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郭琇真 圖片提供/ 農糧署

今年10月,臺蕉在日本學校午餐的版圖再下一城。繼3年前臺蕉進軍靜岡縣御殿場市的學校午餐後,此次在日本政要和當地日台親善協會的牽線下,臺灣共出口12噸香蕉,不僅供富山市66所小學、2萬3千名學生和老師作餐後水果外,還同步上架到當地最大的連鎖超市大阪屋等通路。孩子們「呷好逗相報」在學校品嘗完,回家再說服家長到超市採購,帶起後續銷售動能,促使日方表態希望追加臺蕉訂單。

幕後推手農糧署署長胡忠一表示,臺灣貿易商過去太執著在東京等大城市競爭,結果疏忽了像富山縣這類二線城市的市場。這次再度從學校午餐切入,同時搭配周邊超市販售,效果很好,二線城市對國外農產品較好奇,再加上當地物價指數較低,臺蕉銷售價格會比在東京等大城市還要親民約5到6折,相較之下更有競爭力。

另一個關鍵是,臺蕉屬於國外農產品,要進入學校午餐得先說服地方政府的教育委員會,這有賴和地方政要的人脈關係,曾駐日的胡忠一說,日方非常看重信賴度,平日做好國民外交再搭配計畫性培養日本學童從小認識臺蕉,臺蕉要重返日本市場指日可待。

農糧署長胡忠一三年來連續推動臺蕉進入日本靜岡縣和富山市的小學作為餐後水果。(攝影/汪文豪)

以下為《農傳媒》專訪摘要整理,以第一人稱方式呈現。

日本政要牽線 臺蕉前進日本富山縣

臺灣農產品要打入日本市場,沒有信賴關係是不可能的。尤其像這次臺蕉要進入日本學校午餐,首先得說服地方政府的教育委員會,討論是否符合相關規定,根據日本《食育基本法》,學校午餐使用國產農產品比例需達7成,臺蕉因為屬於國外農產品,照理來說很難打進日本學校午餐,這次好在有富山縣當地的日台親善協會牽線。

富山縣日台親善協會是由當地臺日的企業家、縣議員等地方政要所組成,當中有一位關鍵人物叫做宮腰光寬,他是現任的沖繩及北方對策擔當大臣,也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農業首席顧問。

我和宮腰光寬本來就是好朋友。多年前我曾經駐日,擔任臺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經濟組副組長,和安倍晉三的弟弟岸信夫也很熟,因為這些人脈關係,今年3月和林聰賢主委一同赴日本東京食品展考察時,便安排與宮腰光寬見面,宮腰當場便允諾要協助臺灣香蕉打進日本富山縣的學校午餐。

此次臺日交流吸引日本地方媒體爭相報導。(攝影/汪文豪)

會選擇富山縣有幾個原因,明年臺灣和日方的觀光高峰會以及臺日民意代表的聚會剛好都選在富山縣舉辦,雙方都希望藉此建立好關係,尤其富山鄰近富山灣,擁有豐沛的魷魚、白蝦等海產以及越光米,他們一直希望能外銷到臺灣來,同時也把臺灣的觀光客拉到富山去,進而帶動地方經濟。

位於日本本州中部日本海沿岸的富山縣約有100多萬人,富山市則有41萬人,這類二線城市長期遭到臺灣忽略,是很值得開拓的新市場。

40多年前,臺灣香蕉在日本的市占率曾一度高達九成,這些年來逐漸被菲律賓、厄瓜多拚過去,現在菲律賓香蕉一箱12.5公斤在日本是2000日圓,臺灣卻要5400日圓,再加上我觀察臺灣香蕉外銷只賣大城市,像東京、大阪,這類大城市物價指數很高,市民要挑國外農產品通常都是選便宜的,一看臺灣的這麼貴,自然就縮手不買了。

