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圖片提供/ 財團法人農業信用保證基金

共贏,是多麼動聽,卻又難以落實的理念。立足小眾市場的耀月,卻因為實踐共贏理念,不僅得以在近3年內以10倍的速度成長,更整合全臺近半同業,透過生技為傳統養殖業加值,一起迎接高速成長的外銷市場。

「過去,甲魚養殖業者因規模都太小,缺乏議價能力,嚴重時甲魚卵一年內的價差甚至會高達300%,永遠都在蠅頭小利與破產邊緣徘徊。」耀月企業總經理陳秋旗如是說。家中從事甲魚養殖,他是直到近幾年才從父母口中知道,當初自己留學的錢,經常是借貸而來。

甲魚養殖業者的悲歌,除了過去多仰賴大陸市場外,加上現代人對於甲魚的豐富營養缺乏認知,甚至有些人會將甲魚和許多保育類的烏龜劃上等號,在在讓甲魚的消費量日趨下降。

導入生技,挽救全球甲魚基地地位

「導入生技,讓甲魚得以加值,是唯一的出路。」這是10年前因看到父母年事漸高,決定放棄攻讀生物統計博士的陳秋旗回臺接班時,認為勢在必行的轉型方向。

臺灣是全球知名的甲魚養殖基地,全盛期的全球產量有7、8成來自臺灣,加上特殊的氣候與水質,讓臺灣養殖的甲魚卵就是比別人Q彈,長期累積的知名度和養殖環境優勢,都讓他感覺甲魚仍大有可為。尤其是10年前,生技產業的前景還未明,但陳秋旗卻認為這是必然的趨勢,最主要的原因就在於銷路最佳的甲魚卵以活體為佳,完全不能放太久,唯有導入生技科技,才能克服保鮮問題,並為產品加值。

眼光精準,耀月企業打入生技產業,切入寵物市場,透過轉型提升甲魚經濟價值。

首戰成名,卻堅持持續投入研發

陳秋旗苦笑說:「但當時許多同業看到我爸媽好不容易送出國唸書的兒子,終究還是回來養鱉,免不了有些冷嘲熱諷。」頂著旁人的眼光與壓力,他回臺後,仍花了3年時間從頭學習甲魚養殖的所有知識,直到民國99年才開始投資目前的廠房。

由於當時沒有任何指標性產品或合作廠商可供擔保,興建廠房所花費的7,000萬,全靠父母名下所有土地抵押而來,這對陳秋旗來說壓力很大。不過,因前三年多來除了在第一線學習養殖,他也積極向產官學各界請益,並參考不同產業經驗,讓耀月得以催生第一款明星商品--鱉蛋爆毛粉,成功搶進寵物市場。

「當初的思考點就是,如何打進年輕族群,讓甲魚卵豐富的營養成分,能持續擁有新的消費者。寵物用品,就成為當初的嘗試之一,很幸運的一戰成名。」陳秋旗說道。這款明星商品讓耀月在一開始就有很好的起點,但由於深知透過生技加值打開外銷市場,才是甲魚養殖存活下去的關鍵,耀月從不趕停下投資的腳步。

「前7年,我幾乎都在跑3點半的日子中度過。」陳秋旗分享,幸好一路走來有許多貴人相助,包含在102年時進駐屏東農業生物科技園區,為了農科園區的廠房興建,在農信保基金的信用擔保下順利獲得貸款,這些都是耀月能一路發展成現今規模的推手。

透過寵物保養品的市場不斷擴大,甲魚相關的生技產品,也陸續打開國外的外銷市場。

逆勢高價收購,成功整合

堅持與等待終於開花結果,今年耀月企業全年營收首度破億,相較於105年時的千萬營收,整整成長了10倍,除了在動物保養品內需市場的持續擴大,也吸引來生技大廠合作,成功打開香港、馬來西亞與大陸市場,讓生技產品的外銷成為推動業績倍增的成長引擎。

但能創造十倍的營收,關鍵還是在於陳秋旗能整合全臺近半的甲魚養殖業者,建立起「高價收購」、「供應商持續升級」、「形成穩定供貨來源」的正向循環。「當甲魚卵價格崩盤到1顆3角時,我們卻以1.5~1.8元的價格收購,且一次承購期至少4個月,讓全臺將近一半的養殖廠願意供貨給耀月。」陳秋旗說,在今年取得ISO22000&HACCP認證下,海外市場必定持續加溫,未來營收可期。

陳秋旗說:「未來我們希望將收購價提高到4元,讓同業得以和耀月一起成長。」為小眾產品殺出一條生路,甚至意外創造外銷新藍海,先捨而後得的共贏模式,不僅是耀月得以壯大的原因,也將是更多農漁產業突破困境,走向世界舞臺的關鍵鑰匙。

本文轉載自《農業信用保證基金35週年專刊》,原文標題為〈共贏模式,為甲魚養殖意外創造外銷新藍海,耀月企業陳秋旗的生技之路〉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