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提供/ 豐年雜誌 文/ 林慧貞 圖片提供/ 范美玲

今年 7月,花蓮區農業改良場首開公門之先, 成為臺灣第一個加入「國際里山倡議夥伴關係網絡(The International Partnership for the Satoyama Initiative, IPSI)」的政府部門會員, 而其提報的案例「水田多樣性新指標」,因其論述清晰、研究創新,更在十月獲得IPSI 秘書處肯定,指定為參考成範本供他國參考,為臺灣掙足面子。

這幾年,管轄宜蘭、花蓮的花改場陸續結合原住民、林務局、慈心基金會,發展環境友善農業,讓這塊屹立78年的老字號招牌越擦越亮, 背後最大的功臣莫過於在花蓮土生土長、現任花改場場長范美玲。

在花蓮土生土長的花改場場長范美玲,持續發展環境友善農業,讓花改場這塊屹立78年的老字號招牌越擦越亮。

范美玲從小就對大自然很有興趣,就讀中興大學昆蟲系時,許多女生解剖蟑螂時嚇得尖叫,她卻讚嘆:「蟑螂的觸鬚在顯微鏡下好美!」

後來,看到園藝系學姊穿著美美裙子在花園澆水,一心想照顧花花草草的她便和好友相約轉系,殊不知園藝系一點也不輕鬆,頭一次要拿鋤頭,挖出1x1x1公尺的深洞時,范美玲當場傻眼。同學好心要幫忙,老師卻狠心攔阻,要她自己完成,「這句話對我影響很深,讓我知道女生其實也是可以做到很多事的。」

范美玲的確做到許多了不起的事,研究所還沒畢業就考上高考,隨即返鄉到花蓮農改場服務,從事花卉栽培技術改良和作物採收後處理試驗。但一開始卻挫折不斷,因為皮膚白、講話輕聲細語,農民只把他小妹妹看,直到有次,范美玲運用園藝系所學,用防治資材協助作物躲過寒害,大家才發現她真的有兩把刷子,成功收服農民的心。

翻修法規,蝴蝶蘭出口大功臣

曾有老師給她下評語:「什麼都不會,但膽子很大。」這番觀察果然很貼切。民國85 年,她隨丈夫到臺北定居,真的靠著憨膽,完成一個對臺灣園藝產業影響重大的政策。

當時施行十多年的《植物品種及種苗法》很少更新,已跟不上國際趨勢,范美玲轉職到農糧處擔任技正時,大幅翻修法規,加強保護育種者及衍生品種,也把切花納入品種權保護範圍,並和國際接軌,使得臺灣研究數據被國際認可,縮短申請品種權的等待時間。

更重要的是,范美玲擴大公告蝴蝶蘭為《植物品種及種苗法》適用作物,使蝴蝶蘭在國外申請品種權再也不用曠日費時,也不必擔心種原被剽竊,為我國蝴蝶蘭產業注入一劑強心針。

協助花蓮好事集建立社群支持型農業體系。

從中央到地方,歷練豐富

和范美玲接觸過的人,大多都對她有條不紊的思緒、清晰順暢的口齒留下深刻印象。大將之風來自豐富的公職歷練,婚後她一路轉換職位,足跡遍布臺北市政府建設局股長、農糧處技正、國會聯絡人、秘書室、科技處、國際處,其中最特殊的經歷莫過於擔任國會聯絡人。

《植物品種及種苗法》歷經數十次法規會議審議,范美玲在其中穿針引線,功不可沒。長官見她協調能力優秀,調派擔任國會聯絡人,期間她仍不斷為此法案奔走,尋求立委支持,終於讓法案在93年三讀通過。

只不過,溝通對象從農民、作物,變成消費者、政治人物,深深考驗她的EQ,對於比較「關心」農委會的立委,范美玲再度使出面對農民的纏功,三不五時就到委員辦公室泡茶、噓寒問暖,幫忙打雜,抓到機會便和委員聊天,「我的任務就是要讓他們更了解農委會業務嘛!」

范美玲於稻田有腳印市集,向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董事長賴錫源介紹有機水田生物多樣性的成果。

返鄉服務找資源,曾被當詐騙集團

范美玲拚命三娘的個性,獲得許多長官賞識,續留中央不是問題。但也因為這股不服輸的精神,她的身心長期處在壓力下,眼見健康亮起紅燈,她決定返鄉調養身體、撥出更多時間陪伴家人。

