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提供/ 豐年雜誌 文/ 康椒媛 攝影/ 謝佩穎

林下經濟為沉寂已久的臺灣林業帶來新想像,也為山區居民帶來複合式產業面貌。關鍵的技術規範,由農委會轄下農政單位設立林下經濟推動小組及三大試驗區,建立可行模式的科學基礎,並提出增列「林下經濟經營使用」修正草案,以合理運用森林資源。本文即介紹臺灣林下經濟潛力點,首先專訪臺灣原生種東方蜜蜂飼養技術,對比目前相關試驗及產業多以西方蜜蜂等商業品種為主,提供更多在地經驗與視。

沿著新北市雙溪區魚行道路走,北靠山南臨溪,過了溪又見山,附近的農村景象與農業縣市沒有什麼明顯不同,甚至更為靜謐原始。《第四次全國森林資源調查》中,以臺灣各縣市森林覆蓋率來看,排名第四的新北市達75.75%,森林面積則排名第八約155,483公頃,密集的闊葉林集中於東南邊雙溪區至烏來區一帶,其中曾是山坡地範圍的宜農牧地長期休耕或廢耕,而逐漸自然恢復為次生林面貌,與森林已難有分際。

多年來獨自一人居住於這片次生林裡的簡隆盛,為了維持滿山蜜源植物的平衡,以足夠東方蜜蜂採集、覓食,例如楠木、山胡椒、紅淡比、柃木、油茶、鵝掌柴、裡白楤木等適合雙溪區的耐水性植物,不使用除草劑、殺蟲劑、飼養俗稱野蜂的東方蜜蜂,是他友善環境養蜂的原則。

近年來,簡隆盛開辦野蜂養成班,其中提框判斷蜜蜂狀態為基礎課程之一,例如年老工蜂體色較暗沉,巢房幼蟲、卵零落,下一步就要考慮是否育換蜂王。(攝影/簡隆盛)

友善環境養蜂治亂世,互不干擾才能各取所需

一間瓦舍、數箱蜂箱、簡易蓄水設備及一輛農用搬運車,簡隆盛過著自給自足的林下生活,家人則在假日前來相聚。從唯一的產業道路上來,這處世外桃源位於新北市雙溪區魚行里頂坑只見他一人,是他經營青岩瓦舍野蜂生態推廣農場的基地。最初是懷念住在這裡的兒時生活,一有時間就回來看看、挖竹筍。直到40歲時,長期拚命工作而使健康出了狀況,心想:「算了吧,回來!」

回到山裡第一件事是修整祖父的房子,從事室內裝修的背景,簡隆盛和家人協力打造了與自然相融的綠建築。「地板鋪石頭、外牆是青石牆,我堅持不用水泥,熱輻射會進到室內,晚上水泥也是熱的,但我們這邊是涼的。」他說明,石材可以吸濕防潮,若水泥建築太多,會讓小動物沒辦法躲藏,例如壁虎、青蛙、蟾蜍、小黑蚊,甚至有的因而干擾人類生活範圍。

「當你思考,我是來和山林萬物做鄰居,牠們會和你保持距離,但是也不會多到來傷害你。」與大自然為伴的生活中,慢慢觀察生態平衡自有道理。大自然的屏蔽讓每個生命各安其所,對比城市的便利舒適,簡隆盛認為:「住得舒適不代表住得安全,人融在環境裡,其實更安全。」

與蜜蜂結緣,也是自然而然的相遇。剛回來時,山下有人賣蜂箱,買了2個帶回山上隨意放著,當時注意到枯倒的蓮霧樹洞上有蜜蜂進出,大概1年後打開蜂箱、擠出蜂蜜,剩下的蜂蠟再放回蜂箱,隔天就有蜜蜂進出,才了解蜜蜂會認巢飛行。對於蜜蜂最深的記憶大概是在2008年,某天黃昏打開蜂箱,簡隆盛回憶:「蜂箱一打開會有個聲音,嗡嗡哐哐響,因為牠(東方蜜蜂)是自來蜂,築在箱蓋上面,一碰到驚嚇,會集體振動翅膀,產生很大的聲響。」從蜜蜂的生物特性及生態角色,他理解到花位居食物鏈底座,卻是金字塔的完整關鍵,而這朵花必須靠著蜜蜂等昆蟲採集授粉而繁衍,友善蜜蜂是永續環境的關鍵一環。

