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圖片提供/ 陳玉峯

月世界的惡地地形舉國皆知,然而2015年一家業者打算在一樣擁有月世界「惡地」地形的高雄馬頭山,申請設立廢棄物掩埋場。此處窮山惡水,厥偉、敏感卻又有豐富天然林的生機。一起跟著國內重要的生態學者陳玉峯教授,以獨到的觀點來認識馬頭山和她的傳奇。

山神土地若是境主,一定坐鎮絕稜山巔。我一輩子植被生態的調查經驗,告訴我務必一勘馬頭山頂,因為天演的秘密,從來書寫其上。
2017年 11月 5日偕同楊國禎教授,首勘馬頭山垃圾預定掩埋地時,我向馬頭山自救會說,想去看看山頂,自救會人答允先行請人開路。於是,11月 26日,順著南下岡山弔祭蔣為文教授尊翁出殯大典,禮畢,我隻身趕往馬頭山。

從二高下來的橫向28公路東行,崇德之後的左側山區即斷續出現奇妙泥岩的「惡地」景致,瞬間劃過眼梢的異象,佇足凝視的神祕感,不由得讓人讚嘆造化神奇,竟然在臺灣小島國度,匯聚地史菁華的多樣。

對我來說,泥岩惡地彷彿是多世之前的胎記,似曾相似的洪荒,古老又親切,好像我曾經在此渡過童年,也是何其不真實的夢幻。難怪,自從 2016 年陪同黃煥彰、吳仁邦勘旅龍崎之後,我寫下:如果有人遭遇重大逆境時,建議前來如此惡地自我超渡或轉化。

台28之18K以後,至19K附近,名聞遐邇的月世界觀光區就坐落在此段落。我有點兒想,卻故意推卻,我不想再度入園,不想對照記憶與今之現實。從童年的夢,乃至1990年代曾經的調查⋯⋯

那時,外來的牧地狼尾草,高聳在印象中央,而上帝的泥塑,層層疊疊,留給三不五時的雨水痛下工筆,刻畫物理或化學的創意與即興。那種美感,淋在眼窩,刻在魂魄。自從我不再扮演「學者、專家」之後,自然的每一個角落,框內與框外都活了過來,所有的框框也都消逝不見。

台28公路上隨意逢機可見泥岩奇景。

直到2016、2017年我才感覺到,20世紀之前,台28公路沿線兩側廣大的地域,並不像現今之如此赤裸,而是全國最大刺竹原生林的天堂。只因 1910年代以降,以土地利用故,剷除大量竹林,移作多方用途如台糖的前身及後業;而諷刺的是,後來為了竹材,農民再度回種,也因為刺竹本來就是在地原生,因而生長迅速、天然繁殖而拓展,不料卻被視同外來栽培種,而遭受常民及學界的漠視!今年合該是「原住民族」正名安位的時運啊!

東行來到台28至23~24K段落,有小聚落,名喚「鹿埔」;地圖上明載,有上、中、下鹿埔,古地名顯然明楬 19 世紀暨之前,此等淺山泥岩地豐沛的水源,必然可提供梅花鹿、水鹿、山羌及已滅絕的獐之族群薈集地,難怪會形成古獵場。

近期拍攝的馬頭山梅花鹿。

雖然一些人傾向將馬頭山現今尚存的梅花鹿族群,視同經人類飼養再逸出野地者。然而,我從自然生態系的地緣、地質、地形及地理區,夥同人種開拓史反覆檢視,我認為依百年過往生態研究史的疏漏,馬頭山很可能是梅花鹿,在自然界唯一免於滅絕的最後伊甸園!即令有逸出者,也無法消除此一可能性,但願遺傳基因池的檢驗,可以還給臺灣生界一旅孑遺的神蹟!這是臺灣,也是世界級的保育大事啊!

過了鹿埔,台28的地標馬頭山赫然在望,大約在25.5K附近的次生灌叢間,是即馬頭山的登山口。再幾步路後,左側的小車道,就是翻上馬雲宮的入口。抵達馬雲宮前,自救會的同仁熱情地招呼,簡義明教授也幾近同時抵達。我們即將走出臺灣一部美妙的山海經,為臺灣世代祈福!

現任成功大學台文系教授、山林書院負責人。畢業於臺灣大學植物系,曾任職內政部營建署墾丁及玉山國家公園解說及保育研究課技士、技正、課長,後投身教育,先後任教逢甲、東海、靜宜大學、成功大學,專業研究臺灣山林植物生態與分類,積三十餘年山林調查經驗,從事生態保育運動與教育、社運、政治運動、自然寫作、生態攝影、社教演講等素負盛名。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