99年七月范美玲回到「娘家」擔任花改場副場長,這十多年間, 社會已有重大變化,環境汙染、食品安全成為民眾最關心的話題。花改場也沒在這波浪潮中缺席,發揮好山好水的優勢,慢慢建構友善、有機農業的輔導系統,成為全國農改場研究生態農業的龍頭。

范美玲將在中央學到的能力充分運用在地方,引入日本「里山」觀念,推廣和大自然和諧共生的農業。輔導新社海梯田復耕、使用自然農法時,她深知單以農改場一己之力無法完成,找來林務局、慈心基金會合作,一起行銷推廣優良的農產品。

有次,范美玲打電話給中央研究院研究員陳昭倫,一度被當成詐騙集團,因為根本沒人想到農改場也會管到海洋。說起這段趣事,范美玲自己都笑了,她說,回鄉服務後,感覺眼界越來越開闊,一開始以為做友善農業只需要稻田本身好,後來才知到,周遭環境也要顧,並發現農田廢棄物會影響海洋環境,希望和中研院建立新社海梯田旁邊的珊瑚監測計畫,而誤打誤撞鬧出詐騙集團的插曲。

范美玲在大愛電視【人文講堂】節目分享珊瑚監測計畫。(影片來源/大愛電視)

向在地學知識,推原住民保種計畫

花改場轄區遍布不少原住民部落,近年氣候變遷劇烈,適應在地風土民情的原住民傳統作物突然翻紅。其實,花改場早就一步一腳印,輔導原住民種植原生作物,如小米、紅糯米、野菜等,並默默推動原住民「保種」觀念,去年甚至成立「原住民農業研究室」,投入專門研究人力。

但要取得原住民信任並非易事,范美玲依舊是那不變的101招:搏感情。不管再忙、再累還是抽空到部落,光是來回車程就耗掉好幾個小時, 「原住民重視朋友,只要陪伴在身邊,讓他們找得到人,最重要的是真誠相待。」

范美玲陪同農委會前主委陳保基關心原住民產業發展,並依主委指示推動建立原民作物保種圃。

舉例來說,花改場協助馬太鞍的邦查部落復育野菜時,研究人員除了建立栽培技術,還和在地農友一起下廚,推出野菜料理競賽,找出消費者可以接受的食譜。

這樣的真誠,讓范美玲和邦查農場主人蘇秀蓮發展出姐妹般的好情誼,甚至獲得別名——「夏季」,原來是因為農場有位員工名字唸起來像春季,范美玲熱情洋溢,就像夏季。

范美玲笑稱自己「很愛講話」,喜歡有溫度的工作,對於獲得「優秀農業人員獎」,她謙稱要感謝的人很多。其中,花改場的改變,前場長黃鵬開闊的心胸才是關鍵,感謝他願意放手讓大家嘗試。

她期許農改場用生態、友善農業,打造花蓮特色,讓年輕人有返鄉就業機會。當然,繼續和農民搏感情是一定要的,「我們不能以專家姿態自居,因為在地知識是很寶貴的。」

(原文轉載自《豐年雜誌》2017年01 · 02月號

國際里山倡議夥伴關係網絡IPSI

緣起於99年10月間,日本名古屋舉辦的聯合國第十屆生物多樣性公約大會中,由聯合國大學高等研究所(UNU-IAS)與日本環境省所共同啟動的國際性倡議計畫。

IPSI盼透過夥伴會員交流知識、經驗和資源,促進全球各地農、林、漁、牧等農業生產地景的保全活用,以增進農村居民生活、生計和環境的生物多樣性, 期邁向「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愛知生物多樣性目標。

臺灣自100年4月起陸續加入IPSI 的會員組織共有5個, 包括: 國立東華大學、國際自然生態保育學會(SWAN International)、臺灣生態工法發展基金會、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以及花蓮區農業改良場,其中花改場是臺灣第一個加入的政府部門會員。

記者
林慧貞

政大新聞畢業,當農業記者邁入第四年,覺得還是只有學到皮毛,希望筋骨可以更軟Q,彎下腰來和土地和土地上的人們學習。

linhuichen@agriharvest.tw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