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提供/ 豐年雜誌 文/ 林君翰 圖片提供/ 傑農合作農場

同時具備熱帶與亞熱帶氣候的臺灣,擁有富饒的自然環境,得以孕育出種類多樣的作物。根據農委會農業統計資料查詢網站〈貿易統計表〉,2017年臺灣農產品出口總值約美金49億8千萬元,主要出口國家以鄰近的中國為最高,約占20.7%,日本、美國分別約占17.5%、11.4%。其中生鮮冷藏水果出口值約為美金1億元,同樣以中國為最大宗,其次為日本。臺灣農產品若想進一步突破距離限制,行銷到更多國家,完善的冷鏈不可或缺。

日本長年為臺灣農產品主要外銷國家,雖然日本相較於其他國家對產品要求最為嚴格,但臺灣出口商為把握這多年打下的出口版圖,仍不斷精進自身技術,力求更高品質。由於臺灣受到高溫多濕的氣候影響,造成蔬果易腐壞,加上外銷須長途運輸,為讓農產品可以維持高品質送達消費端,冷鏈作業更顯重要,而不同農產品又各有合適的保鮮技術。

突破東方果實蠅關卡,重啟水果輸出日本大門

苗栗縣卓蘭鎮為葡萄重要產地,「傑農合作農場」則在當地水果外銷扮演著重要角色。創始人詹光榮在1993年組織葡萄和梨產銷班班員共同成立傑農合作農場,整合區域水果產銷,並委託工業技術研究院機械與機電系統研究所規劃廠區包裝物流動線,逐年完成相關設備。

傑農合作農場的外銷水果,都須經過多次個體品管檢查,以確保水果品質。

針對臺灣葡萄,早期日本並無檢疫相關需求,只要品質好、果粉濃厚且分布均勻即可出口至日本,因此開啟傑農合作農場外銷葡萄的榮景,但好景不長,同年日本農林水產省認定臺灣葡萄為東方果實蠅寄主植物而宣告禁止輸往日本,此後臺灣葡萄外銷日本被迫中斷。

臺灣政府、學研機構與業者開始投入解決東方果實蠅問題,傑農合作農場也提供水果進行相關試驗,最後傑農合作農場設置低溫檢疫處理場因而正式取得日本合格認證,1997年重啟葡萄輸出日本大門,但此後水果輸出前須經日本與臺灣檢疫人員至現場進行低溫檢疫作業。

經營近30年的傑農合作農場,目前由詹光榮的兒子詹勛安負責經營,主要出口地區為日本、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詹勛安表示其中以日本要求最為嚴格,外銷日本的水果也擴增近10項,夏季主要為荔枝、芒果、木瓜、鳳梨,冬季以柑桔、白柚、葡萄為主,目前由於木瓜轉色技術較不成熟,出口量較低,而近2年則開始外銷蜜棗、火龍果。

日本要求嚴格,冷鏈保鮮外加檢疫處理

由於日本為東方果實蠅非疫區,因此殺蟲處理是臺灣水果外銷日本的重要關鍵。外銷水果檢疫處理有3種方式,分別為蒸熱處理、冷藏處理、蒸熱冷藏複合處理,不同水果有各自適合的處理方式,而傑農合作農場設有低溫檢疫處理場,可處理葡萄、柑桔、白柚等水果。

經低溫處理的水果裝箱後,日本檢疫人員須抽取2%水果進行檢查,合格品即可貼上檢疫標籤。

以柑桔、白柚來說,完整冷鏈及檢疫流程為採收後送至集貨場選別、分級,接著除塵清潔並放置5~10℃冷藏庫預冷,檢疫人員將以探針進行第1次個體品管檢查確認果心溫度是否已降溫,接著封庫冷藏處理14天、溫度須維持1℃;出庫後再做第2次個體品管檢查,包裝完成後,待檢疫人員取樣2%進行檢疫檢驗,合格品即可貼上檢疫標籤,並以貨櫃運輸至港口。

葡萄處理方式則有些微差異,選別分級、包裝後才放置5~10℃冷藏庫預冷,接著封庫冷藏處理12天、溫度須維持1℃,出庫裝箱後同樣須取樣檢疫。水果冷藏處理的溫度、天數,皆是由行政院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測試,經日本審核、評估是否合宜、確認果品有無與當地農產品競爭後,始得出口。

詹勛安補充,由於是以低溫殺蟲,因此其貯存、包裝、運輸等過程中溫度不能變化太大,期間冷鏈溫度必須維持在2~4℃,但從冷藏庫搬運至冷藏車這小段冷鏈環節較無法維持溫度。

日本農林水產省在東方果實蠅、介殼蟲等病蟲害規範外,也要求水果須進行農藥殘留檢測,不同貿易商則會針對水果外觀、糖度、口感、香氣、風疤、規格大小等品質要求,並依據當年生產狀況與出口商互相討論、微調。例如傑農合作農場出口日本的巨峰葡萄重量須在300~500公克之間,糖度18°Bx以上,無農藥藥斑、無黑色斑點、果軸保持綠色、紙箱須加註生產者號碼等等。

毛豆包裝出貨前須大量人力進行人工選別分級、品質檢查。(圖片提供/永昇冷凍食品工業股份有限公司)

