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攝影/ 林宜潔 首圖提供/ 林業試驗所

瓊崖海棠常見於臺灣沿海地區,耐風耐旱,屬相當粗放的熱帶海漂植物。經農委會林業試驗所實驗發現,瓊崖海棠種仁油具屏蔽紫外線的功能,試做防曬霜防曬係數可達SPF43,可望成為天然防曬原料,減少化學防曬劑的污染。且瓊崖海棠種仁油親膚性好,抗氧化活性佳,也適合用來作為高價保養品的基底。目前原料供應、產業鏈雖待建立,然在環境意識高漲的現代,產業深具未來發展潛力。

發展生質柴油,意外發現天然防曬油

在臺灣俗稱「紅厚殼仔」的「瓊崖海棠」是熱帶海漂植物,生長粗放,抗風耐旱、也不怕鹽分,在太平洋島嶼、澳洲、東南亞、印度與馬達加斯加等沿海地區都有其蹤跡。在臺灣主要分布於屏東恆春半島、嘉義、東部、蘭嶼等地區,常作為行道樹,也是目前平地造林的樹種。

2008年行政院農委會林業試驗所研究團隊為開發生質柴油,著手研究木本油料植物,意外發現瓊崖海棠種仁萃油率最高可達60%,且經儀器分析,瓊崖海棠種仁油具有屏蔽紫外線的功能,未來若能成功開發相關防曬產品,將是最符合現今環保趨勢的天然防曬品。

俗稱「紅厚殼仔」的「瓊崖海棠」是熱帶海漂植物,可見於臺灣沿海,管理粗放,抗風耐旱。

天然防曬能力佳,可望減緩環境污染

「我們用紫外光-可見光光譜儀去分析瓊崖海棠種仁油,發現它在UV200-400的地方有吸收,等於在紫外區有屏蔽效果。」林業試驗所森林化學組技工顧文君分享,瓊崖海棠種仁油對紫外線屏蔽效果優異,非常適合作為防曬品的基底油。

顧文君指出,在臺灣投入瓊崖海棠的防曬研究前,國際上並沒有研究先例,只有在一些文獻上讀到玻里尼西亞人會將瓊崖海棠作為藥用。他分享,瓊崖海棠是玻里尼西亞人心中的聖樹,是玻里尼西亞人的傳統醫學藥方之一。紀錄顯示大溪地居民會以瓊崖海棠的枝葉治療傷口,種仁油則作為按摩油使用。

顧文君指出,投入研究之後,他曾試著製作瓊崖海棠種仁油的抗曬霜,送到SGS去檢驗,結果證明防曬係數可達SPF43。顧文君說,現行防曬品主要分成化學性防曬跟物理性防曬。前者會對環境帶來負擔,甚至傷害珊瑚,後者則有防曬係數偏低、防曬能力不足的問題。

在保育海洋的環保意識中,顧文君認為,瓊崖海棠種仁油製作的防曬霜成分天然,未來若能成功量產,將可部分取代,甚至完全取代化學防曬劑,減緩環境污染,相當具開發意義。

瓊崖海棠種仁油有優異的紫外線屏蔽效果,林試所曾嘗試製作防曬霜,防曬係數可達SPF43。

親膚性抗氧化能力佳,可做保養品優質基底油,成本高昂

不只防曬,瓊崖海棠種仁油還有抗發炎、修護肌膚等效果。顧文君說,瓊崖海棠種仁油親膚性好,抗氧化活性高,非常適合作為美妝產品基底油,可以降低保養品氧化的速度。「唯獨因為油品使用感較厚重,在臺灣比較濕熱氣候條件的下,可能比較適合在秋冬使用。」

顧文君說,一般保養品的基底油常見的有甜杏仁油、橄欖油等,抗氧化活性都不如瓊崖海棠種仁油,但是相對來說,使用瓊崖海棠種仁油的成本,也可能高出10倍。因應瓊崖海棠種仁萃取的產品,會直接接觸皮膚,林試所也預計在這兩年完成相關成分的毒理研究試驗,進一步建立過敏、副作用等等資料,期望降低相關產業開發產品的門檻。

瓊崖海棠種仁油親膚性佳,又有抗氧化物質,不只有防曬效果,也適合用來製作各式美妝保養產品。

原料仰賴人工搜集,產業鏈尚待建立

根據林試所資料,臺灣瓊崖海棠的造林面積約50公頃,行道樹不計入的話,每年可以生產的瓊崖海棠種仁油約有 300~400公升。然上述的生產數字,是建立在已完全利用的基準下。

顧文君指出,原料取得是目前生產瓊崖海棠種仁油面臨的最大挑戰。他指出,瓊崖海棠果實一定要等到自然落果,才能達到可以萃油的熟度,採集季節約在每年11月。「目前連撿果都要人工撿集。」經濟利用的模式還沒建立起來,沒有對應的產業鏈,當然也沒有機械可用。採集全以人工進行,導致成本高昂。

但面對後端價值不斐、高附加價值的美妝產品,怎可能乏人問津?顧文君也坦言,近幾年廠商詢問非常熱切。然而,顧文君指出,要製造瓊崖海棠種仁油,廠商必須為瓊崖海棠另闢一條產線。包括破殼、榨油等製程設備都要重新投資,「有些人會以為可以跟苦茶油的機器共用,其實不行。」

顧文君另補充,瓊崖海棠種植後,要等三到五年才會結果,廠商希望投入後端生產,也必須找到前端願意供給原料的林農,另要有人收果,有人負責榨油、開發產品,產業鏈才能逐步建立起來。

記者
林宜潔
熱愛探索飲食風土,期望向山海與人學習更多。 yclin@agriharvest.tw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