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提供/ 畜產報導 文、圖片提供/ 吳俊達(中央畜產會家畜組)

梅桂種畜場自民國64年創立至今,由老中青三代共同傳承,並已培養第四代做為未來接班人。現任場主甘智仁先生為第三代,早年由其祖父甘玉雲先生及父親甘龍輝先生,以祖產換購了10來頭乳牛,並以場主母親甘鄭梅桂女士為牧場命名,就此開啟了甘家超過30年的酪農之路。

第三代接班與時俱進

甘智仁先生於民國82年退伍後即返家接下牧場經營之重擔,發現牧場的管理運作方式在產乳及繁殖育種等方面發展都有限,故當機立斷地將場內體型不佳、配種不易或產乳有問題之牛隻全數淘汰,並不惜成本購入進口牛源,藉以改良牛隻在乳量、乳房、體型、配種、操作性等各項性狀,並在民國91年參加乳牛群性能改良(Dairy Herd Improvement,簡稱DHI),配合測乳結果,調整牛隻管理及飼糧調配等作業。期間也因經營方針改變而與長輩有所衝突,但靠著對信念的堅持與持續地溝通,不只是讓長輩放心接受牧場的調整與轉變,在產乳成績上亦有顯著的成績,在民國92年時已獲得光泉公司衛星牧場之最高單位產能優秀獎,翌年亦贏得酪農界最高榮譽之五梅獎,而同年場內泌乳牛之平均年產乳量更是突破1萬公斤,持續至今已連續獲得數屆天噸牛之獎項,其天噸牛之養成密度亦高居全臺之冠。

引進自動化櫥櫃式擠乳系統之心路歷程

在經營方針的改革收到成效之後,甘智仁夫婦有感於家中人力有限,員工之招募與培育亦不易,大約在6年前在網路上看到國外的酪農使用擠乳機器人的影片後,便開始著手研究,不久後國內設備業者台遠公司通知說,已成為該項設備公司之代理商,夫妻倆即請業者安排行程,遠赴荷蘭參觀擠乳機器人之實際使用情況,並更確定引進機器人擠乳系統之決心。

然而,荷蘭總部因為擔心臺灣酪農引進設備是為模仿山寨,遲未同意這樁買賣,最後老闆娘決定親筆寫一封陳情信寄至原廠官網,「…我是臺灣的酪農,我對這台機器很有信心,很喜歡,我也飛去荷蘭總部參觀過,想問為什麼兩年多了我還不能擁有它?」這封信不只表達了梅桂種畜場對機器人擠乳系統的渴望,也讓該公司位於荷蘭總部的執行長在2小時內決定,要讓梅桂種畜場成為臺灣的第一位客戶。

引進自動化櫥櫃式擠乳系統(以下簡稱自動擠乳系統),除了資金與硬體的投入,包含設備本身大約800萬元,其他現場設施設備、軟硬體等大概100多萬元。一開始讓牛隻適應自動擠乳系統,亦是讓所有人都人仰馬翻,除了原本的擠乳作業、每天還要花3、4個小時訓練牛隻,且隨時遇到操作或設備上有問題,都得馬上聯繫工程師甚至跟外國技術人員連線,疲憊程度遠大於原本的作業。

但當牛開始學會自己走進機器擠乳,除了感動到落淚之外,投入的辛勞也漸漸地看到了回報,並且在經過了6個月之後,以臺灣首家引進自動擠乳系統牧場之姿,舉行了參觀研討會;除了原廠設備公司亞太地區總監親自蒞臨,給予梅桂種畜場感謝及鼓勵,也向與會的各機關單位及酪農先進,介紹公司與自動擠乳系統,同時現場觀摩自動擠乳系統之運作情況及動線,為臺灣的酪農生產作業立下了一個新的里程碑。

自動化櫥櫃式擠乳系統應用研析

臺灣大學徐濟泰教授收集了梅桂種畜場一年間使用自動擠乳系統之前後相關資料,並針對各項內容進行比對分析,發現除可減少每日擠乳工時外,原使用魚骨式擠乳系統每日擠乳次數是2次,自動擠乳系統容許個別牛隻依其意願自由決定每日擠乳次數,結果每頭牛平均為每日2.8次(2.3次至3.0次間),有助提升每日產乳量以及降低體細胞數,平均乳量每天最多增加7公斤(約21%),每天廢棄乳則減少50公斤(約62.5%)。乳房炎頭數以及蹄病頭數從逐月的統計數字,亦可以看到確實逐步減少。