為了友善環境防治蜜蜂頭號敵人虎頭蜂,簡隆盛親自設計製作誘捕盒「傷心酒店」。

適當誘捕而非撲殺,與虎頭蜂相安共存

關於近年虎頭蜂變多,從青岩瓦舍野蜂生態推廣農場到山路口僅1.4公里,然而2018年已出現7個黃腳虎頭蜂蜂窩,簡隆盛感嘆:「人們養蜂提供過多食物來源給虎頭蜂繁殖,然後再來怪虎頭蜂破壞生態。」他觀察,因為氣候異常及前兩年爆發囊狀幼蟲病造成東方蜜蜂大量死亡後,附近養蜂業者開始引入西方蜜蜂,因其氣味重且不擅長抵抗虎頭蜂,搞不清楚地頭蛇而懵懂迎擊,直接羊入虎口。

對付最頭痛的虎頭蜂,一般養蜂業者通常直接以農藥撲殺,例如在虎頭蜂背部點上芬普尼、硼酸,加點蜂蜜黏住,點完後讓牠攜回蜂巢,藉以使整窩滅絕。簡隆盛卻思考,昆蟲界最強大的王者之一中華大虎頭蜂如同獅子、老虎,若食物鏈頂端滅絕,將造成其他生物氾濫而引發生態失衡。雖然短期看到收成越來越好,長期下來用藥卻越來越多且頻繁,危害最多的還是施用農藥者。

簡隆盛以防護、自然淘汰為原則,研發各類蜂箱輔具。防護方面採取蜂箱外罩著「金鐘罩」,採用篩網孔徑10公釐,如同早期用來蓋住菜餚的桌罩,阻隔中華大虎頭蜂;然而2018年體型較小的黃腳虎頭蜂特別多,因此改用篩網孔徑6公釐。自然淘汰方面則是2016年設計誘捕盒「傷心酒店」,設計概念為「與其捕捉牠,不如讓牠自己來」。與蜂箱相隔一段距離,傷心酒店盒內備好糖盒及充足糖水,虎頭蜂飛入後由於趨光特性,接著循邊向上飛,牠不懂得從來時路徑飛回去,只能停留直到餓死,誘捕盒側邊可接管引入玻璃罐泡成蜂酒。改版前是使用歷經四代的「招待所」,然而還是發生逃蜂,原因出在放置於蜂箱出口,當誘捕太多虎頭蜂時,造成整個蜂群感到緊迫而不產卵。

幾經研發,簡隆盛自製金鐘罩外罩於各蜂箱,主要用以抵禦中華大虎頭蜂,由於體型較小的黃腳虎頭蜂變多,篩網孔徑從10公釐改為6公釐。

評估森林糧食供需平衡,臺灣原生種東方蜜蜂是指標

目前,簡隆盛飼養東方蜜蜂數量約30箱,僅在山下飼養極少量西方蜜蜂用以引誘虎頭蜂覓食,以東方蜜蜂採集半徑的蜜源植物密度推估,還可再飼養約20~30箱。雖然林業試驗所建議各養蜂區以100箱蜂箱為上限,由於試驗蜂種為西方蜜蜂,他認為若是依據分布較廣的蜜源植物如龍眼花、荔枝花流蜜狀況而定,考量原生林、次生林的食物供給量有限,即便是造林地,若引入西方蜜蜂可能造成當地生物食物不足而數量減少。

養蜂業者採取商業蜂種,普遍認為東方蜜蜂特別難養,關鍵在於會依環境條件自行控制群勢,因應環境條件分群,當環境良好時則分小群,反之則集結大群。只要掌握東方蜜蜂自行分群的前兆,就能提前進行人為分群以留住蜂群,簡隆盛說明:「準備分蜂前會瘋狂到處產卵,接著在底部做王臺,這時工蜂不太願意採蜜,有些工蜂集結在箱蓋上、外勤蜂不工作,那時候大概每3天就要檢查1次。」

開箱檢查蜂框時,須對準光線查看,若有卵卻無幼蟲,代表此蜂群家庭觀念仍不穩固,不安定時則逃蜂率較高。此外,從飛行狀態也可以判斷蜂群狀況,例如分蜂季時蜜蜂飛高,結團在樹上就是分蜂行前動作,逃蜂季時則飛低而同樣結團。

簡隆盛強調,雖然東方蜜蜂較難馴化,但也少了馴化種西方蜜蜂般需要較多人為照顧且採集量多,雖然後者是許多養蜂業者主要看中的商業價值,但也隨著逐花而居的作業慣性,一波波採集之後容易造成當地蜜源植物供需失衡。

早期曾以漁網、鳥網抵擋虎頭蜂,例如以3層流刺網攔截中華大虎頭蜂,雖然可鉤住腳爪,但利剪般的嘴會剪線掙脫,再從洞口鑽入。養蜂新手可用此方式應急,再逐步加強防護。(攝影/簡隆盛)

常見文獻中提及蜜蜂採集半徑3公里,簡隆盛說明其實是指西方蜜蜂,他曾試驗東方蜜蜂回蜂率,了解其採集範圍。結果為工蜂少、雄蜂最多,採集半徑約1公里、有效距離約750公尺,在於東方蜜蜂務實的生物特性,務求發揮最高工作效率,且體能消耗快慢也關係著蜜蜂壽命。

