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郭琇真、林慧貞 攝影/謝佩穎

行政院今天下午將召開非洲豬瘟跨部會會議,討論議題包括是否禁止廚餘養豬。由於中國豬瘟疫情持續擴大,至昨天已有40起案例,中國農政官員上個月受訪曾提到,當時15起疫情有9起採廚餘養豬,「懷疑非洲豬瘟可能透過廚餘傳播。」中國已規定,發生非洲豬瘟疫情的省分及其周邊省分的養殖場,不得用廚餘餵豬。臺灣雖無疫情,但是否預防性對廚餘養豬設限,預計傍晚結果出爐。

中國官員盤點疫情,廚餘恐是主要傳播路徑

中國8月3日爆發東亞首例非洲豬瘟疫情,已擴及遼寧、江蘇、安徽、天津等9個省市,遼寧省昨天跟前天更罕見在單日通報3起案例,顯見疫情有失控疑慮,由於過去巴西、西班牙養豬場都因使用廚餘餵豬,爆發非洲豬瘟,因此廚餘是否成為中國疫情主要傳播路徑,引發當地議論。

中國農業農村部畜牧獸醫局副局長王功民上個月13日接受南方報業傳媒集團旗下的《農財寶典》訪問時曾提到,非洲豬瘟來自境外的途徑很多,如交通工具、非法走私冷凍肉品等。而從前幾起疫情中也懷疑「非洲豬瘟有可能透過廚餘(中國稱作泔水)傳播。」

王功民盤點當時的15起疫情指出,包含遼寧省瀋陽瀋北新區、河南鄭州經濟開發區、江蘇連雲港海州區、浙江溫州樂清市等4例疫情,豬場都是用廚餘養豬。而安徽省阜陽市畜牧獸醫局寫給養殖戶的信中也提到,安徽省蕪湖市南稜線、宣城市宣洲區等5起疫情也都是用廚餘餵豬。據當時統計,共有9起是廚餘養豬。

當天中國農村農業部發布一項公告表示,已發生非洲豬瘟疫情的省分及其周邊省分的養殖場不得用廚餘餵豬;其他省份的養殖場則不得使用未經高溫處理的廚餘餵養豬隻。

中國豬瘟疫情持續擴大,由於部分養豬場以廚餘養豬,官方懷疑廚餘是否為主要傳播路徑。

臺灣走私中國豬肉猖獗,增加廚餘養豬風險

廚餘養豬成為眾矢之的,關鍵在於非洲豬瘟病毒生命力頑強,據國際科學家研究,其病毒可存活在冷凍豬肉1000天、冷藏豬肉100天、醃製火腿肉140天。一旦帶病豬肉成為廚餘進入豬的食物鏈,若未經高溫加熱,病毒將可能存活下來感染豬隻。

臺灣這幾個月來加強邊境檢查,呼籲旅客勿從中國違規攜帶未經煮熟的豬肉產品,然而從9月1日到10月14日,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已查獲181件從中國攜帶豬肉的違規案例。

今天行政院召開跨部會會議,主軸雖討論如何加強邊境防疫,但廚餘養豬要不要禁止預料也是討論方向。農委會副主委黃金城8月接受農傳媒專訪時曾提到,若疫情升溫、風險太高,可能考慮禁止臺灣廚餘養豬,因此今天討論結果備受外界關注。

雲林防治所調查,當地廚餘養豬場僅6成有蒸煮設備

據農委會統計,臺灣目前約有一成養豬戶採廚餘養豬,若直接禁止將造成不小衝擊,因此風險分析顯得格外重要,中國也是按照不同省份風險高低,決定是否禁止廚餘養豬。

由於廚餘屬於廢棄物,因此把關廚餘養豬的責任落在環保署,雖然環保署要求業者須將廚餘蒸煮到中心溫度90℃以上,才能給豬食用,實際執行成果卻不樂觀。

國內第一大養豬縣雲林縣,轄內共有46家廚餘養豬場,雲林縣家畜疾病防治所所長廖培志指出,這46家養豬場中,有蒸煮設備僅占6成,實際現場查訪發現有些豬農即便有蒸煮設備也不煮,主要怕蒸煮餿水的味道會招來周圍鄰居的強烈抗議,「所以只好讓豬吃冷餿水、加一些坊間廠商販賣的活菌酵素,但站在防疫觀點來看,風險實在太大了。」

廖培志說,中國爆發非洲豬瘟以來,防檢局將邊境管控的人力、狗力拉到最高,大約能稽查七成從中國疫區飛抵至臺灣的航班旅客,顯見仍有三成無法被查驗到,一縣防治單位現在最擔心的是這些沒被查驗到的倘若禁入廚餘系統,臺灣養豬業幾乎很難防範。

農傳媒記者曾在8月採訪主管廚餘的環保署環境督察總隊副總隊長林左祥,是否曾統計廚餘養豬違規開罰件數,當時他回應,這是各地方衛生局的權責,目前環保署沒有相關統計資料,若農委會因應此波疫情需要協助,環保署會討論如何配合。

「非洲豬瘟和口蹄疫最大不同在,口蹄疫有疫苗,防疫上仍有空間。」廖培志表示,非洲豬瘟至今仍無疫苗,防疫上就是零分跟一百分的差距,非常極端,有人曾提議若豬農難以在畜牧場蒸煮,不如集中處理,但將廚餘集中蒸煮需有土地、有鍋爐,目前看來有些緩不濟急,反倒輔導廚餘養豬的豬農進行轉型是較容易的選擇。

臺灣目前約有一成養豬戶採廚餘養豬,以具有在地文化特色的黑豬為主。

學者呼籲和產業界充分溝通再決策

然而,廚餘養豬多半屬於經濟較弱勢的小型豬農,而具有在地文化特色的屏東黑豬,傳統上也都用廚餘養豬,在什麼情況下要全面禁止廚餘養豬?地方政府查緝人力是否足夠?防疫策略的階段目標為何?學者呼籲政府應該充分和產業界溝通。

協助屏東六堆黑豬豬農進行保種工作的臺大動物科學技術系教授朱有田表示,黑豬具有臺灣在地特色,政府若要禁止廚餘養豬,應有配套措施,避免壓抑本土黑豬產業,例如提升養豬戶廚餘處理效率、確保消毒完整、輔導廚餘來源,不要有風險較高的飛機廚餘,「政府一定要了解這個產業系統性的運作方式,系統性考量,再去擬政策。」

他認為,廚餘養豬是重要的循環經濟,政府應該鼓勵、讓這個產業更完整,而不是抑制,但在防疫上的確需要更完備,趁此波疫情檢視廚餘養豬設備,是一件好事,農民在促進循環經濟之餘,也要理解自己對防疫有責任。

宜蘭大學生物技術與動物科學系教授林榮信則強調,面對廚餘養豬禁不禁「產官學研要一起坐下來討論。」黑豬的確有特殊風味、解決環保問題,但非洲豬瘟也不是開玩笑的,1997年養豬業遭口蹄疫重創的教訓不遠,必須盡全力防堵疾病可能的傳播途徑。

記者
郭琇真
關注農食與環境,始終相信文字能促進對話的可能,並時時刻刻提醒自己放下成見、傾聽他人。 kuoann@agriharvest.tw
記者
林慧貞

政大新聞畢業,當農業記者邁入第四年,覺得還是只有學到皮毛,希望筋骨可以更軟Q,彎下腰來和土地和土地上的人們學習。

linhuichen@agriharvest.tw
記者
謝佩穎

一個市場長大的小孩,透過影像關注台灣庶民社會相關議題。

peihsieh@agriharvest.tw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