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製圖/ 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

巡溪,是一起支持貢寮「和禾水梯田」保育和夥人的承諾:「一起守護連結森林、農田、村落、到海岸的水域廊道。」因為我們知道,流淌其間的不只是溪水。但溪的自然樣貌快速消失中,如果我們不知道裡面有什麼,又怎麼去談要守護什麼呢?透過每月一次的「和禾巡溪日」,周銘泰老師帶我們瞭解貢寮河溪的日常、拼湊她的樣貌以及和我們的關係,讓這些溪不再只是地圖上一條單調的藍色曲線。

然而,溪巡久了,才發現原來夥伴們回溯的是在成長歲月中消失的秘密基地。可惜童年的記憶裡沒有圖鑑,從未想要留下什麼或認真記錄。更多時候,我們這些陸地動物並不容易融入水裡的世界:一整片石蜑螺產下的卵,能告訴我們什麼?怎樣能不粗手粗腳,又能找到鰕虎蟄伏的角落?更多的時候,我們還想跟工程治理單位溝通,拜託他們的設計從人的角度也要從永續生態的角度,但總說不清生物們到底需要什麼樣的棲地……於是,一直陪著我們巡溪的生態畫家李政霖,把屬於東北角獨立溪流的圖譜整理出來,除了重新找回童年的記憶,也帶我們看見溪流生物的日常。

這裡就像是世外桃源的小秘境,得以一窺神秘巨鰻的傳說、外出覓食的食蟹獴、成功上溯到此的鰕虎魚科們。

上游:一條故事的源頭

「當泥土的香、山路的靜、微風的涼、時間的遠,都匯成水滴時;一條溪的故事,就從這裡說起……」下田後在溪谷裡洗滌,不論是為了澆熄正午艷陽,或傍晚溪蝦悄悄靠近,上游的溪,都自帶幸福感的靜謐。

這靜謐,是屬於攀爬力強的小型鰕虎們:上溯是一場驚險刺激的越野障礙賽,獨立溪流從河口很快就進入攀登區,讓牠們優異的越野能力有機會甩開虎視眈眈的大型獵食者,抵達適合繁殖的上游伊甸園。

這靜謐,也屬於強壯的鱸鰻:從坎坷辛苦的童年,到蟄伏山中成長為一方土霸。然而,牠仍有一個未完的夢想羈絆著──再度下海繁殖。在這之前,上游溪溝不免留下種種屬於牠的神秘傳說。

這靜謐,還屬於洗浴的藍鵲、翻找澤蟹的食蟹獴、開著時尚趴的溪蝦們。而來自林間的鉤蜓和蹼蟌,自然也在溪澗角落中,找到各自適宜的產卵場。

在這裡,你可以看到溪石上如神祕圖騰的啃食痕跡、危機四伏的狩獵現場,還有上不了護岸的悲傷故事。

中游:兵家必爭之境

獨立溪流的流域規模不大,中游不若上游那麼陡峭鬱閉,多半有穩定的流量及河道,但往下一點點又要出海了。這裡有比較中庸又綜合的生活環境,又是上溯下降的交通樞紐,因此成了兵家必爭之地,而容納多少物種共居的關鍵,都在中游大小圓扁不一的岩與礫之間。

我們總先張望溪石上的杯盤狼藉,猜測是打哪來的客人;找到空間、採光極佳的豪宅區,觀察暴發戶「枝枒鰕虎」如何討老婆;接著跳入深潭中,看經驗老道的大哥們在江湖走跳,最後發現激流浪花底下也有惡霸埋伏。

就像是繽紛市集一般,你會發現各路魚蟹匯集於此。而不同的地質身世、不同的河溪利用情形,左右了下游溪口截然不同的命運。但熱鬧,是共通的特色。

下游(溪口):溪與海的交會

『是終點、是驛站、也是起點。』接近大海的溪口很難劃分界線,貌似淡水奔流的終點,對於往內陸溯游的生命而言,卻是另一段新生的起點。泥質的、砂質的、礁岩的不同下游溪口,又吸引了不同的住戶。於是「魚文薈萃」,是多變的這裡不變的共同特色。

通常聚集了各式人為汙染的下游,往往不是人們選擇親水的地方,然而東北角還算幸運,有機會來看魚的話,反而有種置身活魚市場的親切感:豆仔、甘仔、紅槽的小朋友,常常無視鹹淡水分界而逛進來探險,或許是因為此處食物和營養的豐饒。而在這人們活動頻繁的環境,溪口緩流茂盛的野草叢其實是漁業生態的溫床,而交通跨越溪口的鐵、公路橋樑,更要小心不阻斷溪流水路上下的通暢。

從《溪望》守護希望

水族們代代不辭辛苦上下旅行的同時,面臨的風險也越來越多,這次「小禿(日本禿頭鯊)」和「小川蟹子(合浦絨螯蟹)」從下游到上游,也偷偷將旅遊日記藏在裡頭喔!一條溪流,不只是水流過的路線,更是這些繽紛生命(包括我們自己)生活中希望的所在,儘管各地區的物種各有特色,但開啟《溪望》圖譜,可以重新認識你的童年小溪,發現各個角落的美好與不可或缺。

相關資訊

讀懂獨立溪流的美麗與哀愁:《溪望》圖譜網站

七夕勇敢愛一回:河流小生物的撩妹金句

想瞭解更多關於「河流」的故事嗎?請上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從河說起」部落格 :https://river-is-life.blogspot.tw/

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成立於2007年,以「推動體制內環境教育的落實」、「推動環境學習中心的建構」和「擴大社會對永續環境議題的關注和參與」為願景,持續致力於各式環境學習中心場域之教育推廣與經營管理工作,運用各種媒介平台,向大眾推廣大自然服務及水資源等主題的重要性,並持續累積發展不同主題之環境教育教材供教育單位使用。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