「回蜂率低代表沒有意願飛那麼遠,飛得越遠效率越差,出去時肚子餓先吃飽、帶回來又消耗掉體能,所以應該是看最有效率的距離。」

透過這些量測,成為蜂群管理的依據,維持適當的飼養密度,避免人力浪費、蜜源不夠及逐花而居,適度利用有限的林下空地,平衡生態鏈各端需求,才能永續地發揮極致。不同於一般養蜂業者,簡隆盛只在每年6月中旬流蜜期逐花,最遠至新北市瑞芳區較高海拔山區,通常載運放養16箱,頂多15~20天。而這些省下來的時間,他則用來詳細記錄蜜源植物花期及流蜜期、蜜蜂採集期間等生態觀察。

林下經濟為有限度利用,朝向複合式經營

每年2~6月蜜蜂繁殖至收成蜂蜜,由於東方蜜蜂蜂蜜含水量偏高,加上此地濕度也會影響含水量,冷藏保存最佳。當時受限於冷藏空間,簡隆盛也不願以加熱濃縮處理,因此啟發他自行實驗真空濃縮。蜂密進行真空脫水時,會冒小氣泡而凝聚成大氣泡,在於低真空狀態時水的沸點降低形成沸騰。「職業真空處理,半小時抽200公升,我們只有20公升,最少6小時。」蜂蜜加溫後液態程度越高,便於加工處理,然而他寧願選擇慢工,藉以保留蜂蜜對於人類最重要的酵素活性。

酵素活性也關係到蜂蜜開罐後如何保存,「蜂蜜一定要冷藏,不然裡面的酶會一直消耗。」簡隆盛詳細介紹,蜂蜜內含5種主要酶類,分別為蜜蜂口水形成的「澱粉酶」,蜜蜂將多醣轉化為單醣、對人體作用較小的「蔗糖轉化酶」,接著蔗糖轉化酶轉化為2種單醣即葡萄糖、果糖,透過「葡萄糖氧化酶」將葡萄糖水解產生葡糖糖酸、過氧化氫酶、酸性磷酸酯酶,「過氧化氫酶」即雙氧水、「酸性磷酸酯酶」即酵素,因此蜂蜜適度發酵對人體較好,此外還有微量元素。

林下經濟帶來更多生產與生態的可能嘗試,然而如何在之間摸索生活的平衡,則在於各自的生活哲學。

當環境溫度太高,加上蜜蜂本身含水量又高的話,酶類就會一直作用、活躍。簡隆盛建議,開封後常溫保存須半年內用畢,並且選擇低溫空間;冷藏則可以存放3年以上。若宣稱蜂蜜不用冷藏,則是因為濃縮處理時經過殺菌了。

除了蜂蜜,簡隆盛也販售自製蜂箱、開辦野蜂養成班,開展複合式經營。其中,野蜂養成班的核心目標是復育東方蜜蜂,他認為保護東方蜜蜂生存的環境,就是保存雙溪區原始生態的顯著指標。

問及如何評估林下經濟效益?若以1人估算,至今尚未負成長。維持生態與生產的平衡,本就不可能持續開發,而是必須思考想過什麼樣的生活?簡隆盛認為,與萬物和平共處,找到自在之道,回歸採集生活,湊一湊即足夠生活所需,「先把自己穩定在這個地方,再一步步做。」

  • 林下經濟栽培原則

2018年8月底,農委會林業試驗所舉辦「非林木林產品研發與生產研討會」,進一步報告於臺灣各地長期試驗山葵、牛樟芝、沉香、綬草、垂枝石松、高赤箭、塊菌(松露)、列當、胡頹子、瓊崖海棠、蜜蜂、長葉腎蕨、東方狗脊蕨、森林精油等可行森林副產物栽培及應用技術,以「不影響林木生長、不干擾林地、不施用化學肥料與農藥等慣行農法」為林下栽培原則,掌握自然條件與作物特性,達到森林永續經營。

本文轉載自《豐年雜誌》2018年10月號。《豐年雜誌》電子書平台,請參考:udn讀書吧TAAZE 讀冊生活HyReadZinio華藝線上圖書館Kono

《豐年》創刊於民國40年,是第一份深入農村的重要刊物。時至今日,依然伴隨農友,遵循「農民之友,生產之道」,期望與農友們一同努力,開創臺灣農業新風貌。深入了解,請至「豐年農市」訂閱。
豐年雜誌主編,喜歡與文字、老人、農村相處。 chiaoyuankang@gmail.com
記者
謝佩穎

一個市場長大的小孩,透過影像關注台灣庶民社會相關議題。

peihsieh@agriharvest.tw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