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圖片提供/ 藺桃

來美國以前,「農夫市集」對我而言是個新詞,並不實在地生活在我的日常裡。
在中國大陸成長的二十幾年間,我幾乎都生活在南方,每日取得食材的地方,是村子裡的雜貨鋪和城市裡的農貿市場,帶著些許髒亂的印象,還要警惕陌生商販的短斤少兩亂報價。
而臺北讀書的三年,我住在學校宿舍。最後一年多半選擇自己下廚,而多數的食材則來自最近的「全聯福利中心」和「水源市場」。雖然曾聽聞過臺北和台中的農夫市集,但終究因為交通不便不曾體驗過。

搬來美國的三年多裡,一家三口的食材,絕大部分是在各大連鎖超市和中國超市購買,每週一次大採購塞滿冰箱再慢慢消化。每個季節的食材幾乎千篇一律,作為主婦常有洩氣之時。然而,自從開始逛農夫市集,每週的生活終於出現了驚喜。

春天裡嫩綠幼長的小韭菜,水靈如蔥頭的小白蘿蔔,秋天裡的冬瓜、蠔菇,還有柿子、洛神花。四季不分明,全年都較高溫的佛羅里達州,秋天裡還能尋覓到艾草和馬齒莧,每每讓人喜出望外。

一座小城的三個農夫市集

在過去的二十幾年,美國的農夫市集發展迅速,根據美國農業部統計,從1994年的不到2,000個,發展到現在的8,600個。

而我所居住的佛羅里達州蓋恩斯維爾市,是一個只有十萬人口的小城,至少就有3個人潮較多的農夫市集:「聯合街農夫市集」和「黑爾村農夫市集」分別建於1996年和1998年,「阿拉楚阿縣農夫市集」則建於1991年。

這三個農夫市集也有各自不同的特點和使命。

聯合街農夫市集位於市中心的Bo Diddley Plaza,每週三下午四點到七點,風雨無阻,全年開放。因為靠近市政廳和圖書館,周邊有許多文創小店和餐廳,這個廣場經常舉辦許多休閒育樂活動。

聯合街農夫市集窯烤披薩車固定出現在每週三傍晚的市集上。

創辦這個農夫市集,除了是為本地農夫提供一個新管道販賣農產品,還為市民提供了一個家庭育樂的好去處。這也是吸引我每週帶孩子去逛市集的原因。孩子可以在廣場中間的草坪玩球、打滾,現場還有樂隊演出,他們隨著音樂搖擺,結交同齡的小朋友,而父母也可以獲得片刻放鬆,趁機買點新鮮蔬果和麵包熟食。

黑爾村農夫市集則於每週六上午開放,目標消費群體是在地村內的居民。黑爾村是一處位於城郊的高級社區,在村中心有一條主街,周邊有本土文創小店和餐廳。農夫市集更像是一個村民們聚會和交流的場合,小販和消費者可能就是住在隔壁的鄰居,坐在隔壁桌吃早午餐的,可能就是每次開車路過都會打個招呼的陌生鄰居。同時市集也鼓勵村民自己耕種,提供種子和耕種經驗支援,讓整個社區更加健康永續地發展。

原先也座落於市中心的阿拉楚阿縣農夫市集,後來搬遷至城市北方。因距離較遠,雖只去過三次,卻發現這裡相較於其他兩處農夫市集,聚集了更多蔬果攤販,種類也更加豐富。現場沒有音樂,人潮對比於其他兩處市集則更少,但是每個人都帶著明顯的目的,就是來買菜的。把孩子放在推車或者手拉小車裡,揹著環保購物袋的父母急匆匆地買完蔬菜就離開了。這裡的菜價也是最為便宜的。

在黑爾村農夫市集上尋獲超商裡難得一見的蠔菇、猴頭菇和靈芝,讓人格外驚喜。

讓人懷念的市集人情味

聯合街農夫市集因為交通便利,離家最近,我幾乎每週都會到訪。兩歲的女兒每到週三都會心心念念這個可以唱歌跳舞、玩呼啦圈、吃冰淇淋和窯烤披薩的地方。大人和小孩都很容易被現場的氛圍感染,流連忘返。

