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提供/ 豐年雜誌 文/ 洪嘉鎂 攝影/ 謝佩穎

早期社會中,女性與男性一樣,都要擔負鄉村裡的勞動,但是現在社會氛圍逐漸轉變,如果女性從事養殖業,一聽起來就很辛苦,實在難以想像其實際的工作情形。當這群從事養殖業的女性開始準備走入家庭時,很可能面臨另一半無法接受她的工作型態,或是自己無法兼顧家庭。

屏東縣麟洛鄉的謝育諮從有記憶以來,就跟著父母一起養鱉。出國讀書後,發覺父母已經年邁,而鼓起勇氣接下家中事業。但她卻沒有想到,會因為這個工作,限縮了她的交友圈甚至與愛情擦身而過。

鼓起勇氣接手家業,身心都要獨立

「出國只是為了學語言,讀商業相關科系是因為常用到。」謝育諮從二技的外語系畢業後,決定遠赴重洋到英國讀行銷,但是這段留學旅程過得並不輕鬆。非商科背景的她,每天晚上都在圖書館邊讀邊哭,用力啃下一個又一個艱澀的英文專有名詞,辛苦的留學歷程也讓她愈來愈想家,開始關心家裡的事業狀況。

從英國回到臺灣後,謝育諮開始思考接手家業這件事情。她表示,父母只有生下她與姐姐,雖然兩老遲遲沒有開口,但若沒有人接手家業,父母也會覺得可惜吧!

某天她向父母表明要接下家中事業,謝育諮坦言:「壓力很大,沒人要求要接手家業。但開口了就沒退路,只能成功!」

回家後的那段時間,謝育諮並沒有依賴家裡的收入,因為出國這段期間的花費與身心成長讓她知道該獨立了!初期接手家業,也可說是「創業」時,她以接家教來維持自己的開銷與產品研發,她回憶那段時間說:「一週有7、8 個家教要上,平均每天要花5、6 個小時在上家教課,同時也要熟悉家中事業的運作。」

謝育諮與父母住在一起,家中長輩十分關心她的人生大事,也積極幫她介紹對象。

被理解的需求,返鄉女性感情與工作的兩難

某次機緣下,謝育諮認識前男友。談起這段感情,謝育諮直說一言難盡。「養殖業需要時時關注池中生物狀態,不像上班族能夠準時上下班,也不能長時間離開養殖場。」但是男方希望謝育諮不要這麼辛苦,這讓她陷入感情與工作的兩難,之間摩擦不斷。

謝育諮表示,這些摩擦沒有對錯,只是他無法理解必須照顧池裡上萬口生物的責任,負責人也沒有上下班之分,更無法分享事業理念。加上謝育諮認為女性應該要有自己的工作與收入,就在多次溝通而無法解決問題的狀況下,最後以分手收場。

謝育諮無奈地說,身為一個返鄉女性,接手家業後其實沒有太多時間與機會認識異性朋友,大多都是家人朋友介紹。

「現在沒有特別考慮人生大事。」但訪談過程中謝育諮仍鬆口表示還是會結婚,畢竟再怎麼堅強的女性,總希望後面有個溫暖的肩膀與擁抱。但她不希望對方同是養殖業者,自己分身乏術,沒有心力去協助夫家;也不要求對方要跟著自己做養殖業,兩人可以彼此各有職涯。

她只希望未來的另一半可以支持她的工作,並跟自己一樣喜歡動物。

(本文轉載自《豐年》雜誌2018年2月號,看見農村女力)

延伸閱讀

都市走進鄉村,不只調適心情,還要創造自己的價值

新住民也是新農民,扛起田地裡的半邊天

取得信任不容易,積極融入鄉村需要磨合期


《豐年》創刊於民國40年,是第一份深入農村的重要刊物。時至今日,依然伴隨農友,遵循「農民之友,生產之道」,期望與農友們一同努力,開創臺灣農業新風貌。深入了解,請至「豐年農市」訂閱。
記者
洪嘉鎂

畢業於海洋大學水產養殖系,因為誤打誤撞而一頭栽進媒體業。希望能用文字更接近吃下肚的食物與生產環境,不是只會「吃」而已。

chiamei@agriharvest.tw
記者
謝佩穎

一個市場長大的小孩,透過影像關注台灣庶民社會相關議題。

peihsieh@agriharvest.tw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