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攝影/ 余世芳

在屏東縣大武山下,駛離萬巒鄉主要幹道轉進一旁蜿蜒小徑,正是萬金畜牧場的所在地。周遭環境有著遠離塵囂的靜謐,除了突來乍到的人聲與汽車引擎聲才會劃破和諧的自然樂章。但是,聽說牧場裡的雞是用「搖滾」來飼養,難道隔著牆的雞舍內,牠們正聽著猛烈的搖滾音樂吃飼料?

披著一頭長至肩膀、褐金色直髮的萬金畜牧場主人陳健福,既瘦且高,彷彿揹上貝斯,刷起弦來,立刻化身為搖滾樂手。辦公室2樓竟然是一間具專業水準的錄音室,並曾錄製出版搖滾音樂合輯。令人好奇搖滾可以養雞?如何用搖滾養雞?

帶著搖滾靈魂,回鄉卻展開被選擇的人生

這要從陳健福的青春時代談起。他熱愛搖滾音樂,就讀臺灣海洋大學時創立熱音社,參與第一屆北區大專搖滾聯盟,並在臺灣大學校門口廣場舉辦音樂會。在「文創」還不知為何物的年代,搞樂團、舉辦演唱會是不折不扣的「地下」,當時舉辦演唱會須靠各大學社團齊力支援,經費依賴小額募款,這些非主流活動得以運作,憑靠的是年輕人對音樂的熱情。

帶著一身搖滾魂的陳健福,燃起對錄音與唱片製作的興趣,服兵役前即使忙碌於準備航海相關執照考試,還抽空到楊大緯錄音工作室擔任助理,即使沒支薪也樂在其中。從海軍退伍隔天,尚未回到距離不遠的屏東縣老家,便立刻從高雄市左營區直奔臺北市。

萬金畜牧場辦公室2樓設立錄音室,對陳健福而言是結合事業與志業,得以在農業領域延續音樂熱忱。

「那時還有著搖滾夢啊!」陳健福為了逐夢與築夢,沒日沒夜地白天在電子廠擔任工程師,其他時間則進錄音室、兼任紫色貓、Five Players、Dragon等搖滾樂團貝斯手與吉他手,為興趣打拚。這樣的工作與生活型態,雖然忙碌,對他來說是甘之如飴,但對父母而言,是對兒子的不捨,加上當時經常報導科技業過勞死的新聞,更讓兩老擔憂不已。

父母發動無數次親情攻勢,陳健福終於投降了。2000年回鄉後,他形容那時心境簡直是「整個生活從彩色變黑暗」,因為必須放棄原有的高薪科技業與搖滾樂團。既然要從頭開始,但如何起步卻不是由他來決定,從事蛋雞飼養的兄長已先幫他設定「從事畜牧業相關工作」,並引薦到臺南市柳營區大成長城企業股份有限公司,成了飼料業務員。

從不知道如何搭話,到可以與客戶輕鬆閒聊,業務工作正上手時,父母又決定買下一塊地蓋畜牧場,並指明要由陳健福來經營。他感嘆,當時回鄉後一直沒有自己做主的權利,回顧那段過程,總有「一直被做選擇,被推著走」的感受。

轉換心境自己掌舵,投入畜牧業搖身一變成為科技農民

雖然有著身不由己的無奈,但身為搖滾人還是有些不妥協。畜牧場蓋好時,陳健福並沒有馬上辭掉工作全心投入,反而交由父母代為經營,自己仍過著週間擔任業務員,假日就往臺中市、臺北市跑,重回搖滾圈練團的生活。

直到2003年,陳健福至今仍深刻記得,正值火熱的7月夏季,萬金畜牧場卻發生跳電意外,接到消息後連忙趕回,也來不及搶救,養了30多天準備出車的雞隻因此死了大半。這個事件讓他開始省思自己,「該怎麼面對接下來的人生,因為一次的失敗,後面就累積了一堆的負債。」這也是他第一次體悟到「要思考錢的問題」,最後決定辭職專心養雞,也告訴自己搖滾夢就此結束。

萬金畜牧場導入智慧化管理,陳健福化身科技農民,透過手機、電腦即可遠端監控雞隻成長狀況。(圖片提供/萬金畜牧場)

