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提供/ 《鄉間小路》 文/ 陳婷芳 攝影/ 林韋言

有「果中之王」封號的紅龍果,是原產於熱帶雨林的夏季水果,果實常吃,花卻很少人看過。紅龍果花只在夏夜綻放,僅有一夕的美麗,短暫卻永恆,有如「曇花一現」。在如此浪漫的花開時刻,果農為了讓有些得在花開時授粉的紅龍果能漂亮結果,得抓緊時間授粉,夏季限定的果園午夜場,就在漆黑中隆重登場!

燥熱的5月天之後,總算迎來了遲來的甘霖,與紅龍果農的夏夜之約被迫數度改期。很需要春雨的紅龍果,以往5月底就可以採收第一批,今年等不到及時雨,遲至夏至才開始收成,整整延後了近一個月的時間。

紅龍果花和曇花同樣只有一夕的美麗。

深夜果園的有氧森林浴

「你們大概晚上6、7點到就好。」高雄「美濃同心圓有機農場」負責人胡惠玲在電話中叮嚀著,紅龍果和一般作物很不同的是,紅龍果都在夏秋兩季夜晚開花,和曇花一現是一樣的,為了要替花苞收粉與授粉,果農也必須加入夜行性生物的行列。

入夜後走進果園裡,夏夜的寂靜正在蔓延,綻放的紅龍果花在果農頭燈照亮下,雖然沒有花海的爭妍鬥麗,卻自顧自地美麗著。胡惠玲笑說:「我們辦過夜間小旅行,在果園晚上氧氣很多,感覺很舒服,而且開了這麼多花,光看就覺得浪漫。」原來紅龍果是夜間吐氧植物,所以被譽為21世紀的環保水果,還能緩和溫室效應,在紅龍果園工作等於是浸濡在一場有氧的森林浴,就算是夜間上工,也不會昏昏欲睡。

採訪前一晚,鍾紹文和胡惠玲夫妻倆在紅龍果園施作到凌晨3點,「人家務農是早早起,我們都是早早睡」,她提到夏日開花期的工作時程大抵如此,戴上頭燈,手持水彩筆,背上花粉盒,晚上7點一到即整裝上陣。

回想當年懵懂投入紅龍果種植,最初看到滿園開花的興奮之情,很快的就轉變為苦樂參半的矛盾心情,因為兩排都開滿了花,必須一棵一棵授粉,一排溝得走上兩趟,每次授粉都要算數,不能講話,也不敢聽音樂,否則授粉到哪裡很容易錯亂;再加上早期不懂留果的技巧,完全沒有疏果,紅龍果花苞高低起伏太大,授粉時很像在玩蘿蔔蹲,效率差、又費力,重點是心情不美麗,「人家是數羊數到想睡,我們是算數算到發脾氣。」胡惠玲苦中作樂地說。

大寶紅龍果在夜間開花,須人工收粉授粉。

有機路上的挑戰與智慧

踏上務農這條路,鍾紹文和胡惠玲起初義無反顧地選擇有機的試煉,不難想像也和傳統務農的長輩發生了一場家庭革命,「我們是為了給罹患罕見疾病的大女兒一個食安環境,但爸媽想的是要怎麼去維持一個家。」於是他們一開始就決定自己租地,那時候很天真,剛起步就是七分大的土地,留果太多,傻傻地種、傻傻地收,結果就是小果很多,枝條扁得很快,不知道怎麼賣,夫妻倆只好從路邊小攤販起家,半夜做果醬,慢慢地學習成長。

「目前我們農場的白玉蘿蔔、番茄、紅龍果,已做到有機與產銷的雙證履歷,白玉蘿蔔更是我們冬天食農教育的主要品項。」農場作物種類多樣,多屬特殊品種,如大寶紅龍果、八彩蘿蔔、橙蜜香番茄、牛奶菱角地瓜、水果玉米、南瓜、芝麻、草莓、人蔘果、黑豆、蜜蕉等等。

對他們而言,紅龍果是非常重要的作物,胡惠玲說明,夏天其實沒有什麼水果可以採自然農法種植,紅龍果不像荔枝等一季性作物,產季為5月至10月,長達五個月,春末至秋中約有12、13批次的花期,比較能夠安全渡過夏天的蔬果荒。由於沒有施肥,他們通常會收前三、後三批次的果,中間休息,讓火龍果「坐月子」發枝條,同時也避開颱風季,還可以利用這段期間進行其他作物的育苗作業,看天吃飯的農人,果然最懂得大自然生生不息的循環。

