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攝影/ 何嘉浩

臺灣除了有第三方有機驗證的有機農產品外,以友善耕作政策推動的友善農產品,或是參與式保障體系(PGS)生產的農產品,在目前國內都不能宣稱是有機,這樣消費者能理解及接受嗎?
然而在韓國Hansalim韓莎林合作社除了協助第三方有機驗證的農民銷售外,還建立一套內部評估的PGS系統,通過評估的農產品,售價可以比照有機等級來販賣,取得較高的利潤,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繼上篇〈如何讓消費者參與有機驗證?專訪國際有機運動聯盟副主席張惠善〉一文,提及國際有機運動聯盟(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Organic Agriculture Movements,簡稱IFOAM)為何要推行有機3.0,以及對於臺灣有機農業之看法。此次,農傳媒再度透過專訪IFOAM副主席張惠善,請她以Hansalim韓莎林合作社為例,並以第一人稱之角度,談談國外如何推動PGS。

有機3.0的推動,PGS(參與式保障體系)及民間團體是建立信任的要角

在韓國,鼓勵農民從事有機農業的方式,有PGS(參與式保障體系)還有Hansalim韓莎林合作社(以下簡稱Hansalim)。其中,我認識Hansalim的合作農民已經很多年了,他們非常的老實,耕作方式非常有機,有時候還比經第三方驗證的有機更加有機。

由於第三方驗證機構,派員來到農田跟農民稽核,一年只來一次,所以PGS和第三方驗證的差別在於,第三方驗證比較不了解農民,除非每一年來驗證的都是同一個人,並且與農民關係良好(但有的國家法律規定不能如此)。但實際情形是,今年一個人來,明年換成另一個人來,他們稱檢驗過的為有機農產品,但並不代表產品通過有機驗證的這些農民都有好的有機觀念。不過,在優良的PGS系統裡,會有農民、消費者、專家的參與,每個人都可成為這個系統的一部分,你可以是學校老師、學者,並透過與農民交流進而去了解他們。

為讓消費者都能安心採購,Hansalim合作社內的各式蔬果農產品,在販售之前皆須經由評估方可上架。

我印象中南非有一個PGS單位,他們先去感動農民,與他們建立關係,這很重要。而第三方驗證主要重視的,還是偏重金錢及商業利益,而不是與農民建立關係。農民會犯錯,有時也沒意識到錯誤,但如果農產品發現有農藥,只一味指責農民,也無法實際解決問題。在PGS系統,我們教育農民,給予農民動機去種植有機產品。另外,重要的一點是,他們知道農民哪裡犯錯,並給予協助,這很重要。我覺得有機最重要的,是相互信任與建立關係,而不是只重視生產及資材投入。

韓國Hansalim合作社,如何與非第三方有機驗證的有機農民合作

有部分的Hansalim的農產品是未經有機驗證的,但是韓國消費者將Hansalim與有機驗證農產品劃上等號。事實上,透視Hansalim的食品規範,是韓國最為嚴格的,合作社僅和具有品德且誠實的農民購買產品,且每一位入社的農民皆得經過合作社評估。

如今合作社的規模非常大,同時還會提供農民一系列的訓練過程。首先,先請農民前往安排好的農場,學習有機耕種的方式,整套有機農業訓練估計得花1~2年。在這過程中,Hansalim將會逐步確認此一農民為概念良好的有機農民。Hansalim的規範,可說是比IFOAM還嚴格。

雖然訓練無須給付費用,但卻很嚴格、累人。剛開始農民會覺得很困難,每周一次,還得和其他農民一同學習,有時候對於農民而言,也許會稍稍喘不過氣。不過在瞭解農民之後,Hansalim也會適度推薦適合農民的訓練方式,並有耐心陪伴,藉以降低農民對於訓練的不適感。

農民與社員自我驗證」,家庭主婦當推手

最後,農民的種植成果會賣到Hansalim商店。Hansalim有自己的銷售系統,消費者及其他地區的農民都可前來檢查,社員亦十分多樣化,有老師、也有像我一樣的人會來檢查。

韓國的家庭主婦也會適時地提供相關建議,此舉有利於合作社與小農端瞭解消費者的需求。

有的女性社員非常聰明,例如家庭主婦,農民常常說家庭主婦是最可怕的人類,當這些家庭主婦發現有什麼不對勁的時候,會主動告知這些農民,例如當農民只重視生產時,主婦們反而會告知他們,同步也要考慮生態環境等面向。

由於農民與主婦間的關係,並無牽涉到第三方驗證,所以他們將這稱為「自我驗證」,以確保食品是安全的,不過這並不被韓國官方列為驗證的有機農產品。

有機驗證與Hansalim驗證並行,關鍵在於市場經營

目前與Hansalim具有合作關係的農民們,約有2,200位,我們曾問過Hansalim:「你們有多少農民沒有經過有機驗證?」他們答道:「約40%。」我們續問,「為何他們不採行驗證呢?」然而,Hansalim卻反問說:「為什麼要驗證?我們有自己的商店啊。」

因此若將這些未經驗證的Hansalim有機農產品包含在內,韓國的有機產品比例將有可能增加至20%。就IFOAM的角度而言,瞭解了這樣的情形也認為,「也許是時候認可『自然農法』或其他驗證方式了。」像是PGS驗證當然可行,並且還需要包含不同模式。

過往我們只是注重在驗證方面,想要建立對農民友善的驗證方式,而這就是有機農業2.0的問題,發現限制過多,會把小農排除在外,導致許多農民的農產品,因驗證的限制,而無法成為有機農產品,但放眼全世界,小農的占比卻高達70%。小農很重要,我們想要把他們包括在內。

除了各式蔬果農產之外,Hansalim商店內也同步販售各式日常用品,便於主婦們採購。

關於印度等其他國家推動PGS的觀察

相對於有機驗證,PGS是另一個制度,所有的PGS都是無農藥的,而我較偏好PGS的原因,是因為規則非常清楚,像是印度即是如此。因此,我也建議PGS跟其他驗證系統應有所區分。

印度是從非政府組織(NGO)開始推動PGS,集合農民推動後,再提案給政府,邀請政府一起推動,因此也有官方版的PGS。而印度政府部門的PGS較有彈性,NGO的規定則比較嚴苛,農民可以在政府網站登記認證,而不用去找NGO。另外,再以越南與吉爾吉斯為例,由於越南政府不承認PGS組織,對此民間組織相當不認同;吉爾吉斯方面,雖政府有自己推行的PGS,但政府卻排除農民參與PGS,此舉也是很不開明的行為。

由上述案例可以得知,無論是有機驗證或是PGS,都是驗證工具的一種,重點在於各個國家的政府及民間的心態,以及如何運用這些工具來發展有機農業才是關鍵。同步與有機驗證相比,PGS除了驗證外,還能扶持有機農民成長,因此如果要建立PGS系統,不只消費者要參與,農民更應該參與,才能讓有機農業的發展更寬廣。

延伸閱讀

參與式保障系統PGS如何開創有機農業新局?

借鏡韓國Hansalim合作社:以農民為主體,聯合消費者共好發展

期待永續農業能往專業、共好思維下實踐的農業從業人員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