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郭珮甄 圖片提供/ 蔣沛妍

【廣編企劃】

當東臺灣總是以旅遊的姿態被記憶,隱身其中的農村,就成了偏鄉中的偏鄉。但在《東台灣食通信》團隊的努力下,一顆顆農漁牧明星的成果,開始透過「雜誌+食材」的形式,送到西部的家戶中,也為後山農村的農業人口,找到一絲曙光。

緣起於日本311大地震的災後重建,因雜誌搭載當令食材的「食鮮限時批」形式,讓原本遙遠的生產者與消費者間產生連結的《東北食通信》,除了在日本催生出30多本姊妹雜誌,106年起,也開始隔海在臺灣延燒,共催生出《東台灣食通信》、《雲林食通信》、《旅人食通信》及《中台灣食通信》等四本刊物。

身為其中腹地最大,交通最不便的《東台灣食通信》主編長蔣沛妍坦承,「原本還打算把蘭嶼跟綠島納進來,但開始執行第一刊的採編後,才發現自己有多天真。」

蔣沛妍(右二)帶領團隊深入報導東臺灣。

兼職滿滿的大學生面臨挑戰

以東臺灣為腹地,辛苦的部分不只在於幅員廣闊,更重要的在於東部交通的不便利,加上新創團隊資源少,常只能一台機車「吐」整個花東縱谷,隨便哪個行程都是2小時起跳。

「尤其,機車還是跟村裡的鄰居借的,對鄰居真的很不好意思。」蔣沛妍笑說。雖然戲稱自己天真,但從蔣沛妍過去的經歷來看,執行《東台灣食通信》所需的多元能力,她早已齊備。

76年次的蔣沛妍,因從小個性獨立,高中畢業後就堅持經濟獨立,這讓她大學四年中,除了在公關公司一路從助理當到小主管,期間更做過20幾份「兼職」。

「雖然念的是企管系,但心裡一直想做跟文創有關的,所以只要是公關、行銷企劃相關的工作,都想嘗試。」她說。在大學畢業後,由於正值金融海嘯最嚴重時,當多數同學面臨低薪窘況時,卻已有多份工作的職缺等著她挑選。「或許是大學時做過太多工作,最長曾經連續三個月沒休假,睡眠不足是家常便飯。所以在一年多後,當同學逐漸適應職場時,我卻提早面臨中年危機。」蔣沛妍說。

蘭嶼經驗,決心奉獻公益事業

為了讓自己的心靜下來,蔣沛妍將自己放逐到蘭嶼。「第一天找了一個無人的海灘,哭了一下午,雖然也不太明白自己在哭什麼。」蔣沛妍說,但或許是自己忙慣了,她很快開始尋找打工換宿的機會,待在蘭嶼的半年內,除了成為達悟族協會的祕書,更和整座島嶼的人成為朋友。

「那半年的文化衝擊,翻轉了我的價值觀,體會到鄉村支持人的力量。」過去她總想當城市人、想當廣告人,卻是在蘭嶼才認清了,真正的行銷,應該要能填補人們心中的缺口。

找到自我的定位後,蔣沛妍回到臺北,開始以接案的形式,大量涉獵各種非營利組織的計畫,如時間銀行、生態村等專案。四年多的時間裡,即便有時入不敷出,還常要被房東趕來趕去,仍沒有動搖過她的決心。

直到105年,因為到東部參加一個生態村的自然建築工作坊,並到臺東「孩子的書屋」當了三個月志工,有機會深入東部各縣市,讓蔣沛妍決定完全脫離臺北,並以南澳為根據地,希望將所學貢獻給後山這塊土地。

創刊的一把辛酸淚

106年,在參與水保局「青年回留農村創新研究計畫」後,以「我的全人農業夢—農村身心靈旅行」為主體,《東台灣食通信》刊物為輔,蔣沛妍展開了專屬於自己的在地扎根與體驗。

蔣沛妍說,和其他農村體驗活動不同的是,團隊規劃的活動都是「一年期」。「好比說苧麻全人旅行,如果不能讓遊客從苧麻的播種、生長,到製作完整體驗,如何知道所有物資都是得來不易的?」

帶遊客展開苧麻全人旅行。

而在刊物規劃方面,為了落實食通信「遞送新鮮食材」的精神,《東台灣食通信》第一期就以「放山雞」為主題,尋遍後山以天然放養的養雞場。沒想到,因為是初創刊的刊物,團隊成員在刊物製作上都是素人,受訪者在接到電話邀約時,多半興趣缺缺,甚至懷疑是詐騙電話。「直到看到我們穿著夾腳拖,騎著機車狼狽地出現,農友才覺得我們是認真的。」

更慘的是,第一期原本要搭配的放山雞,因慘被野狗咬死,讓他們面臨刊物已付印完成,卻沒有食材可搭配的窘況。

在短暫的消沉後,團隊決定將食材改成別有一番風味的老母雞,並將封面專題改為「太上姥雞」,堅持介紹這個用心朝向有機畜牧而努力的業者。出刊後,這座有機牧場因知名度暴增,更得以進駐百貨公司超市通路。

「身為報導者,最開心的就是讓受訪者被看見。」蔣沛妍說道。雖然,受訪者的成功,不代表刊物眼前的路能走得順利,卻是支撐團隊繼續以刻苦的方式,完美執行每一次主題的重要力量。

透過報導,看見優質牧場。
搭起消費者與生產者的聯結。

撇除本位,看見後山美好

也因為真正進駐東臺灣,讓這個行動計畫雖然走得顛簸,卻已獲得許多迴響,一方面透過《東台灣食通信》的深度採訪報導,及全人農業旅遊的行程安排,保存與推廣青農、老農、原住民、社區住民的傳統藝術與文化;同時也凝聚東部地區一級產業生產者的共識,讓生產者得到辛苦打拚所應得的榮耀與社會理解。

蔣沛妍說,為了讓消費者不再以都市本位的方式「消費」農村與農民,而是真正與生產者站在一起,也串聯宜、花、東農村青年的共識,讓「後山」不再只是落後的代名詞,團隊也在水保局的協助下,透過9種管道進行模式參考與擴散。

所謂的9大管道,包含對日本37個不同區域食通信的翻譯、導讀與分析,《東台灣食通信》「一期一主題」的報導,協助共構、整合臺灣各地食通信,還舉辦臺日國際交流會、以文字與動靜態影像建立東臺灣民間資料庫,以及FB社群平台、網購平台及網路短片等形式,展開與青年、農村的交流。

從情報誌出發,結合更多載體加以發揚光大,《東台灣食通信》團隊為的無非是打造結合農事體驗、身心探索及食物溯源的平台,讓農村的價值不再只是土地或作物,而是融合了個體、社群、環境、技術、新文化等諸多內在層面所構成的全人農業。

小檔案

●106-108年青年回留農村創新研究計畫「我的全人農業夢—農村身心靈旅行」
● 108 年大專生洄游農 STAY 接待團隊

【廣編企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