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林務局 圖片提供/ 花蓮林區管理處

林務局花蓮林區管理處和國立東華大學團隊耗時5年,訪談26位耆老,出版《森林‧部落‧人──太魯閣林業史》和影像集。在太魯閣林場開發過程中,興建三號隧道堪稱是最重要的工程。三號隧道又稱「籠翠隧道」,1954年打通,長達395多公尺,是太魯閣林場中最長的隧道,使得伐木作業可深入帕托魯山、太魯閣大山心臟,帶來林場黃金盛世,嵐山工作站也在1960年正式設立,成為太魯閣林場指揮中樞。

木材產業興起──三號隧道

在太魯閣林場諸多工程中最具傳奇性的工程莫過於興建三號隧道了,工程名稱為「太魯閣主線第三號山洞開鑿工程」。三號隧道又稱為「籠翠隧道」,為太魯閣主線最長的隧道,位於嵐山分場之29林班。以當時的技術水準而言,工程難度不低,但興建隧道,延伸伐木運材路線是林場持續經營的命脈,此隧道同時也是由嵐山分場進入18林班的入口,其重要性不言可喻。

太魯閣林場山地運材鐵路起點為新3段索道之3號索道發送點,籠翠隧道入口於太魯閣主線K2+931.95公尺處,隧道出口於K3+327.04公尺處,隧道總長度為395.09公尺,由海拔1,980公尺爬升至1,985公尺。隧道工程於民42年(1953年)6月10日開工,民43年(1954年)7月31日完工。原招標預算為586,411.85元,由臺灣省省營之「臺灣工礦股份有限公司」花蓮工程處承攬,但因錯判地質狀況、材料與工資估算嚴重誤差,導致工程進展並不順利,因而提出追加工程預算130,622.25元,最後總決算金額為717,034.10元。註148

因為工程進度不順利,工人人數與工時不足,且常有工程停頓之情事,為督促三號隧道能如期完工,太魯閣林場特別派遣白土炎技師駐地監工。太魯閣林場依據白技師之提報,於民43(1954年)2月23日呈文木瓜林管處,說明業者擅自停工之經過情形。 ⋯⋯花蓮工程處因自二月一日起工資尚未發給,而今又致絕糧,工人無法繼續工作,自二十日全部停工,一部工人以致歸散。主該處工地負責人何步武自二月十五日離開工地至今未返,無法催責,茲將情形謹報鑒核。註149

臺灣工礦公司開始時低估執行預算,財務情況不佳,積欠工人工資,導致工程進度緩慢、施工效能低落;應該購置之隧道通風設備亦始終無裝設,每一次炸藥爆破,皆須等候數小時,待山洞內塵土落定後,才能繼續入洞開鑿或搬運,每日的開鑿不過幾公尺,嚴重影響原先預定進度。工人薪資遲遲無法發放、亦無法繼續供應工人之伙食,工人無心趕工或甚至歸辭。太魯閣林場應業者要求,以及迫於本身對於第三號隧道通車之需求性,遂以太魯閣林場公文呈臺灣省林產管理局請求變更工程預算,以增加財務面的可執行性。重要的變更以工程施作為主,項目如下:

(1)增加200公尺支保工、合撐架200公尺,以及堅岩、軟岩挖方增加。(2)出入洞口挖方坡度由三分改為五分,並增加土石挖方。(3)每立方公尺硬岩炸藥由1.3公斤增加為1.5公斤,軟岩炸藥由0.8公斤增加至0.9公斤,雷管與導火線增加等。註150

臺灣工礦公司以趕工為名,進一步要求借用太魯閣林場之圓鋸機及引擎、以及可以伐採29林班之殘立木,做為合撐架或木作所需原料註151。然而,在工地管理上,太魯閣林場也要求現場工人必須由30人增加至50人、提高坑夫之掘鑿單價、爾後領發款項之發放,由太魯閣林場派員監督,並隨同臺灣工礦公司押送工地核實發放,以及設置導坑掘鑿懸賞金之激勵等重要配合措施。註152

