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洪嘉鎂 圖片提供/ 農業藥物毒物試驗所

荔枝椿象不僅入侵龍眼、荔枝,連都市常見的行道樹臺灣欒樹都是荔枝椿象寄主植物,但臺灣欒樹並未像果樹一樣進行矮化,難以從空中噴農藥,就算噴了也有50%~80%農藥散布在空氣中,農委會林業試驗所建議在專家指導下,可將農藥水溶液適度注射樹體內進行防治。農委會農業藥物毒物試驗所則正在研擬和臺灣樹木醫院合作,為臺灣欒樹打針,評估防治荔枝椿象的成效。

不過藥毒所安全資材組副研究員洪巧珍提醒,行道樹及民宅造景樹可使用注射藥劑防治荔枝椿象,但非常不建議使用在進行農業生產的荔枝樹及龍眼樹上,除不符合經濟效益外,還需監測農藥殘留情況,否則會有食用安全疑慮。

荔枝椿象肆虐全臺 荔枝、龍眼、臺灣欒樹皆受害

今年荔枝椿象大量繁殖,國內荔枝樹、龍眼樹相繼傳出災情,被荔枝椿象吸食的荔枝樹、龍眼樹發生嫩梢枯萎、落花、落果等狀況,荔枝椿象帶來的蟲蟲危機不僅出現在果園區,連國內常見的臺灣欒樹,都能發現其蹤影。

5月份荔枝椿象邁入成蟲期,荔枝樹、龍眼樹或臺灣欒樹上有時會看到顏色鮮豔的荔枝椿象若蟲,或與樹木顏色相近的成蟲,荔枝椿象受到驚嚇時會噴出分泌物,人體接觸到會皮膚過敏、刺痛灼傷。

林試所副所長吳孟玲指出,荔枝椿象主要危害荔枝樹、龍眼樹及臺灣欒樹等無患子科植物,具有專一性,目前影響荔枝樹及龍眼樹最為嚴重,多數情況,荔枝椿象不會對臺灣欒樹造成嚴重影響,除非數量過多,才有可能發生受害樹枝失去水分運輸能力,出現枝枯現象。

「幫樹木打針」可成為都市荔枝椿象未來防治選項

該如何有效減少都市荔枝椿象數量?多數人直覺可能是對臺灣鑾樹噴灑農藥。過去行政院農委會防檢局曾公告防治臺灣欒樹椿象類可使用農藥,包含陶斯松、可尼丁、免扶克、賽洛寧、丁基加保扶、賽速安、亞滅培、氟尼胺、益達胺等多達九種。

過去藥毒所曾透過注射藥劑防治樹木蟲害問題,當時是使用點滴進行施打(如圖所示)。林試所副所長吳孟玲表示,若未來在臺灣欒樹施打藥劑,可簡化為針筒注射,不用再打點滴了。

不過吳孟玲表示,臺灣欒樹作為行道樹,並未像果樹一樣進行矮化,從空中噴灑農藥防治荔枝椿象效果有限,就算噴灑農藥也有50%~80%農藥散布在空氣中,都市環境不建議噴灑農藥防治荔枝椿象,國外行道樹防治病蟲害已漸漸從噴灑農藥,改為直接注射藥物到樹木。

吳孟玲表示,過去曾使用農藥噴灑樟樹防治蟲害,由於樹體較大,每棵樹可能需用到10公升至20公升經稀釋後的藥劑,但注射只需10c.c農藥,即能達到防治目的,目前平均注射一棵行道樹約需5分鐘,不過所使用的農藥不能含有乳化劑,以免降低防治成效。

藥毒所預計和曾執行過松樹藥劑注射的「臺灣樹木醫院」合作,由專業人員評估樹徑大小,決定施打劑量、如何施打,藥毒所則從中調查防治荔枝椿象的成效。

藥毒所安全資材組副研究員洪巧珍表示,荔枝椿象屬於刺吸式害蟲,將農藥注射到樹木內,荔枝椿象吸取含有農藥的汁液就會一隻隻從樹上掉落死亡,可達到防治目的,注射藥劑還可解決噴灑農藥隨空氣飄散情形,影響民眾生活較小,對生態影響也能降低,此方式可應用在非農業區及民宅內造景的樹木。