紅龍果花苞被暱稱為臺灣檳榔。

紅龍果全植全食創意無限

在務農之前,胡惠玲本來是專業護理師,對營養食品與食材搭配的知識觸類旁通,「我喜歡玩烘焙,就是從紅龍果開始的。」不在田間忙碌時,她是農會家政班手作講師,蜜釀紅龍果花、紅龍果果凍粽子、軟糖,紅龍果完全符合她全植全食的理想。

紅龍果有很多優點,說起來算是被果實耽誤的經濟作物,胡惠玲從紅龍果枝條摘下一顆未開花的小花苞吃了起來,「來我們家果園都知道,這叫做臺灣檳榔」,聽她描述用紫蘇葉把花苞像包檳榔一樣包起來,中間剖開塞化應子(梅子)吃,就立刻聯想到嚼檳榔的畫面,她還建議將花苞冰起來,灑甘草粉,吃起來冰冰脆脆的更可口。

紅龍果送入分級機選果,裝箱時要錯開果實上的殘留枝條,以免刺破其他紅龍果。

此外,紅龍果富含果膠,可以做出許多意想不到的料理,例如用紅龍果花瓣煮白木耳、大滷麵、燉排骨,可創造出勾芡的口感,而且有豐富的植物蛋白,美味又養生,單單一朵花有多種利用方式,成本低,成品的質感卻很高。

胡惠玲膽子小,曾經一個人深夜在果園裡工作,聽到一點風吹草動就害怕,尤其農曆7月是紅龍果花期的大月,非做不可。如今她已能悠然地徜徉在花叢裡,享受發現螢火蟲的小確幸,偌大的果園中,唯有她見證了這一夜的美麗,這是多麼的幸運!

火龍果小檔案

火龍果小檔案 日落而作、日出而息,這是紅龍果農的真實寫照。紅龍果雖然是受歡迎的熱帶水果,但是種植知識卻很冷門。月黑風高引不來蜂飛蝶舞,火龍果開花授粉只好由人力協作,從疏果到套袋,照料紅龍果可算是一件體力活。

1. 異花異蕊授粉最關鍵

由於紅龍果各品種的特性不同,育苗與栽種方式便不相同,又因為蜜蜂晚上不出來,蛾的幼蟲會危害花苞,因此紅龍果授粉必須仰賴人工,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不能同花同蕊,必須異花異蕊,敲A區的粉,授給B區的花。雖然每區紅龍果開花很集中,但因花期只有一夜,天一亮就是無效花苞,所以分秒必爭,平均十秒就要授完一朵。

大寶紅龍果耐貯存,趁新鮮吃,口感更Q脆。

2. 自創套杯蓋防雨水

紅龍果其實是一種滿累人的作物,以大寶紅龍果而言,農人晝夜都得上工,早上要到果園判斷授粉時機,若評估會下雨,晚上授粉時,就要套上杯蓋保護花朵不受雨淋,四個小時後授粉完成了,就要打開杯蓋,否則花苞會爛掉,而且若在四小時內碰到雨水,就不會結果了。

3. 黑白套裝看日照

授粉三天後要整型,拉花苞、套花苞,胡惠玲解釋,南部太陽大,如果紅龍果留果剛好在枝條高點容易晒傷,所以要用白色套袋,需注意網袋不宜服貼,避免東方果實蠅侵入。但若留果在枝條背面或內面端較缺乏日照,就會使用黑色套袋吸熱,使果實成長、轉色變漂亮。

4. Q脆口感佳耐貯放

紅龍果品種很多,有紅肉與白肉之別,大宗則以大紅、石火泉、福龍、大寶等為主,占全紅龍果近八成。其中大寶耐貯放,保存時間可達一個月,相較於甜度高的火龍果,大寶的甜中帶點酸,果肉緊實,吃起來會有Q脆感,胡惠玲表示,外國人一般偏愛口感Q脆的水果,大寶因此外銷至加拿大。而且大寶不像一般紅肉紅龍果易染色,即使整顆剝來吃,也不怕衣服被染色。

 

延伸閱讀

期間限定的夏夜日常:純淨竹林裡的地上星光

【廚房小情歌】夏日餐桌的美好風景:燒豬里肌炒紅龍果花

本文轉載自《鄉間小路》8月號封面故事,原文標題為〈夏季限定的果園午夜場〉,更多購書平台,請參考誠品金石堂博客來讀冊生活

《鄉間小路》於1975年發行,關心日常生活,報導依節氣生產的食材,蒐集圍繞在餐桌旁的隨意言談和深刻記憶,想像彼此共同的、可實踐的未來。40年來,鄉間小路踏實地在寶島上生活,持續記錄在生活裡所遇見的美好事物,始終抱持「人人日進三餐,能說農業無關?」的生活態度,每月定期和讀者分享當令農作滋味與在地生活智慧。深入了解,請進「豐年農市」訂閱。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