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圖片提供/ 藺桃

「我去過世界各地的農夫市集,安娜堡的是最好的。這裡最多樣化。」Al Kiercazk自信滿滿地說道。家族世代務農,從1927年開始,8歲的他就跟著父親就到安娜堡農夫市集賣菜來了。這些年,他到歐洲、南美、日本等地旅遊,都把當地的農夫市集當作重要一站參觀。
密西根州安娜堡市農夫市集創建於1919年,是美國最大、歷史最悠久的農夫市集之一。歷經百年變遷,曾經用馬拉著貨車,當街售賣的露天市集,到今日成為安娜堡市民每週三、週六固定買菜、休閒,歡度家庭時光的現代農夫市集。這裡承載著一代又一代人的記憶與溫情,也連結起農夫、市民與市集管理者。

熙來攘往的萬人市集

安娜堡農夫市集,位於市中心古老的Kerrytown,周邊有餐廳、文創小店和消費者合作社,夏日裡人流眾多,常有人坐在路邊吃飯、工作、喝杯啤酒,生活趣味濃厚。

7月的第一個週六,我們還沒走進農夫市集,就被門口地上、架上擺滿的鮮花吸引。走進去,看見紅通通、堆成小山坡似的番茄攤,大的、小的,還有青的、黃的,品相略差也不妨礙顧客的熱情。攤前擠滿了試吃和購買的人群。我見縫插針地拿了塊番茄給3歲多的女兒試吃,她立馬要求再來一塊。我只好快速挑了幾個,結帳轉往下一個攤位。整個市集果真稱得上是琳琅滿目,各個攤位上擺滿了當季的黃瓜、櫛瓜、櫻桃、菜豆、馬鈴薯、櫻桃蘿蔔、綠葉蔬菜,還有向日葵、豌豆花、薰衣草等各色花草。

安娜堡農夫市集的入口處擺設著小攤販所販售的各式花草。

我提出拍照要求時,店家都會跟我說,早上7點多的時候來拍最好了,那時候蔬菜水果堆得滿滿的,到11點,大部分都已經賣出了。他們的遺憾聽起來都充滿驕傲。不過也因此,原本還在悠閒逛市集的我,突然緊張起來,拎著購物袋快速走遍全場,買齊下周所需食材更為要緊。20美金買了整整一袋蔬果,比超市還便宜,只是還差一盒雞蛋。一位賣土雞雞蛋的老婦人對我擺擺手說,「你來得太晚了」,她早上帶了130打雞蛋來市集,不到兩小時就銷售一空。

除了蔬果、花草攤位,還有多肉、手工乳製品、在地咖啡、烘焙麵包和糕點,以及木工、服飾、畫作等多個手工藝人攤位。去年整個市集註冊的小販達128個,夏季有48個攤位運營,冬季也有15個小販堅持在北方的冰天雪地裡開張。

夏季市集每週三、六,從早上7點開到下午3點;冬季則只在週六開放,早上8點至下午3點。開放的頻率和時間,在我走過的農夫市集中都算是多的。然而,週六的人流卻出乎意料地多,讓我想起幼年時隨祖母趕集的場景,摩肩接踵,人聲鼎沸。去年的市集報告顯示,夏季每天有13,000人到訪,冬季每天也有3,000人。這對於只有12萬人的小城來說,是非常漂亮的成績。

市集變遷折射政府角色變化

說起農夫市集的熱鬧,還得多虧了小城鎮悠久的歷史。

1919年,一戰結束後的第2年,安娜堡當地幾個婦女組織結成了社區聯盟,在舊法院附近的街角建立了一個農夫市集。她們相信通過減少中間盤商環節,可以降低菜價。農夫們用馬拉著貨車來市集,卸貨後,把馬集中到附近的馬廄裡,把貨車當貨櫃來擺售商品。天熱的時候撐一把傘,天冷時就燃起炭火爐來取暖。許多家庭農場歷經幾代人,一直都為農夫市集穩定地提供貨物。

1961年8月的安娜堡農夫市集上人潮眾多。(圖片翻攝自安娜堡區圖書館歷史書籍)

