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提供/ 《鄉間小路》 文/ 曾怡陵 攝影/ 蔡易儒

離截止日只剩12 天,「元泰竹藝社」的「元氣竹吸管」募資專案在超過千人的資助下達標了。他們將種下箭竹苗,兩到三年後蓊鬱成林,成為吸管的材料。近50 間餐廳和咖啡店陸續與他們接洽,更多竹製產品將上架,成為塑膠製品的替代選項。

為沒落的竹產業點燃生機

他們的第一支產品是竹牙刷,「開發牙刷時,很多像GREENPEACE、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等環保組織找我們,給我很多資訊:你看海龜的鼻子拉出吸管......有的沒的一直跟我講,那時候才把環保跟竹子的連結搭得比較緊一點。」創辦人林家宏坦言,初期只知道生活中充斥著塑膠製品,但好像已經習慣了,覺得是正常的,對於環保的想法也僅限不亂丟垃圾和做好垃圾分類。

「後來開發這些不是要硬逼大家回去那種很天然的年代,我覺得這不太可能,但起碼大家有選擇。就像打從我們有印象開始的牙刷就是塑膠的,沒得選,變成是一種沒有意識、直覺性的消費。但有了這些選擇你就有意識了,可以用消費模式去支持這些東西,未來的消費型態也會轉變成比較好的循環。」

位於南投竹山的元泰竹藝社創立已逾40年,主要代工竹棒針和竹筷子,曾經見證竹產業的榮景。1980年代,臺灣的竹筍與竹製品曾創造1.17億美元的外匯,鼎盛時期全臺竹業製造工廠家數超過兩千家,竹山地區就占了60%。

店內陳列架擺放各種規格的吸管及牙刷。

「小時候這邊的地皮一坪是十四萬,是現在都市的價格吧!有兩個車站,我們這一排現在叫頂橫街,酒店比較多,幾乎24小時人潮不斷,下面那一條是賣金飾的,再下一條是沖洗相片的,這附近就有三間戲院。」林家宏猶記得那時鎮上還有很多老師傅,做竹雕、打磨、竹編⋯⋯等,街上載竹子的車來來去去,每天都會聽到竹子從車上卸載的聲音,「落竹子的聲音是這樣:轟!跟打雷一樣。」

林家宏當了六年職業軍人,負責修飛機,退役後在臺南經營自創品牌的服飾店。母親一通電話,告訴他工廠要收了,「我媽又說全臺只有我們在做竹棒針,我想說那沒道理做不起來呀,應該是什麼環節沒有注意到。」返鄉後,他重新設計一系列的棒針產品,借來的錢都燒光了,「一直沒有成績出來,要有成績還要再花更多錢,有點疲憊了。」同步開發的是竹牙刷,一推出就熱賣,他開始以竹牙刷為軸心,慢慢長出其他商品。

廢棄物變身戶外潮物

曾經有半年的時間,林家宏拿不到任何竹子。「後來才知道整個竹產業已陷入自然資源的爭奪戰!」他發現蚵農需要大量的孟宗竹做蚵棚,而且是不計成本地進貨,於是跑到山上跟竹農溝通,終於取得一車的孟宗竹。過程中,他發現竹農將沒有經濟價值的竹節鋸下後燒毀,「對我來說,我好不容易叫到一車材料,竟然這麼浪費就把它燒掉!」

竹杯需機具輔助磨亮杯面,以去除粗糙的紋路。

熱愛戶外活動的林家宏,覺得傳統刻上「如意」、「隨緣」等字眼的竹杯,可以結合一些露營的元素,突破一般人對竹杯的刻板印象。他將搭帳篷使用的調節片、調節繩做成竹杯把手,登山時就能掛在背包環扣上。調節繩是特別訂做的美軍規格550 傘繩,用十股取代一般的五股,讓質地緊緻,「絕對不會鬆鬆的!只要拿過我們杯子,這樣一拉,你就會:哇!這個繩子哪裡來的?」他語氣中透露著驕傲。

