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郭琇真 首圖提供/ 臺中區農改場

荔枝、龍眼即將進入採收期,彰化卻傳出部分果園果實被荔枝椿象吃得精光。為防治荔枝椿象,農政單位與民眾各種招式盡出,包括噴藥、施放平腹小蜂、噴肥皂水等,甚至找泰國移工捕捉。

在中國,荔枝椿象在南方省份也肆虐嚴重,除了使用農藥與平腹小蜂防治,當地學研單位也積極篩選可抑制荔枝椿象的微生物菌,如蟲生真菌、黴菌進行研究分析。

無獨有偶在臺灣,美和科技大學生物科技系講座教授劉顯達正致力研究「黑殭菌微生物製劑」防治荔枝椿象,作用機制在於荔枝椿象感染後全身會覆滿孢子,孢子經風雨傳播有機會再感染其他害蟲,逐步在環境中建立族群,達到抗衡。

荔枝椿象成蟲吸食龍眼花穗、嫩芽及嫩果等,嚴重影響產量。(圖片提供/苗栗區農業改良場)

劉顯達指出,今年初田間試驗顯示,黑殭菌對荔枝椿象的防治效果達到農藥防治的七至八成,他希望這項產品今年內能夠量產。

不過農委會農業藥物毒物試驗所安全資材組長謝奉家認為,一般殭菌要在溼度70以上、溫度低於35℃的環境才容易存活。過去學研界曾用白殭菌來對抗小菜蛾,但農民普遍反應不佳。至於黑殭菌較耐熱,未來量產後能否廣泛應用尚需觀察。

不過謝奉家也期待黑殭菌防治荔枝椿象有效,因為使用上較沒有安全疑慮,也有助於達成農藥減半的目標。

黑殭菌抑制荔枝椿象,田間試驗效果為農藥的七至八成

俗稱「臭屁蟲」的荔枝椿象屬外來入侵害蟲,是荔枝、龍眼農民的眼中釘,牠不但喜歡吸食荔枝和龍眼的枝梢或花穗,造成嫩梢枯萎或落花、落果,影響產量外,受驚嚇時還會噴出刺激性液體,引起眼睛和皮膚潰爛或過敏,令人頭痛。

過去農民防治荔枝椿象上會使用益達胺、可尼丁、陶斯松等類尼古丁農藥或殺蟲劑,但這些藥劑在荔枝、龍眼開花期使用,會大幅降低蜜蜂的授粉率。苗栗區農業改良場去年發表「平腹小峰生物防治法」,透過平腹小蜂習慣在荔枝椿象卵內寄生的特性,使荔枝椿象還沒孵化就死亡。

除了藥劑與天敵,美和科技大學生物科技系講座教授劉顯達去年發表的「黑殭菌微生物製劑」,也試驗用於防治荔枝椿象。

黑殭菌為蟲生真菌,寄主範圍廣泛,可用來防治鱗翅目、鞘翅目及半翅目等害蟲,如十字花科小菜蛾、可可椰子紅胸葉蟲、荔枝椿象及茶角盲椿象等。用其防治病蟲害的機制在於,蟲體感染黑殭菌後,孢子會開始發芽變成菌絲貫穿蟲體,再利用蟲體營養繼續繁殖,最後黑殭菌會在蟲體表面產生很多孢子致其死亡。

去年三月發表時,劉顯達團隊已率先完成黑殭菌防治小菜蛾的田間試驗,準備技轉,隨後他繼續進行三場黑殭菌應用於荔枝椿象的田間試驗,至今年初已逐步完成。

感染黑殭菌後,荔枝椿象幼蟲群所呈現的狀況。左圖為初期剛染病,右圖則是後期階段。(圖片提供/劉顯達)

劉顯達說,微生物厲害之處在於這些孢子隨風雨吹散後,還會繼續感染其他荔枝椿象,造成生生不息的感染。一旦這菌能在田間建立出族群,就有機會和害蟲產生一定平衡。

劉顯達表示,以稀釋400倍的黑殭菌生物製劑用來防治荔枝椿象,效果大約是農藥的七、八成,成效還不錯。雖然黑殭菌不像農藥那麼速效,平均要一至兩周害蟲才會死亡,但好處是牠對人畜無害,而且無論在荔枝椿象的卵、若蟲期、成蟲期都可使用。

黑殭菌防治效果取決外在環境,如何量產也是挑戰

劉顯達看好黑殭菌的生物防治潛力,不過專研微生物製劑的藥毒所安全資材組長謝奉家指出,殭菌一般要在溼度70以上、溫度低於35℃的環境才容易存活,早年用來防治小菜蛾的白殭菌就因為田間應用效果不好,無法被廣泛使用,只有在溫、網室使用效果才比較顯著。黑殭菌雖比白殭菌耐熱,在臺灣高溫環境下能否發揮效用,值得關注。

謝奉家表示,從商業角度看,要量產殭菌類生物製劑大多得透過米飯採取固態發酵培養,需要較大的空間和人力,生產成本也比一般細菌類的生物製劑高。再者,使用殭菌防治需有環境配合,國外大多應用在森林裡,像東南亞油棕林才會用殭菌防治害蟲。臺灣若要發展殭菌防治荔枝椿象,需找出更耐熱的菌種才行。

將「黑殭菌微生物製劑」試驗於防治荔枝椿象,可發現荔枝椿象最終就像殭屍般地死亡,平均過程約莫在1~2週左右。

肥皂水防治荔枝椿象,關鍵在濃度與成分

對於坊間正流傳用肥皂水防治荔枝椿象,謝奉家認為,肥皂水對荔枝椿象若蟲產生防治效果的關鍵在皂素,但不同廠牌肥皂水的皂素濃度不一,每個人稀釋的方式也迥異,有些廠牌還會添加香料、磷等化學物質,農民若要用在果園裡,最好還是等專家經過田間試驗再說。

「荔枝椿象還是得採取綜合性防治,」謝奉家表示,荔枝椿象並非絕症,過去因為開花期施用農藥會傷害蜜蜂,因此今年才會運用平腹小蜂替代。未來若能開發有效的生物製劑,進行綜合性防治策略,將有助於達到農藥減量。

記者
郭琇真
關注農食與環境,始終相信文字能促進對話的可能,並時時刻刻提醒自己放下成見、傾聽他人。 kuoann@agriharvest.tw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