陳健福跑業務期間,看遍多數畜牧場皆是開放式、搭帆布、一臺大電風扇往裡頭吹的傳統式雞舍,自家畜牧場也不例外。但是,這樣的飼養方式「實在太耗費人力了」,無週休二日,且24小時都被畜牧場綁住,只有出雞後清洗雞舍的空檔才能稍微喘息。正式接手萬金畜牧場後,他計畫翻新設施。不過,因為自己還是畜牧業新手,只得靠兄長幫忙找廠商洽談。

原本抱著「被選擇的人生,你幫我問、幫我講好就好」的心態,但在旁聽久了,獲知2009年3月在泰國舉辦亞洲國際集約化畜牧展覽會,此時陳健福也開始轉換心境,想認真地發展這個事業、學習新方法,於是積極把握可以打開眼界的機會。

亞洲國際集約化畜牧展覽會中,國外參展廠商展示環境控制、智慧農業等科技設備,對在學期間曾學過磁碟作業系統(DOS)的陳健福來說再熟悉不過,靠指令運作的資訊科技能運用於農業,使他更有信心調整傳統飼養方法,甚至成了傳統農業中的「科技農民」,在展覽會中即下單購入一套德國肉雞籠養系統。很快地,2009年11月建置完成,正式投入生產。

幼雞籠養18~20天後,會移至寬敞的平飼空間,能夠充分活動,這裡被稱為二段飼育法中的健身民宿。(圖片提供/萬金畜牧場)

「因錯得福」二段飼育法,成、幼雞分開飼養降低病害

不久,高科技舶來品開始出現「水土不服」的狀況。臺灣的潮濕氣候造成零組件易被腐蝕,原有抓雞器具等周邊設備與其不適用等問題接連發生,「可是2千萬耶!」陳健福一想到投入的資金,「怎麼可能買了之後把它當垃圾。」所以仍是想辦法克服問題。雖然因此練就一身耐性,但屢屢因為成雞易瘀傷、上下籠換肉率有差異等問題,而被電宰廠「嫌棄」,一度萌生不如將雞籠全拆光的想法。

陳健福友人勸他打消念頭,並建議比照飼養蛋中雞方法,將幼雞養大後再轉售其他雞農飼養,以求物盡其用,但這樣還須費心尋找買家,雖然沒有採納,反而萌生一個靈感。當初萬金畜牧場2棟雞舍只有1棟改裝德國肉雞籠養系統,新舊並存之下,成為大膽嘗試二段飼育法的實驗場域,幼雞飼養在雞籠裡,成雞則移到另一棟平飼。這個「因錯得福」的創新飼養法獨步臺灣,不再讓他被電宰廠嫌棄,還奠下自創品牌的良好基礎。

二段飼育法是套用電腦程式設計中「多執行緒」概念,將雞隻飼育期拆解成兩個階段,並分別在2棟不同設備的雞舍中執行。雞隻從雛雞到可出雞階段約需35天,幼雞先待在採用德國肉雞籠養系統打造的封閉式雞舍,像公寓般籠養18~20天後,再移送至另一棟封閉式雞舍,採平飼提供成雞足夠活動空間,待約15~18天後即可出雞。

萬金畜牧場採用空白飼料,故貨車必須確保未運輸過其他飼料,以免空白飼料受到汙染。

為減少幼雞移動過程耗費的時間與人力,以及減低移動造成損耗,陳健福特別訂做大型軟墊,幼雞從貨車車斗傾落時,可以先落在軟墊上,再經由人工往左右側撥開後,即可開始適應新環境。因為各飼育階段雞隻在同一場地飼養時間不長,病毒還來不及蔓延,雞隻就已搬家或出車,故能降低管理缺失及減少病害發生。

此外,為了確保雞隻生長不受外在環境氣溫變化影響,以及發育速度一致化,加熱保溫的供暖設備與控制睡眠時間的定時光照等基本環境控制設備一應俱全。

為了將出錯率降到最低,2007年在雞舍重要位置安裝較高階監視器,以便能隨時觀看電腦與手機即時影像,了解雞隻生長狀況。此後,陳健福更進一步架設遠端感測器,將每棟雞舍溫、濕度等數據回傳到特定電腦伺服器,以此為基礎收集大數據,未來用以研發更精簡的飼養方式,甚至做到無人飼養。

