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莊曉萍 首圖提供/ 陳安茂

禁用巴拉刈政策的支持與反對方在輿論上交鋒不斷,20日農委會召開記者會統一對外說明劇毒農藥退場政策以及替代方案,也邀請數處農會總幹事、第一線農民現身說法,不使用巴拉刈不僅能提升產品形象,也可以減少農藥長期對身體危害的機會,其中轉型8年不噴巴拉刈的產銷履歷紅豆農陳安茂表示,自然落葉人力採收成本提升近7倍,即使販售價格比較高,但支持農業價值的消費者仍會買單,因此生產者不用擔心。

農友現身支持巴拉刈退場 不用除草劑對環境友善、更提升品牌價值

麻豆區農會總幹事孫慈敏以區內文旦農為例,隨著友善農業的概念推廣越久,其實有不少農友覺得除草劑對於環境不友善,選擇對土壤和作物更好的草生栽培,此時農委會的小型機具補助方案對這些農友的幫助就很大,目前為止就接到近1千件的申請案,因此巴拉刈退場,這些農民是支持的。

目前巴拉刈最難被取代的功能是採收前的落葉功能,屏東紅豆青農陳安茂表示,過去也噴了2至3年的巴拉刈,但一次採收遇上下雨,導致植株快速腐爛,紅豆也因為落葉劑的關係,豆莢失去保護力,所以「黑粒仔」的情況很嚴重,一念之間就決定不要使用落葉劑,採用日光曝曬、植株自然落葉,還是可以用機器採收,雖然會比一般使用落葉劑的農友晚近一個多月才採收,但堅持不在採收前使用藥劑是品牌對消費者的承諾,也是有助於去除外界對紅豆採收前使用農藥的負面印象。

另外,因為沒有用藥,若植株落葉的時間太晚,就會啟動農村的「婆婆媽媽軍團」到田區用人力採收,一分地的成本提升7倍,反映在價格上,可能有些人會覺得貴,但支持理念的消費者還是會買單,因此生產者不要害怕沒有市場。

同一產區的老鷹紅豆契作團體代表林清源也贊同陳安茂的想法,「沒有巴拉刈,農民還是可以生存,甚至是加分條件」,目前合作的200名農民都是沒有噴巴拉刈,透過團體的力量,統一派藥、噴藥管理是更好的管理方式。日前才遇到長期噴巴拉刈農友,即便有戴口罩,巴拉刈還是讓他鼻粘膜變薄,一打噴嚏就會流1到2個月的鼻血,這種劇毒農藥應該要退場,雖然沒有立刻危害,但長期對農友身體還是會有影響。

採取日光曝曬自然落葉的紅豆田。(圖/陳安茂提供)

防檢局持續推動劇毒農藥退場 巴拉刈退場待代噴制完善有風險

農委會動物植物防疫檢疫局局長馮海東說明,劇毒性農藥退場及限用政策,自民國60年就陸續在推,至今已禁用145種農藥,102年更陸續禁用30種高危害的農藥,以及限用87種農藥,隨著農業栽種技術成熟,對環境影響和生物風險高的農藥也會持續退場。其中,巴拉刈是在58年由農業局核准登記,因毒性高,在72年即列入劇毒農藥管理,92年有因噴灑的暴露風險,配合開發粒劑,但有農民反映效果不佳,後續只能透過上鎖農藥箱、購買管理,以及發展代噴等方式進行管控。

對於輿論提到「巴拉刈只是管理制度不足,不需要完全禁用」的看法,馮海東回應,104年防檢局就有規劃巴拉刈代噴的服務,但因對農民來說成本提高,當時反對的聲浪不斷,推動的程度很緩慢。目前國內農藥管理制度相對健全,但代噴的制度管理強度還不到位,像是拿到代噴證照的人到底在哪裡執業、開業,地方政府掌控不到,「不能將這種高風險的東西,交給一個不成熟的體系。」每年就有約200人因巴拉刈死亡,因此現階段禁止風險較高的巴拉刈是有必要的。另外,防檢局也努力在做植物醫生的制度,以及代噴服務業的證照及法制管理,希望降低農藥誤用的情況。

(圖片/防檢局提供)

記者
莊曉萍
被富里好山好水擄獲踏入農業大圈子,希望更多認識台灣風土。 chsp@agriharvest.tw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