價僅100元,市面上可買到的「24%巴拉刈溶液」售價也不超過200,而且噴完大約3、4天草即枯死,深受農民喜愛,每年使用量約2000~2500噸。

在農藥管理分類上,巴拉刈屬於劇毒農藥,以20%的巴拉刈溶液換算,成人食入10至20毫升就可能致死, 若超過60毫升,患者幾乎會立即死於多重器官衰竭。不過農委會防檢局副局長馮海東表示,科學評估上,巴拉刈的毒性不到劇毒,但因巴拉刈沒有解藥,才比照劇毒農藥管理。

農藥毒性評估是以哺乳動物的急毒性來評估,防檢局和長期評估試驗巴拉刈的高雄區農業改良場都指出,相對其他除草劑以及落葉資材,巴拉刈降解速度快,對土壤和其中的生物相對友善。

然而在醫界,巴拉刈卻惡名昭彰,有輕生念頭的人若喝下微量巴拉刈不會馬上死亡,但肺部慢慢纖維化、肺泡損傷,最後在有意識的情況下窒息而死,衛福部統計前年有209人喝巴拉刈輕生死亡。

為了降低巴拉刈被不當濫用,農委會規定農藥店需設專櫃販售並上鎖,去年要求須有代噴業者執照才能購買使用,紅豆不在此限。但種種措施成效不彰,農民直言:「買都是找有執照的人買,噴都是農民在噴」,衛福部認為管理不彰,多年來不斷要求禁用。

替代藥劑貴,人工除草人力不足

許多農民仰賴巴拉刈除田間雜草,防檢局指出,禁用巴拉刈後可以效果較相近的除草劑取代,如固殺草。不過,高改場曾分析三種除草劑優缺點,以柑橘園為例,「13.5%固殺草」每公升單價約600元,除一公頃的草成本是6000元;另一個常用的除草劑「41%嘉磷塞異丙胺鹽」 ,每公升約150元,一公頃除草成本是600元;而24%巴拉刈溶液每公升單價只要193元,除一公頃柑橘園雜草成本只要330元左右,且易被陽光降解,環境殘留風險較低。

農委會去年引進「52%氯酸鈉溶液」,希望代替巴拉刈,但有紅豆農反應,氯酸鈉價格是巴拉刈兩倍以上,效果卻較差;馮海東坦言,目前氯酸鈉使用量低,尚待推廣。

也就是說,禁用巴拉刈後農民除草成本至少上升兩倍,若用人力除草,一天工資就要一千元,成本更高,且許多農村有錢也找不到工。

過去林聰賢在宜蘭縣長任內,率全國之先,禁止宜蘭在農田以外的地方使用除草劑,宜蘭縣政府特別添購十台除草機,供民眾借用,另培訓各地除草人員,不過目前農村人力普遍高齡化,若農委會希望引導農民用人工除草,培養相關人力是當務之急。

替代資材可能造成土壤鹽化、酸化,應長期監測

此外,巴拉刈替代資材也可能有環境風險。紅豆是另一個使用巴拉刈的主要產業,全台紅豆面積約6000公頃,採收前需讓植株完全乾燥,否則汁液會卡住收割機,甚至讓紅豆「破皮」,影響品質,半數以上農民都選擇噴灑物美價廉的巴拉刈,施用三、四天內便可完全乾燥,兩天內殘留量消退到0.05ppm,遠低於法定容許值0.2ppm,消費者暴露風險不大。

由於近年巴拉刈形象差,有部分農民改用其他除草方式,例如高氮的尿素、高濃度鹽水、冰醋酸,但許多人都指出,替代資材乾燥整齊度、效率不如巴拉刈。屏東萬丹吳姓紅豆農曾使用尿素替代,但紅豆乾燥程度不一,大約兩到三週才能完全乾燥、採收,若加重尿素濃度又怕傷害植株、土壤。