反觀二線城市,物價指數比大都市低,同樣的農產品拿到這些地方賣只能約是大都市的六折或一半的價格,而臺蕉雖然還是比菲律賓、厄瓜多等國的香蕉貴,但差價不至於太大,而且反而因為臺日地理位置接近,口感新鮮,在二線城市反而是水果精品,比較容易受到青睞。

富山縣日台親善協會接力行銷 12噸不夠還想追加

這次和富山縣日台親善協會合作,學校午餐食用臺蕉的費用全數是由該協會和臺灣香蕉交流會等出資購買,農委會並沒有特別撥預算支出,同時我也代表臺灣農委會和協會會長簽署「臺日農漁產品交流合作備忘錄」,進一步建立未來的合作模式。

富山縣當地小學生飯後享用來自臺灣的香蕉誇讚:「うまい(umai,日文好吃的意思)」。(圖片提供/胡忠一)

日本在行銷規劃上很有一套,早在9月臺蕉出口到富山縣之前,富山縣8月就先舉辦了「臺灣周」,推廣臺蕉、鳳梨、芒果、蔬菜等農產品,當地協會還主動跟觀光局申請補助,在路面電車的廣告欄上,行銷臺灣農產品和旅遊等資訊。無形中都為10月臺蕉出口日本打了一劑強心針。

更讓我驚喜的是,10月到富山縣的學校了解當地學生食用臺蕉的評價時,學校小朋友竟然列隊拿著臺灣的國旗來迎接,很讓我們感動,這樣的排場和交流沒有縣議員等地方政要協助,是很難辦到的。

三年前臺蕉第一次打進日本的學校午餐,是在靜岡縣的御殿場市,目前當地小學的學校午餐一年會使用一次臺蕉,年出口量大約是24噸到30噸。今年臺蕉前進富山縣的做法更精進,此次除了供應當地66間小學、約2萬3千名學生和教職員的餐後水果外,還上架到富山縣當地最大的連鎖超市「大阪屋」再加上靜岡鐵道超市也有訂購,一口氣就出口12噸的臺蕉。

這次把臺蕉推到富山縣的學校裡,小朋友吃了都誇讚:「うまい(umai,日文好吃的意思)」他們以前都吃菲律賓或厄瓜多的香蕉,口感偏硬、也比較沒香味,可見小朋友的味覺是騙不了人的。

用臺蕉風味黏住日本小學生+周邊通路布局 外銷效果加乘

把臺蕉引進日本學校午餐的好處是,小朋友的評價會創造2、3倍的效益,他回家會和媽媽、祖父母分享,剛好我們又在當地的大阪屋超市舉辦臺蕉促銷活動,兩相搭配比較容易帶起銷售動能。這會比過去一直執著在東京等大都市的高級百貨辦臺蕉試吃活動,結果試吃率百分百,訂單卻掛零的方式,還要來的好。

今年臺蕉前進富山縣的做法更精進,除了學校午餐,也上架到鄰近的大型連鎖超市進行販售。

這次外銷成果很不錯,本來有舉辦馬拉松和賽車的民間組織希望能加訂臺灣的香蕉,很可惜現在臺灣秋冬蕉種的少,國內價格比較好,平均一公斤都有30元,所以沒有農民願意出貨,有訂單卻沒有貨,這消息真的很讓人「搥心肝」啊!

接下來我會開始和內部討論,和有意願的農民規劃契作生產,而且一定要有產銷履歷認證,慢慢把制度建立起來,同時發展香蕉周邊的加工產品,不只是果乾、果醬等食品,像香蕉公仔吊飾、香蕉琉璃等加工品也可以來研發,這些不管隨著外銷販賣或拜會日方政要當禮品來送都非常合適,希望藉此打造更多元的臺蕉輸日管道。

記者
郭琇真
關注農食與環境,始終相信文字能促進對話的可能,並時時刻刻提醒自己放下成見、傾聽他人。 kuoann@agriharvest.tw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