其他像修蹄費用每年減少50%,獸醫費用每年減少40%。水電費用沒有增加,反而微幅減少。設備維護費每年增加5萬,主要是因為自動擠乳系統所使用的清潔劑、消毒劑、定期替換零件都需為原廠指定產品,並依原廠要求定時定量使用,以確保系統完善運作。

使用自動擠乳系統使牛群乳量提高,但並未影響到繁殖效能。一年間以總頭數165頭,泌乳牛76頭方式運作,總共生產20頭小公牛出售,另有67頭女牛全數留下準備使用第二套自動擠乳系統,可以看出每一頭泌乳牛都有成功產仔。

同時,自動擠乳系統等於是具備精料自動餵飼系統,因為每頭牛每天平均進自動擠乳系統3次,就有3次機會依照個別牛不同乳量補充不同精料量,藉以落實泌乳牛群分群管理。

除了對牛的關心,亦有對人滿滿的關懷

在牧場除了自家子弟及員工外,還有一位成員是甘場主在北門農工的學弟-吳承祐,配合學業利用時間到牧場打工;承祐來自單親家庭,從小個性就較內向且帶些憂鬱,但對農牧有興趣,恰巧有次甘場主回母校時詢問是否有人想到牧場打工,承祐即一口答應。因為個性的關係,承祐剛到牧場時,緊張怕生都不大說話,初期做事較不得要領時,也不容易向人請教與溝通,甚至還覺得自己是累贅,然而牧場老闆娘沒有因此辭退他,反而更加的付出耐心與關懷,除了邀請吳媽媽來牧場瞭解現場環境與工作情況,讓吳媽媽能夠放心把孩子交給牧場,同時也用鼓勵、勸導、分享等多種方式,讓承祐能一步步放下心防,完成工作並建立自信,更增進與人的互動。

一年多來承祐從憂鬱小生變積極開朗,且對農牧事業更加有興趣,希望能就讀嘉義大學農場管理系。看到他的轉變與努力,老闆娘與臺南市政府農業局畜牧科長周志勳也都幫忙向嘉大推薦,希望承祐能達到自己的目標。

未來對於自動化生產管理之規劃

由於酪農業的工作幾乎是24小時,對於人力的需求未來將會是牧場經營的一大難題,現階段場內除了引進自動擠乳系統外,其他還使用了刮糞機、自動推草機器人、仔牛自動餵飼系統、感應式自動刷背機等各項自動化設備,結合雲端數據進行現場經營管理,未來的夢想就是TMR日糧完全機械化、拌料及給料都是由機器人代替、場內清潔亦由機器人來執行,並且引進第二套自動擠乳系統等。

當然,這樣的計畫不可能是3年、5年可以實行的,除了牛舍的重新規劃,軟硬體與資金的配搭亦是不可或缺,但為了讓下一代能接班,甚至是臺灣的酪農業能永續經營,甘智仁夫婦仍會朝向目標繼續前進。

小檔案

場    主:甘智仁

牧場位置:臺南市佳里區民安里72-10號

乳牛頭數:150頭

交    乳:光泉牧場股份有限公司

經營特色:全臺首家引進機器人擠乳系統之乳牛場,並規劃朝向自動化乳牛場發展,將人力更有效的做發揮,提升管理效能及產乳質量。

●本文節錄自《畜產報導》2019年4月號,原文標題〈全台首座自動化櫥櫃式擠乳系統 梅桂種畜場 天噸牛競賽常勝軍〉。

畜產報導月刊為中央畜產會所發行之刊物。中央畜產會於89年1月1日正式揭牌運作,是農業界唯一經立法通過的財團法人,其中央主管機關為行政院農業委員會。中央畜產會運作模式,與日本依「畜產品價格安定等有關法律」成立之「獨立行政法人農畜產業振興機構」類似,均依法訂定任務,建立產銷調節機制,達到事前預警、穩定產銷之目標,是政府與畜牧產業團體間重要的溝通橋樑。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