小販們基本都來自安娜堡市所在的沃什特瑙郡(Washtenaw),但因為創始之初有幾家農場來自郡外,所以農夫市集並沒有把農場範圍限定在郡內。話雖如此,不過市集卻仍有一項傳承百年的原則:農夫市集售賣的所有商品,都必須是小販們親自生產或製作的。

而市集創建不久就吸引了大量當地居民,大獲成功,1921年,市政府決定接管市集管理工作,成立了指定的管理委員會。戰後不久,美國陷入大蕭條時期,人們渴望新鮮和低價的食材,農夫市集發展迅速,因為人流眾多,常常造成交通堵塞,被迫多次遷址。直到1931年,前市長Gottlob Luick 捐出自己木材公司的土地,供市集永久使用,才解決了這個問題。

當時的市政府沒有錢可以發展此地,農夫只能沿街售賣產品。為此,Gottlob Luick便將農民組織起來,以廢棄木材搭起木棚,還在市集北面搭建了木板路,方便市民來購買,從此雨天和冬天都可以安心做買賣了。1938年到1940年,「聯邦公共事業振興署Works Progress Administration」(註1)為市集搭建屋頂、鋪路,還在中間建了一座磚頭房子,後方空間則用作市集的管理辦公處,前面為農夫休息取暖和吃飯的地方,一步步地擴大了規模,一處可以容納124個攤位的市集正式建成。

自此後,市集周邊建立起了飼料加工廠、餐館等相關企業。二戰後美國經濟復甦,市集管理委員會也在1950年代開始建立一些嚴格規定,比如不允許售賣未經冷藏的乳製品。之後,密西根州政府禁止農夫直接售賣鮮肉。1977年又添新規,烘焙食物只能在獨立有證照的商業廚房製作,才允許在市集出售。

進入市集的門檻越來越高,而傳統的零售商開始用更多元優質的產品吸引顧客,從1976年到1988年,安娜堡農夫市集進入低谷期,小販的數量減少了4成。為維持運營,市集管理委員會做出2項重大調整:資深農夫可以租3~4個攤位,不像以往一個農場只能經營一個攤位,以及同時將12個攤位永久出租給手工藝匠。由此可看出,從早期的被動管理,到戰後的積極管理,政府一直把農夫市集定位成一個在地農產品的集散地。

農夫市集入口的告示牌,提醒著人們吃在地食材的各種好處。

熱鬧的農夫市集,不單單僅是食材買賣的地方

1980年代開始,轟轟烈烈的「回到土地」社區農園活動,啟發了人們對通貨膨脹、環境惡化、商業規模化生產食物造成的食品安全問題的關注。因此在進入1990年代後,社區農園、農夫市集等,已經不只是關於食材買賣的地方,更被看作是與社區更新、永續發展和環保運動相結合的場域。

市集管理委員會共有5位代表、2位農夫代表、2位長期消費者代表,還有1位是附近居民代表。目前,市集由安娜堡市政府公園與休閒部門負責管理,但代表們對市集的實際運營有決策權。

通過各種管理方式,市集逐漸被打造成一個宣導健康生活、參與在地經濟系統和家庭休閒育樂的中心。

舉例來說,市集亦加入了密西根州的「食品購買力加倍計畫」(Double Up Food Bucks)。凡持有密西根州福利卡(Bridge Card)的家庭或個人,可以在市集購買美國補充營養協助計畫(Supplemental Nutrition Assistance Program,簡稱SNAP)允許的蔬果等食材,農夫市集會免費贈送相應金額的代幣,用於購買在地水果和蔬菜,最高補助金額可達一天20美金。消費者則可前往市集管理處刷信用卡換取代幣,每次至少換取20美金。代幣不限當天使用。作為參考,我們3口之家,每週去市集消費的蔬果就是20美金左右。

無獨有偶,市集更支持婦女、嬰兒及兒童營養補充特別計畫(Women, Infants and Children,簡稱WIC)、年長者健康飲食計畫(Senior Project Fresh)等多個食物補助救助專案,方便這些群體也能購買到新鮮健康的蔬果。

