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提供/ 畜產報導 文/ 王淑瑛(中央畜產會企劃組) 圖片提供/ 王淑瑛(中央畜產會企劃組)、弘勝牧場

弘勝牧場負責人吳振村是最新一屆(第31屆)模範農民得主,家中原本經營水稻代耕,民國73年、吳振村當時才十幾歲時就接棒,轉而養牛,由飼養肉牛(黃牛)起步,但很快就改養乳牛。從最初的20幾頭小牛,到如今500頭乳牛規模,吳振村不僅在養牛專業上獲肯定,本身也成為專業的修蹄師,積極推廣乳牛護蹄的觀念。

大力進用年輕人並致力自動化

弘勝牧場面積約1.5公頃,另承租70公頃休耕地種植盤固拉草,有多餘牧草出售,所生產的生乳則全數交給統一公司。牧場人手有8人,除吳振村夫婦外,自屏東科技大學動物科學系畢業的二女兒也已接棒,另僱用正職及實習的多位年輕人。吳振村表示,場內許多工作已經自動化,其實6人已經足夠,但為讓年輕人有休假機會,加上可培訓更多人力進入酪農業,他願意提供年輕人更多的就業機會。

弘勝牧場已採用自動刮糞、清掃和餵飼等設備,去年再投入約400萬元建置自動下料系統,單味配方要搭配哪些不同的粗精料事先用電腦設定好,員工只須按鍵選擇正確的配方即可,完全不需要人力下料,量多或不足,當天也能做好調整。至於擠乳方面,目前仍使用傳統半自動化擠乳設備,不過,吳振村已在評估使用自動搾乳機器人的可行性,包括牧場的空間、動線是否適合,自動搾乳設備是否適應臺灣氣候條件及系統穩定性等,都在評估之列。他認為,自動化是必然要走的路,小孩接棒後更是想做,但要做、就要做有把握的事,他希望到乳業先進國家多多考察自動搾乳機器人實際應用結果,並培養小孩對設備操作維護的基礎能力,再引進不遲。

向澳洲專家學習修護蹄技術

成年乳牛少說也有500公斤,若發生蹄病未及時治療,就會造成牧場損失。目前多數牧場會聘請修蹄師到場修蹄,也漸漸有牧場開始採購修蹄架,準備研習相關技術自行修蹄。外聘修蹄師的好處是,牧場人力有限,無須再花精力和時間為牛隻修蹄,但缺點是,須配合修蹄師的排程,往往要等上幾天到一個禮拜,才能讓牛隻獲得妥善治療,等待期間有可能牛隻蹄底疼痛或受傷程度惡化了,造成採食、泌乳量下降,甚至慘遭淘汰;另外,傳統修蹄方式可能將蹄底削得過薄,容易造成二度傷害。

行政院農委會畜牧處為協助酪農減少損失、穩定鮮乳產銷,104年透過財團法人農業科技研究院陳世平博士,邀請澳洲蹄病專家來臺指導酪農,吳振村就是受惠者之一。吳振村表示,原來預防性的護蹄比治療性的修蹄更重要,經由澳洲專家及陳世平博士的大力指導,弘勝牧場自107年7月起已自行全場護蹄;護蹄工作採每半年一次,對象為產後70~80天的泌乳牛、乾乳牛及孕女牛,全場約350頭;該場只在上午護蹄,一個上午可做40~50頭,比傳統修蹄方式速度快。治療性修蹄則是利用擠乳時目測牛隻走路姿勢,蹄有問題的牛隻就記錄編號及所在區域,再牽出修蹄,所以是不定期進行。

吳振村表示,牛跟人其實是一樣的,平常時要修修指甲,以免指甲太長,腳痛時要愈快治療愈好,以免腫脹發炎惡化;修蹄與護蹄的觀念其實就是秉持「同理心」而已。由於定期做護蹄,蹄底不用一次削得太薄,護蹄時會先在蹄的一側削出白線,瞭解該頭牛蹄的厚度,再將蹄底適當削薄。至於站立或臥式修蹄哪種方式好,吳振村轉述澳洲專家的看法是,臥式修蹄對懷孕後期的牛隻也許比較好,但其實沒有什麼差別,牧場可依自己習慣的操作方式修蹄。

●本文節錄自《畜產報導》2019年4月號,原文標題〈養牛、修蹄、種草 均達人 弘勝牧場吳振村 獲選模範農民〉。

畜產報導月刊為中央畜產會所發行之刊物。中央畜產會於89年1月1日正式揭牌運作,是農業界唯一經立法通過的財團法人,其中央主管機關為行政院農業委員會。中央畜產會運作模式,與日本依「畜產品價格安定等有關法律」成立之「獨立行政法人農畜產業振興機構」類似,均依法訂定任務,建立產銷調節機制,達到事前預警、穩定產銷之目標,是政府與畜牧產業團體間重要的溝通橋樑。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