上圖為三號隧道內支保工設計圖。下圖為2017年調查時三號隧道內已坍塌。
三號隧道最終在多方的協調、太魯閣林場強力督處與協助下,於開工後的一年完成。

三號隧道對往來4號、中間與18林班的人來說,是一個必經的交通要道;要去嵐山工作的人,它是太魯閣主線上的一個最長的隧道,但是對於一個每日乘坐蹦蹦車上下學的學生,卻有特別的感觸。

那是個最長的山洞。從山洞的這邊看過去,對面出口處很像一面鏡子,圓圓的,像手掌般大小。天氣好的時候,視線可以穿透,三號隧道像一面鏡子。註153

三號隧道也有屬於個人經歷的神奇與幻想的故事,流傳於在嵐山居住人們的記憶中。

我有一次從花蓮上去,先抵達4號,要繼續前往18林班。那時是冬季,差不多四、五點多天色已暗,林場工人顧慮我的安全,就說:「那麼晚了,已經沒有蹦蹦車,你就在這裡過夜吧!」。我就說不要,我要回家,回18林班。我簡單的提了兩袋東西出發,走到山洞口的時候,天色已經完全暗了,當晚沒有半點月光,伸手不見五指,實在沒有辦法進入隧道。我就再下去4號,跟他們借手電筒。
有了手電筒的光源,再度進入隧道,走了不到一半的路程,隧道裡滴滴答答的滲水聲,彷彿鑼鼓喧天的吵雜;聲音由小而大,由遠而近,由後而前,恐怖的畫面一幕幕的在我的腦海裡出現,此時要回頭也不是,只好硬著頭皮向前走。時間像靜止不動,但我的呼吸愈來愈急促,我全身都慌了,大步奔跑,好不容易,走完隧道,逃離了洞口。
出了隧道,要進入18林班之前,有一個高架橋的大彎曲。那時候我只記得,我拼命奔跑,好像有人跟隨在後,一蹬一落間,一次跳過三排枕木,跑到全身大汗的時候,已經過了大彎。
經過那一段恐怖的過程,實在太累了,我就隨地在鐵軌旁坐下休息。正在收拾心情時,好像有聽到石頭下來的聲音,彷彿是山崩。當時心裡就想,這樣子的崩山,蹦蹦車就不能進來。結果第二天,天還沒有亮,第一班蹦蹦車卻已經來了。我就跑去問開車的林先生,昨晚不是山崩嗎?怎麼可以繼續開?他說,沒有啊。奇怪我明明昨天就有聽到⋯⋯。註154

註148:參考《太魯閣主線第三號山洞開鑿工程工程決算書》(1955/10/07),花蓮林區管理處藏。

註149 :〈為主線第三號山洞開鑿工程停工茲將經過情形呈請核備示遵〉(1954/02/23),《太魯閣林場公文》,花蓮林區管理處藏,魯工字第0545號。

註150 :〈檢呈太魯閣主線第三號山洞開鑿工程變更追加預算書暨圖表祈金核賜准〉(1954/03/08),《太魯閣林場公文》,花蓮林區管理處藏,魯工字第0653號。

註151 :〈為第三號山洞工程合撐增加請協助製材一案復希查照〉(1954/03/23),《太魯閣林場公文》,花蓮林區管理處藏,魯工字第0812號。

註152 :〈擬具趕工辦法及請求延期理由請鑒核示遵〉(1954/05/03),《太魯閣林場公文》,花蓮林區管理處藏,魯工字第1232號。

註153 :吳00口述,訪談者王鴻濬,民國106年5月12日於花蓮林區管理處3F會議室訪問。

註154 :吳00口述,訪談者王鴻濬,民國106年5月12日於花蓮林區管理處3F會議室訪問。筆者依據口述,加入當時的情境,進行文字的編寫。

本文摘自森林‧部落‧人──太魯閣林業史》之第五章第三節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