蔬菜攤老闆說,早上7點来菜攤就能瞧見堆得高高的各式蔬菜,如此五顏六色才好看。

市集的存在,對熱衷在地食材的消費者本身就是種鼓勵

「與小販聊天,瞭解他們的故事,同時也意識到自己正在做一件有意義的事:對『吃在地』運動做了一點貢獻。我堅信食物就是要在地。」當被問到「你最喜歡農夫市集的哪方面?」時,一位消費者這樣回答。

市集是很多人來市中心消費的最大動力。去年的市集報告顯示,有67%的消費者在逛完市集後會到周邊商店或餐廳,買點東西,吃頓飯,消費10到20元美金。

市集還邀請在地主廚展示廚藝和試吃,並計畫與在地各大餐廳建立更直接的聯繫。不少餐廳主廚都在市集購買食材,市集準備在網上公佈批發價,方便主廚們查看價格、存貨和提前預定。到了市集日,他們只需要到市集管理處來領取食材就好。

走在安娜堡農夫市集裡,還能採買各式果醬與如藝術創作般的多肉植物。

情感連接帶來的幸福感

為了方便更多人到市集來,市政府在今年夏天重整周邊的路面和停車場,將添加包括野餐桌在內的更多便民設施,讓整個市中心變得更適合休閒育樂。市集管理方同時準備在未來幾年增建一個室內市集場地,不僅能吸引更多人在冬季來購買在地食材,夏季也能容納更多攤位和消費者。

而所有的擴建措施,相信也是為了去年那些超過50個農夫,以及上百個正在等待市集釋放攤位的手工藝匠。

除了每週開張2次的農夫市集,這裡周日也舉辦藝術市集,邀請在地藝術家擺攤。從2016年開始,每年5月到10月,安娜堡天氣最舒適的季節,每月的第一週週三下午,市集會舉辦美食餐車集會。除了有不同餐廳的餐車前來,還有現場音樂表演、免費兒童遊戲區等,開放的戶外市集成了人們享受好天氣的絕佳所在。

伴隨著現場的音樂表演,逛市集遂成了一種美好享受。

我們停留的一個月中,剛好參與了這樣一場盛會。如果說上午的市集吸引的是主婦和家庭,那麼午後的餐車美食和音樂,則是把城中各種年紀、膚色的人都聚集了起來。有穿著靚麗的年輕男女和推著嬰兒車的小家庭,也有坐著輪椅來的年長者和朋友們。每輛餐車前都大排長龍,我們分別排隊等待義大利和西班牙風味的美食,一邊喝著泰國口味的飲料,一邊聊天。足足等了一個小時後,我們買好食物,與其他家庭分享一張桌子,自然地就開始交流彼此的食物和體驗。

用餐完畢的孩子就在遊戲區玩耍,大人們則聽著音樂,自由搖擺。陌生人之間,親人朋友之間,借助美食、音樂和陽光,巧妙地有了新鮮的情感連接,當下我們都感覺到幸福,確信這就是我們想要過的生活。在市集的留言板上,許多人都提到了這種重回社區、與鄰居、農夫交流的情感連接,是他們逛農夫市集的最大動力。許多家長都非常珍視農夫市集帶給他們的兒時記憶,如今想把這種記憶傳承給下一代。這也許就是安娜堡農夫市集這百年來吸引人們到訪的最重要原因。

※註1:美國前總統羅斯福新政時期促進就業的項目。

延伸閱讀

突破傳統思維,農產直售、75%營收歸於農夫,美國阿格斯農場商店:我們的未來根植於在地

美國密西根州安娜堡市共生社區探訪記:共勞共食,分享人情,我的社區我做主

曾任杭州都市快報記者。2011年作為第一屆陸生來臺求學,就讀于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在臺求學期間,與師友合著《陸生元年》,從臺灣畢業後出版有《藏在小日子里的慢調台灣》。因在大陸微信平台開設「台灣私人訂製」微信公眾號,介紹臺灣生活創新人物被大陸公眾熟知。目前隨丈夫赴美讀博,為半職媽媽和自由撰稿人。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