每到週三,這裡總會看到熱鬧的平和景象。青年男女三三兩兩坐在草地上聊天吃飯,或者一起練雙人瑜伽,梳著髒辮的嬉皮士即興跳起舞,有時候又看到他在角落賣著時令的綠椰子。

坦誠地說,這裡的菜價比大型連鎖超市高昂,與後來去過的密西根州安娜堡農夫市集比較,蔬菜種類和數量也較少。興許是來訪的主要多為大學生,因此今年增加了更多的熟食攤位,相對地蔬菜攤位減少了許多。為此,促使我買菜的誘因也因此降低了不少,但時不時仍然懷念那般市集的人情味。

聯合街農夫市集在市中心的廣場舉行,大片草皮便是孩子們的樂園。

與農夫們的交往,有許多讓人感動的瞬間。我常常在兩家小型農場攤位買菜,他們的菜價相對便宜,也總有讓我驚喜的亞洲蔬菜。其中一位叫做鮑勃,我有一次逛到最後才到他的攤位,身上僅剩兩美金,買了我需要的韭菜苗。可是他當天的高麗菜看著非常鮮嫩爽脆,我猶豫不決該怎麼分配這兩塊錢。他得知我的困惑,索性讓我都帶走,下週再把錢給他就好。

自從長大離開家鄉的小村子,我就再也沒有過賒帳的經歷。僅僅是在他這裡買過幾次菜,看著相對面熟,鮑勃就可以給予這樣的信任,讓我分外感動。此後每週我都帶著零錢準備還給他,但是鮑勃卻都沒有出現。直到第二年開春,他才帶著幾十瓶鮮花出現。而他早已經忘記讓我賒帳的事了。他說,去年冬天太冷了,工作的農場只有農場的老夫妻倆和他一人,現在年紀也大了,冬天沒什麼收穫就索性不出來賣菜了。我們特意交換了名字和彼此的經歷,之後數月,鮑勃不曾出現,他的攤位也被其他熟食攤位所取代,不禁讓我有些悵然若失。

在這裡偶爾遇到相熟的朋友會特別高興,好像因為對方是理念相似的人而多了一分惺惺相惜。貝琪曾在我所在社區居住過兩個月,後來搬家到較遠的郊外。因此看她騎著腳踏車氣喘吁吁出現在農夫市集,我倆都很驚喜。她是本地一家CSA農場(社區支持農業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的會員,每週她都會到農夫市集來定點取菜。因為這一次相遇,我們後來又單獨約了帶著孩子一起到市集玩耍、到附近餐廳午餐,兩個家庭也有機會建立友誼。

派克市場農夫市集內的海鮮市集。

既是市集又是觀光景點

小城市裡的農夫市集,更多是基於社區聯結感、以及小農與消費者的情感互動,而在安娜堡,農夫市集既可作為有效零售管道,同時具備社區休閒功能。與它們相比,我們在西雅圖和芝加哥等大城市,又看到了另外兩種具有在地觀光特色的農夫市集。

「派克市場」位於西雅圖市中心,附近有水族館、藝術博物館、碼頭公園等著名景點,它本身也是西雅圖最重要的觀光景點之一,每年有100多萬名遊客到訪。建於1907年的派克市場,最早就是本地生產者出售農產品給消費者的交易場所。二戰後衰落,後因為本地建築師的呼籲,市民們成立保護和發展機構,以市民力量在原建築基礎上,再造了一座集農夫市集、海鮮市集、手工藝市集於一身的綜合市集。周邊還有200多個各種類型的收藏、古董店鋪和超過80家餐廳,多達240個街頭表演者。

派克市場外的蔬果攤位。一眼望去,色彩豐富而飽滿,吸引著遊客採購。

遠遠望見派克市場的大招牌,置身人群中,彷彿感覺到自己像水流般流動到市集前大街上。十月上午的陽光下,不遠處的海風吹來,走幾步就有街頭藝人的音樂表演,一走進市集就看到幾十個怒放的鮮花攤位和各種手工藝品攤位,整個身心都沉浸在賞心悅目的氛圍中。跟隨市集頂部的招貼指示,走到海鮮市場,每天上午固定有一場飛魚表演在海鮮攤位上演,小販們像身手不凡的武林高手,在遊客們的掌聲和相機喀嚓聲中,唱和著配合表演。