以父親角色創立,無藥物飼養的安心雞肉品牌

陳健福一直記得,當他在臺北市希望廣場展售自有品牌生鮮、冷凍雞肉時,曾有消費者以「有人可以在山上養500隻雞且養得很好」為例,質疑商用畜牧場的飼養方法,他回應對方:「某棟房子分別住1人與100人,生活方式會有很大差異。」對方一聽就明白,要讓100人都能吃到飯、洗到澡,是件不容易的事。而他努力克服管理困難,也進一步挑戰直接面對消費端的品牌經營。

身為兩個孩子的父親,陳健福說起當他看著臺灣經濟景況逐步滑落,思考往後的路時也想到小孩的未來,「我是以一個父親的心情,想著如何規劃這個事業。」從這個角度思考後,就決定創造尚穀雞與搖滾雞二大自有品牌。讓陳健福有信心推出自有品牌的原因,也與小孩有關。有感於小孩的學校營養午餐肉類品質並不好,他自認沒有力量促成體制改革,但至少可以從自家飼養做起,如何在不用藥物的原則下把雞養得好。

萬金畜牧場的飼料不添加藥物,而是以進口食用精油及天然穀物製成。

陳健福分析,雞隻常面臨的疾病分為呼吸系統、消化系統,而添加抗生素是為了降低消化系統疾病發生。因此,自2013年起他決定在雞隻飲用水中添加自歐洲進口的食用精油取代抗生素,強化雞隻消化系統,降低罹病率。另一方面,採取成、幼雞分棟短期飼養,環境病毒來不及孳生,自然無須依賴藥物抑制。

另一方面,陳健福餵養雞隻的空白飼料選用不添加藥物、以純天然穀類為主要配方,且飼料生產線與物流貨車未與一般飼料混用,雖然成本較高,但更能確保消費者食用安心。

採用無藥飼料的優勢,加上具備產銷履歷農產品標章、SGS檢驗合格、向兆豐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投保千萬元產物保險等保障,陳健福有足夠氣魄推銷自家產品。除了透過社群網站販售,並勤跑希望廣場直接面對消費者,也多方拜訪各大通路,成功上架於棉花田生機園地、固定供貨給老四川巴蜀麻辣燙。

為了2018年農人祭音樂節,而在萬金畜牧場拍攝宣傳海報,展現只要堅持、不妥協,務農也可以很搖滾。(圖片提供/萬金畜牧場)

農業結合搖滾音樂,事業中也能延續志業

萬金畜牧場步上軌道後,於2006年將辦公室2樓改建為錄音室,提供屏東縣高中學生練團、出唱片合輯的空間與機會,甚至還自掏腰包在2014、2015年於高雄市駁二藝術特區舉辦「南團鬥陣」演唱會,作為成果發表。

一邊忙著養雞,一邊熱衷培養搖滾音樂人才,生活中的兩條平行線,引發陳健福思考:「同樣都面臨生存問題的農業與音樂,難道不能結合在一起嗎?」因而匯聚多年能量在屏東縣舉辦2018年第一屆「農人祭」音樂節,「聽搖滾音樂,也能認識農業、挺農業!」是他的初衷。

萬金畜牧場中的雞不是聽搖滾樂長大,對於自有品牌行銷納入搖滾元素,因此被稱為「搖滾雞農」而有些不安的陳健福,為此還向音樂圈老大哥請教是否不妥,但老大哥的一句話點醒他,「搖滾就是堅持,就是不妥協。」他才釋懷,一路走來無論是堅持養雞品質、結合在地青年農民、培養音樂人才乃至辦音樂會,展現的正是「搖不死,滾不倒」的搖滾精神。

本文轉載自《豐年雜誌》2018年10月號。《豐年雜誌》電子書平台,請參考:udn讀書吧TAAZE 讀冊生活HyReadZinio華藝線上圖書館Kono

特約記者
余世芳
畢業於政治大學勞工研究所。自大學參加異議性社團中興法商青年社開始,參與工學聯合行動,即至研究所時期從事亞太勞動快訊社編輯工作。除關注全球化下的工人階級議題,亦曾是跨國工運「台灣聲援尼加拉瓜工人行動」成員之一。爾後即陸續進入第一銀行、臺灣企銀、華僑銀行與兆豐銀行等工會蹲點工作,並由工會資助先後撰寫《十年耕耘,鮮花綻放──台灣銀行員工會奮鬥史》、《團結,從工會開始:臺企銀工會0908罷工紀實》等書。透過工作就近了解台灣農業、農村與農民現狀。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