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彭嘉琪 圖片提供/ 苗栗農改場助理研究員 吳怡慧

今年龍眼荔枝蜜統統欠收,不少朋友懷疑到荔枝椿象頭上,苗栗農改場吳怡慧助理研究員笑稱「今年龍眼荔枝其實是沒有開花,跟荔枝椿象沒有關係,很多新聞都怪牠,雖然牠是害蟲,我也要幫牠講一句話,今年與牠們無關。」

龍眼的生產週期,本來就有大小年之分,因為去年開花開很好,所以今年對龍眼來說就是小年;至於荔枝,那是暖冬的關係,今年沒有低溫,以致荔枝無法順利開花。所以說,今年連花都沒開出來,跟荔枝椿象的為害確然沒有關係,然而,沒有花就沒有荔枝椿象了嗎?未必,7月荔枝椿象陸續變成蟲,為免牠們越冬再遺害,遇到荔枝椿象若蟲,農友宜把握時間用藥劑防治移除,或是等越冬的時候,成蟲躲在樹頂30公分處,以物理防治方式「剪掉成蟲」,以期擺脫隱患。

根據苗栗場提供的訊息,荔枝椿象第一筆的資料,是2009年在高雄出現,距今已經10年,荔枝椿象最早是在東南亞國家發現,並於1960年在中國出現。荔枝椿象為害最大的,是龍眼及荔枝,由於主要影響的是無患子科,除了龍眼、荔枝,還包括無患子及台灣欒樹,剛好是台灣造林與行道樹常見的品種。

吳怡慧表示,前幾年接獲有關荔枝椿象的詢問,70%是專業的農民,然而,今年接到的卻是校園,公園,學校等,屬於都市的範圍,其中一個原因是廢棄的龍眼園太多,乏人管理,加上無患子及台灣欒樹均是過去台灣造林常用樹種,這些地方,超越農業的範疇,比較難以防治,造成這幾年的為害主因。

荔枝椿象的生活史是從2月底開始到6月產卵,每一次產14粒卵,經過10天孵化成若蟲,若蟲經過60-80天後羽化,現在7月,田裡會陸續看到成蟲,成蟲經過200-300天棲息於樹上越冬,隔年3月再出來產卵,夏天的時候再攻擊嫩芽,「整個冬天,牠們都會棲息於葉背,在龍眼樹頂0-30公分處,之前我們都覺得很奇怪為什麼那麼大一隻蟲大家會沒有發現,後來發現是因為冬天龍眼樹長得太密集,農民可能沒有去翻就會看不見,所以我們現在都鼓勵農民說冬天的時候去找找看牠們。」吳怡慧補充,在荔枝椿象越冬期間,牠們比較不會動,農民可以剪掉移除。

3-6月為荔枝椿象產卵期,苗栗改良場研究以卵寄生蜂平腹小蜂作為生物防治已有3年,使用苗改場養殖的蓖麻蠶卵,作為平腹小蜂的替代寄主,使得平腹小蜂可以在荔枝椿象產卵期前準備好,並已完成建立平腹小蜂量產及冷藏保存技術,以期達到防治更佳效果,目前田間釋放方式有兩種,一是在可到之處以盒裝釋放成蟲,二是以無人機在遍遠地方釋放卵片,天敵防治方式通常在有機園比慣行園有效。資料顯示,2018年卵粒防治率於有機園在4月下旬高達97%,慣行園則在67%左右;至於2019年的卵粒防治率,3個試點高雄田寮、高雄阿蓮及台中霧峰,分別於4月上旬、5月上旬及3月上旬各自達最高點,依序為87.5%, 94.3 %, 91.7%,達到不錯的效果。

荔枝椿象綜合防治,依卵、若蟲、成蟲各階段有所不同,成蟲可以趁牠們在枝上交尾的時期,以敲打方式把蟲敲下來用塑膠袋綁起丟棄(下圖)。現階段如果若蟲太多,吳怡慧表示,「不希望若蟲變成明年隱患,由於成蟲更難防治,因為牠們會飛無法用藥劑防治,如果現在非常嚴重,希望農民用藥,尤其今年政府其實也對這些防治措施都做補助,不希望民眾放任不管。」

為長遠防治,苗改場目前已建立「平腹小蜂量產及替代寄主蓖麻蠶量產技術」非專屬授權案,提供需求單位及民間生物防治業者進行技轉量產,結合化學防治及物理防治,以期逐年降低荔枝椿象為害。

 

苗栗農改場印製的宣傳單張,宣導荔枝椿象兩種物理防治方式:成蟲敲除法,以及卵片移除法。

苗栗改良場研究以卵寄生蜂平腹小蜂作為生物防治已有3年,使用苗改場養殖的蓖麻蠶卵,作為平腹小蜂的替代寄主,使得平腹小蜂可以在荔枝椿象產卵期前準備好。
記者
彭嘉琪
喜歡食物,愛海愛山,尋找人與自然和平共存的時刻。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