蔬菜水果類的攤位上,色彩飽滿、來自世界各地的水果,像油畫一樣吸引著食客的味蕾。即便什麼生鮮也不買,市集前大街上遍佈的烘焙店、巧克力工坊、咖啡店,總能召喚出人們的口腹之欲。隱藏在市集底層和後側的特色小店、餐廳,也讓來自東方、歐洲的遊客,在這個有著一百多年歷史的移民城市裡,找到自己的記憶。

作為旅遊景點,派克市場的感官體驗絕對不虛此行,何況還有海邊美景相陪。選了一個陰天的午後前來,我才感覺到派克市場作為農產品集散市場的本來面貌。臨近收市,早上10美金一束的花半價拋售,生鮮攤位的小販們也沒了早上的活力,穿著職業裝的白領和推著自行車的市民進場買菜,趁此機會與商販們討價還價一番。與幾位小販交流,當天的生鮮農產若沒有售完,會統一送到西雅圖食物銀行交由他們處理。我滿意地買到了之前就想買的蛤蜊、新鮮香菇和青菜,帶回租住的民宿煮了一菜一湯,安頓好一家人的胃。

飛魚表演是派克市場的一項傳統表演。(翻攝於市場內資料圖片)

另一個相當特別的市集,則座落於美國的美食麥加之城──芝加哥。城中的綠城市集(Green City Market)在全美各類最佳農夫市集評比中,總能排到前十位。綠城市集是全美第一個要求所有小販都需取得協力廠商認證的市集,這些認證機構都是在動物和環境保護領域享有聲譽的專業機構。這裡除了有友善的農產品和在地熟食料理,消費者和遊客還能買到本地烘焙的麵包和周邊農夫種植的香草。這裡還有大型超市裡難得一見的特產,比如麋鹿肉和自釀威士忌等。市集透過在地的生產者與主廚、餐廳、食物機構和公眾,還以高品質多類型的產品吸引了每年十多萬遊客到訪,藉由各種教育方式和課程,讓訪客們得以珍視本土、新鮮、永續生產的價值。而因為這些努力,綠城市集亦被稱為全美最佳永續市集。

不只是採購,美國的農夫市集更帶有濃濃的生活感

就像綠城市集最早建立在芝加哥大劇院旁,我們在到訪芝加哥菲爾德自然歷史博物館時,也發現周邊廣場在週六下午有一個小型的農夫市集,除了幾個販賣蔬菜水果的攤位,和本地機構、企業的展示攤位,現場還有樂隊表演和適合孩子們的戶外遊戲。類似的農夫市集也在我們暫居的海德公園附近舉辦,很適合大型超市和街角小雜貨店覆蓋不到的區域。因為攤位少,居民反而可以在購買蔬果時和小販們多聊幾句天。

聯合街農夫市集冬日的陽光灑進市集,人們享受陽光、音樂和美食。

我們到訪的6月,正是農夫市集遍地開花的季節。在當地媒體《芝加哥太陽報》整理的一份農夫市集攻略內,特別蒐羅了遍佈於城市各角落的54個農夫市集。在地自產的新鮮蔬果,仍是這些市集的明星產品,而市集也越來越致力於成為社區的中心,引入許多食物之外的新元素,比如瑜伽、尊巴、夏季音樂會和手工藝品等。無論對於居民還是遊客來說,農夫市集都已經成了一種健康、友善且帶來無限歡樂的生活方式。

延伸閱讀

突破傳統思維,農產直售、75%營收歸於農夫,美國阿格斯農場商店:我們的未來根植於在地

人情暖暖的「安娜堡百年農夫市集」,承載記憶與溫情,更連結起農夫與市民

曾任杭州都市快報記者。2011年作為第一屆陸生來臺求學,就讀于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在臺求學期間,與師友合著《陸生元年》,從臺灣畢業後出版有《藏在小日子里的慢調台灣》。因在大陸微信平台開設「台灣私人訂製」微信公眾號,介紹臺灣生活創新人物被大陸公眾熟知。目前隨丈夫赴美讀博,為半職媽媽和自由撰稿人。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