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林慧貞 攝影/ 黃世澤 繪圖/ 柯皓翔

天氣越來越熱,短袖短褲紛紛上陣,水中的魚同樣想涼快一下,高雄永安的石斑魚每年夏天都有「冷氣」可吹。中油在高雄永安的液化天然氣廠(LNG),氣化製程中引入大量海水加溫,使用後的海水溫度降到15度,對中油是無用廢水,不過聰明的永安漁民靈機一動,十年前和中油公司提議,利用冷排水養石斑魚,將廢水變鑽石水,從此不用千里迢迢到海邊鑿井裝馬達,可天天換水養出健康石斑,也緩和了地方和中油的衝突,減少能源浪費,一舉數得。

廢棄冷排水是石斑魚的鑽石水

永安LNG廠建於1984年,是台灣第一個液化天然氣接收站,每年中油從中東運來零下162度C液體狀的天然氣,儲放在此,輸送給全台用戶及各地發電廠燃燒,取代以往污染較嚴重的燃煤發電。

從高雄市永安區的永新漁港可以清楚看見中油的液化天然氣儲放槽。

超低溫的液化天然氣要變成氣體輸送時,必須用大量的水帶走冷能,最有效率的方式就是使用海水,每氣化1公噸液化天然氣,約需20噸 25℃的海水來加溫,利用後的海水,溫度約降到15度,根據長期研究永安LNG冷排水的國立臺灣海洋大學水產養殖系教授冉繁華估算,永安廠每小時的LNG冷排水,保守計算約有3萬到5萬噸。

LNG冷卻水對中油是麻煩的廢棄物,環保署規定,事業放流水直接排到海洋,和排放口附近500公尺的海水表面溫度,溫差不得超過4度C,也就是說,若永安廠要排放的海域表面水溫有24度,就得耗費成本和能源,將LNG水升高到20度才能排放。

然而看在高雄市養殖生產區發展協會總幹事陳文閣眼裡,LNG水是不折不扣的寶物。

不用千里迢迢抽海水

站在自家魚塭旁邊的抽水平台上,陳文閣扭開馬達開關,一道弧線從水井噴射而出,嘩啦啦地投奔入池,沒幾分鐘,水井表面就凝結出一粒粒水滴,「開久管線會流汗啦!」他半開玩笑地形容,隨即正經解說,拉LNG水就像蓋了冷氣房,裡面溫度低,外面溫度高,自然會結水滴。

永安是台灣石斑魚重鎮,養殖面積400多公頃,年產值20億,採全海水養殖,成長時間比淡水養的多半年,相對肉質較Q彈,不過也得承受更多風險,十多年前,陳文閣的抽水管線在一次颱風中破損,他心想一修再修也不是辦法,看到永安LNG冷排水平白流放入海,他靈機一動,和當時在中油工作的朋友提議,不如將冷排水供應給漁民使用,省下處理費又能敦親睦鄰。

石斑魚喜歡攝氏22~28度的水溫,每到6、7月,永安水溫常常飆破30度,石斑魚活動力不佳易生病,水溫過高養殖池底質惡化快,也容易增生毒素、病菌,為了提升養殖品質,漁業署全額補助埋設地下涵管,2005年正式啟用,15度C的水來到養殖池大約升至22度,夏季時剛好可以調節水溫,維持在25度C,就像住在冷氣房。

陳文閣說,早期永安有人抽阿公店溪水來養殖,但因位處下游,水源較髒,後來漁民直接到海邊設馬達抽海水,但中油蓋廠占了800公尺海岸線,抽水變得較不方便,如今中油冷排水回饋給漁民,對雙方都很好。

談起在海邊設抽水井,漁民話匣子都打開了,個個話有吐不完的苦水,當地養殖戶黃聰能說,被颱風掃到,每年都要修一次井,「我還曾經一年被打壞2次,30萬就沒了。」而且修井還可能挖到別人的井,別人再修井又挖到自己的。

「精神狀況也好了!」陳文閣笑說,以前晚上魚塭有狀況,都要馬上趕去海邊。每3、5年就要清一次進水口,避免藤壺附著,現在LNG管線做在地下,2013年曾下去看一次,涵管完全沒塞。

高雄市養殖生產區發展協會總幹事陳文閣扭開馬達開關,讓LNG水流入魚塭。

換水方便,提升石斑免疫力

省下設備成本和「精神耗損費」,LNG也讓石斑更健康。為了避免海水中有雜菌,中油取用海水時會先經過雙重過濾,並電解海水產生微量次氯酸鈉,消除水中的菌和藻類,水質乾淨不易造成養殖池污染。

除了夏天當冷氣,永安漁民平常要撈石斑的前一天也會抽LNG水,減少藻類,讓水清澈方便抓魚作業,黃聰能補充,換完水後,放下一批魚進去也較安全。

中油估計,LNG水提升了15%石斑魚存活率,雖然並非人人適用,但陳文閣說,以前自己在海邊設抽海水馬達時,必須一個池子一個池子換水,現在有了完整的管線配置,開一個馬達,就可同一時間換四口池水,省下時間,可更常換水,養殖環境自然比較健康。

中油曾估算,使用LNG水後,養殖戶使用的馬達馬力減少,平均每公頃年省2萬電費,實際上到底省多少,陳文閣算不清楚,「但不用算LNG水到底多少電費,光是省時、省下修理設施的錢就很值得了。」黃聰能在一旁附和,「騎摩托車巡視的油錢也省了。」

中油估計,LNG水提升了15%石斑魚存活率,平均每公頃一年可省2萬電費。

發展循環水養殖需政府支持

目前中油LNG水工程已經做到第五期,供給面積達400公頃,許多比較內陸的漁民看到成效,也紛紛爭取鋪設管線,但上億元的經費不知從何而來。

冉繁華表示,台灣是海島國家,淡水資源未來可能只減不增,必須發展多層次的淡水使用,近幾年農業受到寒害重創,發電廠的熱排水,也可考慮在冬天時供給漁民使用。

「政府的責任就是要讓特別的東西變成正常,正常東西變成普通,」冉繁華認為,永安是很好的案例,但還是有許多LNG水沒被使用就流入大海,是一種資源浪費,政府應該普及LNG水循環使用,若從特殊變成正常、普通化,成本相對也會降低。

延伸閱讀:

【循環經濟】冉繁華:潔淨能源結合農漁業,開創產業與環境雙贏

記者
林慧貞

政大新聞畢業,當農業記者邁入第四年,覺得還是只有學到皮毛,希望筋骨可以更軟Q,彎下腰來和土地和土地上的人們學習。

linhuichen@agriharvest.tw
記者
黃世澤

農傳媒攝影召集人,曾任報社攝影副召集人、雜誌資深攝影。
以攝影作品獲2011年吳舜文新聞獎專題新聞攝影獎、2012年、2013年兩岸新聞報導獎平面新聞攝影獎、2016年金鼎獎雜誌類最佳攝影獎。

seitei@agriharvest.tw
喜歡數據、圖表、視覺化,希望探索新聞的不同可能,更期待說好每一則故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