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攝影/ 黃志勳

30年前的5月20日,一場許多老弱婦孺參與的農民請願活動,最後卻演變成橫跨兩天的警民衝突,共計130餘人被捕、96人被移送法辦,最後收押人數近400人,成為臺灣戰後最大規模農民抗爭事件。

這場雲林縣農權會發起的群眾運動,有10個縣市農民參與,由林國華擔任總指揮,蕭裕珍擔任副總指揮,提出全面農保眷保、肥料自由買賣、增加稻米保證價格與收購面積、廢止農會總幹事遴選、廢止農田水利會會長遴選、成立農業部、農地自由買賣等七項訴求。由於多數是純樸的農民,雖有部分人曾參與社運,但激烈抗爭可能原本也不在設定劇本中,卻因為一個上廁所的生理需求,意外引爆立法院門口第一波衝突,造成警民對立激化,終至不可收拾。

當天一早,我不到9點就抵達臺北國父紀念館,然後跟著遊行隊伍出發,沿途宣傳車上播放著拉威爾的《波麗露(Boléro)》舞曲,與平日熟悉的街頭運動激昂曲調很不一樣,略顯突兀,卻令人印象深刻。

我在沿路跟著隊伍前進,但為了拍照,忽快忽慢,忽前忽後,接近立法院時,依著平日直覺,於是走在隊伍最前方,以便掌握警民接觸第一時間狀況。

參加遊行的農村婦女拿著標語,從國父紀念館集合前往立法院請願。
參加遊行的農民沿途發送帶來的蔬菜給台北市民,背後的貨車即是被警方指控載運攻擊警方的石頭。

衝突逐漸擴大,似乎無人可以控制情勢

正當指揮車停在立院門口準備指揮隊伍時,一群阿公、阿嬤相招要進立法院上廁所,在門口戒備的警方以為他們藉口尿尿要衝進立院,遂以人牆圍堵,一旁帶領老人家的年輕人見狀不爽,於是喊「衝」,以致爆發推擠,後面有人突然向警方投擲飲料罐及物品,眼見情況失控,警方立即堆起盾牌防禦,並由院內向民眾噴水,混亂中,一隊霹靂小組突然衝出抓人,並與民眾扭打,在中間拍照的我,被一名幹員拿著警棍剛好穿過我的攝影包肩帶,我因而被這位身型高大的霹靂組員拖出到門口,最後好不容易才得以掙脫繼續工作。

短暫衝突後,眼見群眾人數眾多,霹靂小組只好又退回院內,民眾接著扳開人行道地磚敲成碎塊,加上飲料罐以及奪自員警的齊眉棍等向警方回擊,我的相機側邊正巧被石塊擊中而凹了一小塊,所幸人沒有受傷。

經歷第一波衝突後,立法院牌匾也被民眾拆下,並當場展示戰果歡呼慶祝,群眾自此開始四散,到了下午,衝突範圍逐漸擴大,當時城中分局前逐漸聚集許多人群,到了這個階段,看熱鬧的人、聲援團體加上部分原先參加遊行農民,讓群眾成分愈來愈複雜,原本參加遊行的老弱婦孺則已完全不見蹤影。傍晚時刻,警民在行政院與立法院一帶展開追逐攻防,期間有些民代到場關切,但似乎無人可以控制情勢。

立法院門口爆發第一波衝突,霹靂小組衝出抓人,與民眾扭打。
警民在立法院爆發第一波衝突,警方退入立法院,民眾持續反擊。
民眾拆下立法院牌匾,現場展示戰果慶祝。

入夜後,宛如一場游擊戰

入夜後,城中分局前的忠孝西路成為雙方對峙的場所,圍觀人潮愈來愈多,聲援農民的學生在洪奇昌帶領下,席地而坐將警方與群眾隔開,但此時警方已完成布署,經過多次廣播勸離圍觀民眾,最後開始噴水並展開強制驅離作為,當時我已連續工作超過15小時,身上衣服濕了又乾,乾了又濕,而且也只有簡單吃了一些食物充飢,過程中還得不時注意來自群眾與警方的攻擊威脅,據說當時記者受傷或送醫人數有卅餘人次,有人還兩度送醫,包紮後再回到現場採訪,充分展現記者魂。

警方展開驅離後,衝突暴力逐漸升溫,我跟著一隊霹靂小組追逐群眾進入當時還在建設的臺北車站工地,由於幾乎完全沒有光線,帶頭衝入的幹員突然慘叫一聲,被民眾持鋼筋攻擊受傷,其他再怎麼威猛的幹員也立馬退出,不敢躁進;躲在北車工地中的民眾還從裡面丟出鎖鋼骨的套錢,許多被擊中的車子只能用一個慘字形容。

在優勢警力控制局勢後,群眾也摸黑四竄,場面有如一場城市游擊戰,警方最後也殺紅了眼,只要見到還在現場逗留的人,就是棍棒齊飛,連當時民進黨立委朱高正都在市議會迴廊遭一群便衣員警圍毆,媒體記者在此情況下也一樣不討好,我都數次遭到員警持棍威嚇,或以盾牌推撞阻止我拍攝他們威力驅離,所幸昏暗中我都推出相機表明身分,免得一頓皮肉之痛。

接近清晨時分,群眾逐漸往北門、中華路一帶潰散,警方掌握局勢後,終於可以稍事喘息,我與幾位同事就倒在忠孝西路、重慶南路口的消防隊前人行道上小睡一刻,那是我首度躺在台北街頭睡覺,一次完全意想不到的經驗。

不過好夢不長久,天微亮,突然聽到吵雜聲,於是循聲往北門一帶走,發現有人在縱火燒毀台鐵北門平交道柵欄工寮,我見狀趕緊往前衝去拍攝,一位旁觀的歐吉桑突然喊住我,提醒說縱火者可能會攻擊我,當時心急也沒聽勸,沒想到縱火男子看我拍攝,反而一溜煙跑了。

在那同時,中華路上聚集許多民眾,正在焚燒機車及垃圾桶等公物,烈焰幾乎竄升兩層樓高,不過因他們會攻擊拍攝的記者,所以我們最後也只能用長鏡頭拍了幾張,直到警方獲報到場,才得以靠近了解情況。

警方意圖扣下指揮車,於行政院前十字路口與民眾爆發衝突。
警方深夜強力驅散靜坐學生與民眾。
入夜後警方開始強制驅離群眾,多位民眾在警方包圍下受困台北車站前人行道雨遮屋頂。
入夜後警方開始強制驅離群眾。
一名霹靂小組員警在台北車站工地的行動中受傷準備送醫,手上還握著警棍不放。
民眾縱火燒台鐵平交柵門管制房。
民眾於中華路焚燒機車及垃圾桶等物品,烈焰幾乎竄升兩層樓高。

人生有幸,得以參與及見證臺灣重要的社會運動過程

就這樣持續逾24小時走路、追逐、推擠、拍照,體力可說完全耗盡,但工作並未結束,後續還得沖片,當天早上吃到同事準備的早餐時,突然覺得人生何其幸運,有如此美味的食物,還可以參與及見證一個臺灣重要的社會運動過程,當然,我也意識到,一個社會永遠有許多不公平與進步的空間,受損的權利,有時必須自己去爭取,不能等待執政者的善意,而掌握權力的人,也必須了解,沒有完善來自人民的託付,有一天將會付出代價。

520農民運動的七項訴求,有些最後終於得到政府回應與落實,這24小時的歷程,除了震撼,還教會我許多課本上學不到的東西。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