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劃製作/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水土保持局 文、首圖攝影/許鈺屏

穿越彰化的鼎沸街市,掠過北斗的無數稻田,再拐幾個彎,一戶三合院隨即映入眼簾,前有讓作物盡情享受日光浴的大埕與孕育黃豆的田地,旁則有幾隻雞輕快散步──這裡有再常見不過的鄉間質氣,也是返鄉青年陳光鏡埋頭在田野裡勤學、研究生產與加工黃豆的基地。

幾年前,陳光鏡仍在北部從事半導體相關工作,除了每日燃燒自己,也對快速更迭的3C產品有許多反思,「覺得像在不停製造需求,總有哪裡怪怪的。」

所以,他開始構想其他可能。

他想起,2013年曾接觸日本的友善農業工作者,此後便常利用週末走訪農場、學習農耕,「希望做一份價值更恆久的工作,便想到,就是回歸土地。」因此,原本的日常興趣和職涯規劃至此有了交會。

陳光鏡希望能落實黃豆的「農、食、育」三角體系,並影響更多目前未觸及的人。(圖片提供/陳光鏡)

習農的日子 試著相信植物力量

但隔行如隔山,就算跨入時常接觸的農業也無法一蹴可幾。2015年,陳光鏡與幾位朋友到嘉義鹿草,想與農民契作種出品質好、當時產量偏低的黃豆,「那時直接跟農民提議種植20公頃自然農法黃豆。」他爽朗大笑自己毫無概念地持著「拿錢來種」的思維,果然被人回絕。

「我們自己有種過嗎?」當時,陳光鏡妻子如此發問,讓他思考「看過不等於會種」,也才意識到,對農民而言,價格好、卻收不成半斤,豈不是白費心血,「沒做過給別人看,憑什麼要別人相信會成真。」

憑這念頭「撩下去」,陳光鏡平日仍固守工作,週末就奔馳南下經營兩甲半的寬闊田地──每週開工七天、南北奔波400公里,直至盼到收成,卻迎來連日大雨。他回憶,那時急忙尋人協助採收,直到有位同樣種有機黃豆的前輩問他:「你知道黃豆在哪裡最安全嗎?」

「在豆莢裡最安全,你要相信植物力量。」這句話讓他醍醐灌頂,「順天」也成為他此後從事友善農業時的新索引。此外,在地農友熱情出借農具及指導,從零開始的他也紮實地廣學農業與積累經驗,「當時的學習曲線是90度拉升!」

陳光鏡家前有舊時曬穀的大埕,如今也成為自家黃豆曬日光浴的好地方。(圖片提供/陳光鏡)

返鄉的戰「豆」 刻畫農食育金三角

2017年,陳光鏡終於回到北斗開拓;隨著前方路徑越清晰,他的妻子和三個女兒也同行返鄉,一起耕耘「農、食、育」目標──三點逐漸連線、接成面,又成為發展豐富的立體。

從每日交手的「農」做為起步,陳光鏡設計出「友善栽培大豆見學營」給想種卻不會種或沒地的人。他不只手把手地教,還提供土地和農具;過程中,參與者要關心土地、觀察作物,製成「大豆耕作曆」。目前已吸引五人參與,「就像一塊地同時做很多實驗,彼此交流,這份記錄未來也能帶回自己的田區。」最後也由他收購或轉成「大豆幣」,讓夥伴直接用黃豆換到其他農作。

「而飲食,就是馬上感受到農業所有美好的最快方式。」關於「食」,陳光鏡提到,他串連不同專業領域力量開發點心與豆漿,再「厚工」也要讓人感受黃豆的健康美味。其中,他們經營名為「豆鄉田」的社區工坊,沒有店面、只定期生產豆漿供人預約取貨;除了開創社區工作機會,也減少食物里程。他也笑說:「我希望它不只屬於我,而是社區共有,所以這不只是豆漿,也是社區相聚平台。」因此,當有人問他豆鄉田店面在哪裡,他會調皮回答:「在你心裡!」

同時,他還認為,「育,是把『食』和『農』做好的核心。」傳遞正確知識會強化生產與消費兩端連結,最後才有信任消費,讓正向力回流農業。因此,理科出身的他把科普知識收斂成食農教育,規劃如蛋白質受熱的變化等與黃豆相關的教案,打造「從產地到餐桌到黑板」一條龍,再搭配豆花、豆腐手作課與學生拉近距離,「我們要做可以吃的化學實驗!」

藉由食農教育課,陳光鏡常到學校、社區或相關活動分享自己與黃豆的故事。(圖片提供/陳光鏡)

返鄉的落地感 延續尋找多元可能

「返鄉青年總在想如何走下去,所以常一頭栽進去工作,」陳光鏡有感而發地說,參與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水土保持局今年的「青年回留農村創新研究計畫」,就像在提醒要不時抬頭、檢視步伐,過程中也不斷訓練釐清問題及表達想法,「加上有周邊夥伴與資源,讓我更有信心可以回家做這些事。」

他笑談,從高中想讀醫學系、大學讀師範體系、進入科技業,最後從農,看似毫無相關,其實都是生命脈絡──現在是作物的醫生、成為不限於教室內的食農老師、將理工知識轉化成省工秘訣,「走過的路只要好好學習,一定會發揮用途。」

在習農時領悟的「順天」道理,讓陳光鏡更懂得相信植物自身擁有的生命力量。(圖片提供/陳光鏡)

「最近回到母校辦活動,又重新連結上學校、老師,聊了小時候學習經驗,有種很踏實、落地的感覺,這就是返鄉的感覺吧。」陳光鏡談到,走過幾年,他仍堅持「用好的方式照顧土地」,而想找到更多可能的人生叩問,仍持續探尋、詮釋。

相關資訊

田野勤學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田野勤學-592277584256928/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