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莊曉萍 首圖提供/ 在南方澳的海味生活

這幾年青年洄遊至農、漁村蔚為風潮,不少介紹地方農產的特色刊物應運而生。鄭雅婕、蔡宛伶和謝昇龍延續2017年參與海鯖廻家計畫的感動,開始「在南方澳的海味生活」的調查計畫;歷經一年多在漁港閒晃、反覆被前輩打臉拉回現實的日子,這群稱自己是海洋文化「幼幼班」的而立青年,7月中將推出《海味幼幼班》刊物,希望連結跟他們一樣吃海鮮,卻不識海洋的年輕人,一起探索複雜又迷人的漁業世界。

鄭雅婕、蔡宛伶和謝昇龍因2017年「海鯖廻家」計畫相識,相對於計畫結束,志工們各自回到原來的工作崗位,他們則是選擇留在南方澳、深化對漁業的認識,在2017下半年啟動「在南方澳的海味生活」。蔡宛伶回憶,這一年半就是不停被前輩打臉、刷新價值觀的日子,像是常聽到鯊魚捕撈議題,一般人可能獲得的訊息是,華人文化愛吃魚翅、漁民狠心割鰭放生,實際上國內已有針對鯊魚捕撈的規範,不少漁民也願意遵守,而且不只是華人文化吃魚翅,歐洲等國也有吃鯊魚肉需求,單純將漁業議題歸咎於單一的答案,並無助於認識現況、解決問題,這不只是團隊的心得,更是《海味幼幼班》想努力傳遞給讀者的訊息。

這次爲推廣《海味幼幼班》創刊號,團隊搭配團購及抽水產的服務,希望讀者不只是從文字認識漁業,更能從烹調、食用的過程,感念大海的和漁民的辛苦付出,蔡宛伶笑說,自己曾到日牌連鎖漢堡店吃蝦排堡,「一咬,就知道這不新鮮,因為曾吃到新鮮的漁貨,身體會知道,之後就再也回不去了」。不過,推動團購的過程並不容易,原先團隊想要連結第一線生產者與消費者,讓產地可直送餐桌,但其實許多漁民早有自己銷售的管道,零售對於漁民來說助益不大,甚至會造成困擾,因此他們摸索了一段時間,才找到與漁獲加工廠合作的方式。

這也是蔡宛伶認為,都會區民眾要認識漁業比較困難的地方,不像是陸地農作物的小農市集等多元管道,漁獲因保存條件差異,且料理的方式也需要多些技巧,民眾不容易累積分辨漁獲好壞的知識,因此他們也希望刊物能作為民眾認識漁獲的橋樑,「海鮮造假技術層出不窮,最好的方式就是培養五感辨識的能力。」蔡宛伶說。

這份刊物雖然輕薄,卻盛載了這群初入漁業青年的複雜心思,鄭雅婕主責漁港田野調查及撰稿,蔡宛伶以活潑的插畫轉化成親人的內容,讓讀者能無負擔地一頁接一頁,謝昇龍因生涯規劃短期離開。蔡宛伶表示,一年半的時間要理解臺灣豐富的漁業型態和文化,其實是很有限的,他們希望以自己「幼幼班」的角色,做自己可以做的事情。今年在文化部「青年村落文化行動」的支持下,團隊預計會出2期刊物,也會慢慢在粉絲專頁上「在南方澳的海味生活」分享團隊近況,希望拉入更多渴望認識漁業的年輕人成為「幼幼班」同學。

《海味幼幼班》創刊號部分內容,蔡宛伶認為好好處理一條魚、最後恭敬地食用,整個過程很療癒,也是感念大海和漁民最好的方式。(圖/在南方澳的海味生活提供)
2018年「在南方澳的海味生活」曾辦理真人圖書館活動,邀請新住民姊妹與漁工分享在南方澳的故事。(圖/吳品萱拍攝提供)
記者
莊曉萍
被富里好山好水擄獲踏入農業大圈子,希望更多認識台灣風土。 chsp@agriharvest.tw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