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攝影/ 郭琇真

1988年是臺灣解嚴後的第一年,因長年來政府犧牲農業、扶植工業,不斷開放國外農產品大舉進口,當年農民走上街頭進行抗議活動的就有三起,分別是316、426和520農民運動,其中520是規模最大,影響臺灣甚深的一場農民運動。

憶及當年,不少參與者現身喊冤,有的只是下班經過遊行人潮,最後竟被羅織莫須有罪名入獄;當年開菜車的邱煌生則強調,法官和警總當年逼他得承認菜車藏有石塊、預謀採取暴力行動,後續經學者調查證實是一場誣陷,司法應盡快還他公道。對此,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和立委蔡培慧當場允諾,將著手和總統及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討論520平反的事情。

時隔30年,臺灣農權總會總召集人宋吉雄(當年運動副總指揮)、當年載運抗議用菜車的邱煌生等520農運參與者,事後參與《520事件調查報告書》的歷史學家黃美英、立委蔡培慧及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等齊聚在臺北市長官邸,除回顧過往,也希望傳承520農運精神。

520警民衝突 石塊預謀案成羅生門

1987、1988年前後陸續爆發的農民運動,都和政府為求快速工業化,導致農業發展萎縮等問題相關,但農民多次集結向政府反應未果,因而在520爆發出戰後規模最大的農民運動。

520農民運動是由雲林農權會主辦,並有來自高雄、臺北、臺南、嘉義、南投等2000多位農民聲援,提出全農民農眷保險、肥料自由買賣、增加稻米保證價格與收購面積、廢止農會總幹事遴選、廢止農田水利會會長遴選、成立農業部及農地自由買賣等七大訴求。

根據時任中研院民族學研究所許木柱領軍調查、編纂的《520事件調查報告書》描述,1988年5月20日上午,農民先是在國父紀念館集合,於12點45分出發,沿著仁愛路、敦化南路、南京東路前進;大約下午2點後,當隊伍行經南京東、林森北路口時,警方以核准路線未包含南京東路一段為由,阻止隊伍前進。

520農運後,有人權學者指責政府反應過度、濫用國家暴力。(攝影/蔡文祥 CC BY-ND- 3.0 TW)

經過爭執後,隊伍強行通過,轉入中山北路,繞經復興橋下,經過舊臺北市議會到立法院請願;首波衝突大約發生在下午2點20分左右,當時群眾希望進入立法院上廁所,警方阻擋因而爆發推擠,率先被霹靂小組逮捕了3名民眾。

當時的運動總指揮林國華曾出面和警方交涉但未果,隨後轉向國民黨中央黨部(現為張榮發基金會)抗議。約莫下午5點半,抗議聲浪拉高,群眾和憲警鎮暴部隊開始互擲石塊,展開激烈衝突,晚間7點警方開始出動強力水車驅除民眾,衝突一路延續到隔天清晨7點左右才逐漸落幕。據統計,520運動當場共有130多人被捕、收押人數達396人。

案發後有人權學者指責政府反應過度、濫用國家暴力,治安單位則指出遊行帶領者預存暴力陰謀、事先準備石頭、鼓動假農民滋事,正反雙方爭辯成為當時社會輿論的焦點,其中農民是否有預藏石塊進行暴力行動,在各方看法分歧下成為一樁羅生門。

昨天(18日)520農民運動30周年紀念座談上,當年載運抗議用菜車的邱煌生特別親臨現場喊冤,他說當年他被誣指菜車內藏有預備用來攻擊憲警的石塊,因而被判刑一年六個月,但這些自白其實是被脅迫而來,「當年警總把我抓走,勸我要為國家設想,若不承認要我賠償520事件中政府所受的所有損失,甚至讓我妻小無法生存。」

當年載運抗議用菜車的邱煌生,講述如何被被誣指為菜車內藏預備攻擊憲警的石塊。
「當年我負責載運一簍簍白菜上去,經過斗南交流道檢查哨時都說沒問題,甚至到臺北的國父紀念館,還是在眾目睽睽下遭辦事人員檢查通過,後來看到老農們在太陽下走路遊行,體力可能會不支,我還請他們坐上菜車,這些經過都可以證明菜車怎麼可能預藏石頭或木棍。」邱煌生說。

運動者求平反 正視農運歷史傷口

為釐清真相,520農運後,中研院民族學研究所許木柱、黃美英等學者組成事件調查團,經過5個月訪談提出了《520事件調查報告書》。黃英美今現場現場時提到,他們曾到警方定調邱煌生犯案的二崙公墓勘查,認為邱煌生不可能黑夜、在無燈的公墓裡,一個小時就把一公噸的石頭都搬上貨車,「石頭預謀冤案需要平反,司法應還給當年被冤入獄者一個公平。」

520農運,當天北上抗爭農民坐在菜車上。(圖片提供/《520事件調查報告書》)

農權會總召集人宋吉雄說,當年這種隨便一個理由就被羅織罪名的人很多,有的人只是因為下班剛好被農民請願人潮堵住,最後竟然也被抓進監獄關,有的夫妻都因為這場運動離異,現在想想還是覺得很悲哀。

面對現場520農運參與者要求平反的聲音,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和立委蔡培慧均表示,會著手和總統及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討論520平反的事情,蔡培慧還說,未來將預計蒐集520史料拍短片,此外中研院也正在進行歷史口述的採訪,相信過去農民走過的路,總有一天真相能被還原。

陳吉仲則表示,除了為冤獄者平反外,農委會會努力從制度面改革,改變農業既有問題,他說,現在回過頭去看當年農民提出的七大訴求,這30年來老實說農委會真的做沒多少,雖然立法院剛通過農民職災保險,但從決定推動至今,時間很倉促,「我們這批急行軍還有很多需要努力的地方。」

520農民運動30周年,不少當年參與運動者集結在臺北回顧歷史。

延伸閱讀:

【520農運30年】當年農民的七大訴求,農委會達成多少?

記者
郭琇真
關注農食與環境,始終相信文字能促進對話的可能,並時時刻刻提醒自己放下成見、傾聽他人。 kuoann@agriharvest.tw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