機械化操作縮短作業流程,零下冷凍輸送綠金

素有「綠金」之稱的毛豆,比水果還須以更低溫冷凍維持鮮度,也是臺灣近年來極重要的外銷品項之一。據農委會農業統計資料查詢網站〈貿易統計表〉顯示,2017年臺灣冷凍毛豆出口值為美金7,849萬2千元,日本為最主要的貿易對象,約占85.3%。

毛豆採收後,須進入冷凍加工廠清洗、殺青、急速冷凍,最後以半成品方式儲放於冷凍庫,並依訂單包裝出貨。專攻毛豆外銷的百賢農產股份有限公司,已建立從產地到冷凍加工廠一貫作業模式,執行長侯兆百說明,為阻止毛豆黃化,須先以98℃熱水殺青,接著以常溫水、冰水分階段降溫,再進行急速冷凍,而自家合作的代工廠永昇冷凍食品工業股份有限公司,其急速冷凍處理分成3階段,分別為-12℃、-25℃、-40℃,接著放進-25℃冷凍庫3天才可以包裝出貨。

由於毛豆從採收至加工皆為機械化操作,侯兆百說:「從產地運送至加工廠處理為半成品的時間,最慢6小時內可完成,最快則可在2小時內完成。而急速冷凍的速度要看設備大小,永昇冷凍食品工業股份有限公司的設備每小時可處理約10公噸毛豆。」因此毛豆加工處理時間很快,為避免毛豆因解凍導致酵素生成、黃化,其工廠作業空間及運輸過程須維持在-18℃以下,由於碼頭冷凍庫為讓工作人員進行裝載貨物作業,溫度只維持在10℃,但因毛豆以零下低溫運輸,因此不在常溫下作業,尚不會解凍,不過仍須縮短裝載貨物時間。

急速冷凍後裝袋的毛豆半成品,須放入-25℃冷凍庫3天才可以包裝出貨。(圖片提供/永昇冷凍食品工業股份有限公司)

侯兆百觀察,美國因地廣、人力成本高,會以棧板輔助搬運,速度快,半小時內即可完成裝卸作業;反觀臺灣及日本因空間小,碼頭沒地方可放棧板,多以人力搬運、疊箱,但日本人力成本也逐漸提高,未來可能發展以機器人替代。

運輸物流須穩定溫度,適當管理減少長途損耗

由於低溫檢疫處理超過10天,海運至日本時間至少5~7天,水果自採收到送達消費者手中往往需要2~3週,甚至更久,導致水果外銷常出現損耗問題。詹勛安說:「外銷水果品項以柑桔損耗率最高。」因為人工檢查不易發現其病徵,且表皮脆弱,運輸過程易受擠壓,造成表皮油胞破損、腐爛,目前透過裸果低溫處理,以快速降溫殺蟲的方式,可減少損耗率。

百賢農產股份有限公司則是透過管理方式減少損耗,侯兆百表示,由於大倉庫貨品多,易失溫、不易管控,因此多以小倉庫理貨、配送,並且大多是自家物流車配送,可有效控制溫度。

由於一般區域小型物流車內有各種貨品,配送的過程只維持固定溫度,不會因為某物品出現解凍情形,而特地調降溫度,侯兆百觀察,日本區域配送多以2人一組進行,可縮短卸貨時間,到達配送地點時,物流車也不會熄火,以維持車內溫度,即便無法降溫,至少保持穩定狀態。

荔枝經蒸熱處理後,須過冰水急速降溫,以防止外殼褐化,維持良好賣相。

從預冷、包裝到物流的最後一哩路

在冷鏈提升方面,詹勛安表示,臺灣與日本物流系統大致皆已成熟,最難突破的其實是水果採後預冷,若農民能做好預冷,水果品質可以提升,其中以蜜棗品質提升幅度最為明顯,無奈仍須投入成本,造成農民意願低落,此問題較難克服。另外還有農藥殘留問題,因此傑農合作農場多與產銷班合作,方便管理農民用藥狀況,並將分批進行水果農藥殘留檢驗。

日本冷鏈系統還有許多值得臺灣學習之處,例如注重資材保鮮。詹勛安說明,由於低溫會降低水果呼吸率,日本針對不同水果設計合適的包裝資材,提高透氣率與呼吸品質,可延長保存期限。侯兆百則根據日本實地考察經驗,認為臺灣集貨碼頭、物流中心、人力訓練皆不足,而日本物流中心多,可以大幅減少運輸時間,更容易維持產品品質。

如何讓遠近馳名的臺灣特色蔬果新鮮抵達國外消費者手中,農民及業者可以降低成本又能提高產品品質,在這漫漫的運輸長路,冷鏈扮演關鍵的一環,為達到消費者、農民及業者三贏的目標,臺灣還有最後一哩路要走。

本文轉載自《豐年雜誌》2018年10月號。《豐年雜誌》電子書平台,請參考:udn讀書吧TAAZE 讀冊生活HyReadZinio華藝線上圖書館Kono

《豐年》創刊於民國40年,是第一份深入農村的重要刊物。時至今日,依然伴隨農友,遵循「農民之友,生產之道」,期望與農友們一同努力,開創臺灣農業新風貌。深入了解,請至「豐年農市」訂閱。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