這些資材的落葉原理是高濃度溶液會往低濃度滲透,造成植物細胞脫水死亡,植株無法行光合作用後自然乾枯,但長期下來會殘留在土壤,導致土壤酸化、鹽鹼化,傷害不比化學農藥低,高改場曾建議農民,使用這些資材必須定期檢測土壤。

成本提高,建立品牌銷售需民眾支持

紅豆12月到1月採收時分秒必爭,氣象若預報下週降雨,紅豆農就得趕在當週噴巴拉刈,若改用其他方法,面對的降雨風險大大提升。高雄紅豆農劉世明申請產銷履歷,雖巴拉刈食安風險極低,但顧及消費者觀感,還是改用尿素和鹽讓紅豆落葉,但曾遇過乾燥期間連續降雨,「豆子變黑又萎縮,不能煮了。」只好摸摸鼻子認賠。

紅豆採收時間拉長,不僅天氣風險提高,更可能打亂農民全年計畫。買一台紅豆採收機的錢可以買一台賓士車,因此大多由專業代耕業者收割,由於紅豆採收期相當集中,只有兩週,每年紅豆農都上演搶人大戰,但目前收割機具不足,業者一天工作12小時是常態,甚至得挑燈夜戰,業者若看到紅豆不夠乾燥,當場就掉頭走人,農民得重新排隊,可能等到雨來了都還沒有業者願意收割。

高屏農民習慣在二期稻作和一期稻作中的短暫空檔種紅豆,時間相當緊湊,銜接時間往往不到一個月,若紅豆收割不及,下一期作插秧時間延遲,整季收成都可能受到影響。

此外,劉世明表示,紅豆大多交由盤商收購,價格時常波動,一個產季每斤價格平均可差到5元,「如果落葉時間太久,人家收的數量夠了,價格就會不好。」

上述種種原因都迫使農民不得不使用快速見效的化學藥劑,改善現有產銷機制,才能從根本翻轉這個結構。美濃農會2013年和農民契作紅豆,改用鹽水、尿素、冰醋酸取代巴拉刈,每斤契作價高出市價五元以上,特別請農改場人員開說明會指導使用,還幫農民找好收割業者,甚至連育苗、打田、插秧業者時間都協調好了,若因種紅豆影響一期稻插秧,相關業者都會全力支援,讓農民無後顧之憂,是農政單位可以思考的方向。

禁用巴拉刈何時生效尚未確定

過往淘汰劇毒農藥,為了降低產業衝擊,防檢局都給予兩年緩衝期,先公告一年內禁止輸入、加工及製造,兩年後才全面禁止販售和使用,不過林聰賢表示,這樣的時程太久,環境、農藥是民眾關切的議題,要更壓縮行政程序,希望今年七月就能全面禁用。馮海東表示,盡快盤點業者庫存的巴拉刈數量,和業界溝通,盡量縮短時間努力達到主委要求。

高改場表示,農民若用氯酸鈉替代巴拉刈,須選擇陽光充足時使用,效果較好;高純度氯酸鈉氧化性高有爆炸危險,市面上販售的農藥經過調配、加入防燃劑,無爆炸風險,農民應選擇合法農藥、稀釋200倍,絕對不要自行調配。

此外,林聰賢昨天也表示,殺蟲劑益達胺對蜜蜂有毒性,未來可能比照歐盟禁用。防檢局5月18日將召開專家會議,討論益達胺和蜜蜂死亡的關聯性,若有科學證據顯示兩者相關,或外界有疑慮,可能禁用在蜜蜂較常接觸的作物如荔枝。

記者
林慧貞

政大新聞畢業,當農業記者邁入第四年,覺得還是只有學到皮毛,希望筋骨可以更軟Q,彎下腰來和土地和土地上的人們學習。

linhuichen@agriharvest.tw
記者
黃世澤

農傳媒攝影召集人,曾任報社攝影副召集人、雜誌資深攝影。
以攝影作品獲2011年吳舜文新聞獎專題新聞攝影獎、2012年、2013年兩岸新聞報導獎平面新聞攝影獎、2016年金鼎獎雜誌類最佳攝影獎。

seitei@agriharvest.tw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