內、外層塗料使用不含有毒溶劑揮發物的環安水性木器漆,將竹子的毛細孔填滿以免發霉。外層塗料經過演化,第一版的塗面較為平滑,新版則有細小顆粒,「想讓它摸起來是有手感的、粗糙的,這樣更有戶外感,一般噴漆師傅看到這個會頭痛。」林家宏曾經拿著樣品到處找工廠,好不容易找到有人願意幫他代工,卻又收到消費者反應脫漆、使用不久後發霉等問題。他決定拉回自己的工廠做,重新學習噴漆、測試耐久度,過程中,也不斷的與漆料廠商討論最合適的施作方法。此外,他特意在杯緣設計突起的圓角,杯子倒扣時,會與桌面形成一個通風的空間,就可以保持乾燥。

林家宏在杯子放上動物、山林等戶外元素。

這些巧思,讓他的竹杯獲得日本戶外用品店的賞識,拓展到日本市場,也讓竹林的廢棄材有更具價值的出路。林家宏說明,當竹節有了利用價值,竹農砍竹後就可以馬上進行蒸煮來延長保存期限,若沒有經過這道程序,兩三天後就容易發霉,形同垃圾。「一根竹材砍下來之後,每個取用的部位都會有各個產業對應在裡面,如果中間有一個是斷掉的,大家就要把斷掉的那部份cover過去,成本就高了。所以我盡量去找到自己適合的區塊,把供應鏈補起來,整個環節就會轉得很順利。」

用竹製民具照顧山林

推出商品為林家宏帶來更多的通路、人脈和大量的環保資訊,他開始思考自己還能為環境做些什麼。

一般手搖飲的波霸直徑為0.9公分,箭竹的孔徑最多1.2公分,適合做成吸管,從最根部到頂端都不會浪費。除了不同大小的孔徑,林家宏也在長度上設定多種尺寸,長度25公分的適合冰霸杯,21公分適用一般手搖飲,15公分可用於馬克杯,最小的12公分是兒童用的。「我們家小朋友常用竹吸管,去買養樂多插一支大支的吸管,就很帥呀!」

要取得箭竹並不容易,產地大多屬於國有林地,可以取料的多為畸零地、山坡地,「竹農會跟我們講哪裡可以砍,我就去砍。原物料的取得滿不容易的,所以我們才想透過募資自己種。」林家宏補充提到,有許多人顧慮砍伐竹子是否會造成水土保持的問題,但其實竹林需要適度伐採,生物量、固碳和其土壤涵養水源的能力才會高,長期缺乏管理的竹林,易因地下根系生長停滯等問題,導致林地崩塌。

每支吸管皆需要手工去除內壁一層毛茸茸的竹膜。

對於一般人擔心竹材易發霉的問題,林家宏表示光滑的內外壁其實不太容易發霉,另外,經過高溫高壓的碳化處理,也能達到防霉的效果。「但有個小缺點,你如果用這個喝咖啡,下次就會有個咖啡味!」

原先那個被母親以「我就用這把你養大,為什麼要改變」為由,將經營企畫書打回票的返鄉青年;那個時常在封閉的竹產業碰一鼻子灰,拿不到代工和竹材,卻依然不減熱情的竹業第三代;林家宏靠著自己的力量,將傳統產業打造成新的面貌,讓竹子再度進入人們的日常,成為兼顧質感與環保的生活民具。

相關資訊

元泰竹藝社

電話:049-2658681

地址:南投縣竹山鎮頂橫街1-1號

FB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ybamboo557/

(本文轉載自鄉間小路4月號封面故事〈農田飲料吧〉

※本文與行政院農委會林務局「國產竹材產銷供應鏈建構與技術推廣計畫」 合作刊登、計畫執行單位:工業技術研究院
《鄉間小路》於1975年發行,關心日常生活,報導依節氣生產的食材,蒐集圍繞在餐桌旁的隨意言談和深刻記憶,想像彼此共同的、可實踐的未來。40年來,鄉間小路踏實地在寶島上生活,持續記錄在生活裡所遇見的美好事物,始終抱持「人人日進三餐,能說農業無關?」的生活態度,每月定期和讀者分享當令農作滋味與在地生活智慧。深入了解,請進「豐年農市」訂閱。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