慎選樹種和藥劑

不過在樹木注射藥劑難以避免影響其他生物。「用藥要小心!」洪巧珍提醒,注射農藥到臺灣欒樹防治荔枝椿象,需考量樹上其他刺吸式昆蟲,像是蟬、紅姬緣椿象、粉介殼蟲等,不管無害或有害都可能會一併死亡;荔枝椿象有群聚行為,因此挑選注射目標時,可優先選擇受害嚴重的臺灣欒樹,降低對其他生物的影響。

透過針筒注射方式,將藥劑注入臺灣欒樹內,即可達到防治荔枝椿象的效果,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樹上其他的昆蟲也有可能會受到影響。(圖片提供/林業試驗所)

農藥選擇也是注射藥劑防治重點,目前有多種農藥可使用在臺灣欒樹,但像可尼丁、亞滅培、益達胺等農藥對蜜蜂影響很大,應避免使用有害蜂群的農藥。

洪巧珍表示,先前執行松樹的松材線蟲、松斑天牛防治時,就有考量蜂群影響狀況,因此選用對蜂群較無害的丁基加保扶注射松樹,未來若要注射農藥進行荔枝椿象防治,也會建議選擇丁基加保扶。

果樹恐有農藥殘留問題,不建議直接注射農藥 

都市未來可針對行道樹注射藥劑防治荔枝椿象,那龍眼、荔枝樹能否應用此方法?

「非常不建議在果園使用。」洪巧珍說明,比較注射藥劑與噴灑農藥兩種方式,注射藥劑成本較高,且過去沒有進行果樹注射農藥後殘留研究,無法確定農藥在果樹內的停留時間,從以往經驗來看,若果樹施打藥劑的停藥期可能會拖很長,例如之前為解決茄苳樹釉小蜂蟲害問題,曾有透過注射藥劑防治蟲害,防治效果可長達1年。

荔枝椿象若蟲顏色鮮豔,但如果受到驚嚇也會跟成蟲一樣噴出分泌物。(圖片提供/宋孟真)

荔枝、龍眼的荔枝椿象防治還是以施放平腹小蜂、環境管理為主,例如少種無患子、臺灣欒樹等其他寄主植物,非得使用農藥時則以噴灑為宜,果樹旁的臺灣欒樹才可以考慮直接施打藥劑。

吳孟玲表示,當果樹噴灑農藥防治荔枝椿象時,荔枝椿象會遷移到鄰近臺灣欒樹生活,若果園沒有與臺灣欒樹共同防治,無法達到防治成效。

施用藥劑需有專業人員

雖然直接在樹木注射藥劑防治省時省力,不過由於仍會影響到其他生物,且都市人口稠密,吳孟玲認為,用藥應該是最後一步。

她表示,都市臺灣欒樹防治可優先考慮施放荔枝椿象天敵平腹小蜂,或善用臺灣欒樹的「落葉期」,這種植物特性讓多數荔枝椿象無法躲藏,難以過冬,進而影響隔年族群量,不過要記得即時清理落葉,避免藏在落葉中的荔枝椿象有族群延續機會,達到管理目的。另外颱風來襲時若發生臺灣欒樹傾倒等狀況,可直接替換行道樹品種,以減少寄主植物數量,降低蟲害防治難度。

若真的沒辦法必須使用藥劑,林試所過去幾年也辦理約10場樹木打針的相關講習課程,教導一些人使用,也有將相關注射樹木技術轉移至三、四間廠商,吳孟玲表示,樹木打針需專業技術,且農藥使用需有專業知識,若有相關需求可直接洽詢林試所。

記者
洪嘉鎂

畢業於海洋大學水產養殖系,因為誤打誤撞而一頭栽進媒體業。希望能用文字更接近吃下肚的食物與生產環境,不是只會「吃」而已。

chiamei@agriharvest.tw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