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賴秀穗(台灣大學獸醫專業學院名譽教授) 攝影/ 陳彥尹(圖為健康豬隻)

口蹄疫是一種非常古老的動物疾病,1514年在義大利出現,是國際及經濟上非常重要的疾病,因為它對畜牧業的危害很大,也是一種國與國間的非關稅貿易障礙的疾病。在畜牧業發達的國家,如美國、加拿大、英國、丹麥及日本等國都曾經發生過口蹄疫,這些國家在發生口蹄疫後,均立即採取撲殺手段,因此都在很短的時間內將它撲滅,東南亞國家如泰國、越南、馬來西亞、柬埔寨、印尼、寮國及中國等等,都是口蹄疫疫區,台灣自從光復以來有70多年未發生過口蹄疫,但在1997年淪陷了。

口蹄疫是由一種核糖核酸(RNA)病毒所引起,有七種血清型(A,O,C, SAT-1, SAT2, SAT3 及Asia-1),各型之間沒有互相免疫的保護作用,都會感染偶蹄類動物,如牛、羊、豬及鹿等,感染的動物在蹄及口部會產生水泡,因而得名。在東南亞地區盛行的口蹄疫病毒,包括A,O,C及 Asia1四種血清型,台灣在1997年發生的口蹄疫病毒來自中國,是一種變異O型的口蹄疫病毒,只會感染豬不會感染牛羊,稱之為豬的O型口蹄疫病毒,僅出現在中國。但在1999年,從中國走私到金門的牛隻發生的口蹄疫病毒,是屬於一般的O型病毒,可以感染所有偶蹄類動物。

哺乳中的年幼動物,感染口蹄疫的死亡率可高達100%,但對育成中的年幼及成年動物的死亡率,約為15至30%。死亡的主要原因,是因為心臟的壞死病變(虎心,Tiger heart)。口蹄疫藉空氣傳播,病毒藉空氣可傳播到數公里外的豬場或牛場,口蹄疫有疫苗可以預防,但初次發生時都採全場撲殺措施,一旦使用疫苗後,要再根除口蹄疫就需要一段很長的時間。

筆者在1974年就在美國梅島(Plum Island)惡性動物傳染病中心,接受口蹄疫及非洲豬瘟的診斷及防疫訓練,對口蹄疫及非洲豬瘟已有相當的認識,在台灣又從事豬病的教學及研究,談到台灣發生的口蹄疫就非常嘔氣,口蹄疫再怎麼可怕難纏,台灣也不應該受到口蹄疫糟蹋了22年之久,許多養豬業者不應該傾家蕩產,國家不應該因口蹄疫損失幾千億的經費,這是誰的責任呢?

1997年3月18日上午10時,我正要上豬病學課的時候,接到北部某豬場打來的電話說「教授、我們豬場分娩舍的哺乳小豬全部死亡…」,我請場長回分娩舍查看母豬的乳房是否有水泡,場長回報說:每頭母豬的乳房都出現很多的水泡,專業告訴我那是口蹄疫。下課後趕往豬場查看,發現也有數頭的小豬感染死亡。當天我與防疫單位聯絡,他們回應已經知道了。

1997年3月20日農委會發佈震驚社會的大消息,「在竹東某個養豬場有豬隻感染口蹄疫」,但同日由台北至屏東有10個縣市的動物疾病防治所,也報告當地有口蹄疫疫情,由此可知道竹東不是口蹄疫的第一爆發地點,後來解析,口蹄疫應該在1997年初時就登陸台灣了。養豬業者及地方防疫單位,因不懂口蹄疫導致延誤疫情的發現及通報,或是隱匿疫情?不論如何,造成不可收拾的局面已成事實,當日我在報上發表一篇文章「口蹄疫登台、畜產業面臨大風暴」。

隨後,防疫單位發佈有兩型口蹄疫病毒(O1及Asia-1),同時感染台灣的豬隻,這是一個錯誤的診斷,事實只有一種O型病毒的感染,但防疫長官堅持有兩型的感染並說,「採購兩型的混合疫苗係為避免誤判」。最後經專家會議後,改採購單一價O型疫苗,兩型疫苗一劑量40元,一型疫苗8元。在更改疫苗的採購時,政府已多浪費將近一億元的疫苗採購費用。

疫情爆發後因為各地的豬隻死傷嚴重,開始撲殺感染場的全部豬隻,但在口蹄疫爆發3天後,才宣佈全國的豬隻禁宰禁運,只執行了5天,對疫情的散播絲毫沒有幫忙。全場撲殺的防疫措施,在撲殺掉350多萬頭後,突然喊卡。在4月底更改採用全面疫苗注射的防疫措施,這針口蹄疫疫苗打下去,使口蹄疫病毒留在台灣長達22年之久,每年需要約10億元的防疫經費,誰該負起這個責任?

2006年農委會啟動了口蹄疫撲滅計畫,每個豬場利用數頭未免疫的小豬當哨兵豬,來檢測豬場內是否尚有口蹄疫病毒的存在,每一階段都增加哨兵豬的頭數,分數個階段進行撲滅計畫,這種很保守的撲滅口蹄疫策略,進行得很順利,到了2007的年底,已有80%(4百多萬頭)的豬隻未接受口蹄疫疫苗的免疫,也沒有發現任何口蹄疫的臨床病例。在最後要拔針的階段,僅剩1百多萬頭豬還在接受疫苗的免疫,但2008年主政者擔心拔針後,爆發大規模的口蹄疫疫情,遂終止了口蹄疫撲滅計畫*,台灣540多萬頭的豬隻,全部再施打口蹄疫疫苗,每年又要再花費約10億元的經費來防疫口蹄疫。

2016年政黨再次輪替,2018年新政府重啟口蹄疫撲滅計畫,這次撲滅計畫與過去的方法不同,沒有分階段性的實施,7月1日全面停打,全國的豬牛羊不再施打口蹄疫疫苗。2019年7月1日拔針後已經1年了,未發現任何的口蹄疫病例,顯然的撲滅計畫已經成功了。防疫單位正在整理必需的資料,向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申請台灣為口蹄疫非疫區,等待2020年5月,OIE大會審查通過後,台灣才會正式成為口蹄疫非疫區。

防疫的成敗,不論是防止新疾病的入侵,或清除境內已有的惡性傳染病,往往決戰在第一線,換句話說,就是掌控在畜牧場的主人;口蹄疫能夠撲滅及未來能夠阻止非洲豬瘟的入侵,全掌控在你們的手中。

編按: 根據2010年4月《動植物防疫檢疫季刊》24期資料顯示,2006年時,政府曾先後於澎湖、臺灣本島以及金馬地區規劃與實施階段性疫苗停打,到了2009年已有9成養豬場拔針,不過,當時非結構蛋白抗體陽性的驗出比率偏高,加上2月北中南又陸續傳出口蹄疫個案,在產業界籲請下,同年只好恢復全國性疫苗注射。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