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圖片提供/ 白尚儒

公海流刺網惡名昭彰,死亡之牆誤捕海龜、海鳥,更與鯨豚糾纏不清。但您知道其實真相是美國為爭奪公海鮭魚資源,才出怪招要求臺灣禁用流刺網嗎?美其名海洋保育,但其實是一個利益掛勾的美麗誤會
因為釣不到魚,釣客遷怒持十字弓射傷刺網漁民。當漁港法對上傳統漁場,究竟誰對誰錯?棲地水泥化與陸域汙染,究竟誰才是海洋真兇?

刺網其實沒有長刺

刺網並不是指網子上面有刺,而是卡在網目上的魚像是「刺」進去一樣,所以稱為「刺網」。刺網的捕撈方式屬被動式漁具,將網具放置在捕撈對象的棲地或洄游路徑上守株待「魚」。因此相較於能源與蛋白質轉換效率最高的拖網漁法,守株待兔的刺網是最節省能源的。

網上的漁獲分成罹刺(網線卡在鰓蓋後方)、嵌入(網線陷入肉內)、纏絡(魚鰭、硬棘等突起物被網線纏住),一般三種狀況都可能同時發生;嵌入型的則因皮開肉綻而賣相差,故價格也是最低的。

刺網構造依網片數量,分為單層與多層(兩片或三片)刺網。依作業方式分為不下錨而隨波逐流的「流刺」和下錨固定的「底刺」與「浮刺」,亦有找到魚群才下網包圍驅趕的圍(旋)刺網。

單層刺網其實並不是坊間所傳的無選擇性濫捕,它必須調整網目大小才能捕到體型剛好的對象魚,魚鰭展開後小於網目的會穿過漁網,魚體大過網目數倍的則難以「刺」入網;不然箱網養殖的網上早就卡了滿滿的魚。

上面大網目抓旗魚、下面小網目抓鰹鰺的組合式單層刺網。

三層刺網是海洋殺手

而真正兇手其實是網目過小的三層刺網,它是由不同網目大小的網片所組成(通常是外層兩件大目、內層一件小目),複數網片藉由海流擾動讓網目忽大忽小,除非魚體與網目差距太大,否則只要想穿過網片便會被纏絡住。考量生態永續,不應只區域性禁用三層刺網,而是小網目的三層刺網也要禁賣!禁用且禁賣,才能釜底抽薪、解決問題。

刺網最常讓人詬病的便是幽靈漁具的議題,但其實卡滿了海藻、泥砂、垃圾與大量附著物的廢棄網具,是不會持續捕「魚」的。唯有腐食性的甲殼類生物會受網上的屍體氣味吸引,所以會持續捕抓蝦蟹類。

龍蝦刺網魚法亦是利用此原理,除白天潛水找蝦洞布網待夜行性龍蝦出洞罹網的傳統作法,另一種作法便是先下網抓魚,再利用網上的魚屍引誘龍蝦上網。

除了龍蝦外,礁岩區更有石斑魚、黑毛和笛鯛等高單價漁獲,才會讓漁民們不惜冒著網具壞損的風險也要在礁區下網。

中央逐年收購刺網,基隆實施「實名制」,琉球自發禁刺網

我國現有漁業管理,200浬內禁止使用超過2.5公里的流刺網,且各地方縣市政府需針對刺網漁業訂定管理規範。中央更是透過《漁船建造許可及漁業證照核發準則》逐年收購刺網漁業權,而漁業執照曾准許兼營刺網漁業者,在轉讓予直系血親以外的漁業人時也會取消兼營刺網牌。

此外除土魠與旗魚外,入冬後的烏魚也是刺網的重要對象魚。近年因受氣候變遷影響,烏魚漁場有逐年北移趨勢,同時漁場常在離岸3浬內。故基隆市政府為管理沿海刺網漁業,要求漁民需在11月前申請並核准通過後始可進行刺網作業。

同步推動「刺網實名制」,要求所轄海域刺網所有浮球應標示有漁船名稱、CT編號及漁具名稱與刺網層數。雖然實名制對禁區放網嚇阻有限,畢竟小偷闖空門是不會留下名片的,但還是有助於責任制漁業的建立。

另外,也不乏漁民自治的好案例,屏東縣小琉球沿海因遍布珊瑚礁,原本就不利刺網作業。為此琉球區漁會自發性在離岸3浬內禁止刺網作業,漁會更是成立巡守隊與通報機制以協助查緝,因而讓綠蠵龜與珊瑚重新在小琉球綻放光采。所以我國沿岸幾個重要海龜熱點、容易卡網的珊瑚礁岩海域,這些是否要列為刺網政策的優先縣市?

為管理烏魚汛期的沿海刺網漁業,地方特製漁業許可旗幟以便管理。攝於基隆市八斗子漁港。

年邁伯伯、法外開恩和無知執法者,共構崩壞漁業

雖然產官都做了許多努力,但刺網在沿海所引起的爭議仍是眾多。尤其沿海的家計型漁業,相較於產業級漁業動輒數十萬的刺網漁具,這些小規模漁業的網具不過數千元了事。因此當網具老舊毀損或纏掛海底岩盤時,便任意棄置廢棄漁具在海中;捕撈前段提及的礁岩區對象魚時,更常採用這種「犧牲打」的方式以小搏大。

家計型作業船舶多屬CTR、CTS等級的小船筏,實在難以跑到3浬外海域作業,離岸500公尺內通常是他們的傳統漁場。因此同為水域資源的共同利用者,常和岸際釣客、潛水人員產生衝突。

這類從業人員多半年邁,討海常是為圖個零花錢補貼生活,鮮少是得靠漁業來養活一家人。這些老漁民討海一輩子,看著每次網上的漁獲,其實比誰都清楚海洋資源枯竭的速度,自然不希望晚輩繼承漁業,既然沒打算傳承下一代,當然不會考量到海洋永續。

而臺灣又是個講人情的社會,執法與漁政單位常會考量漁民年歲已高,而不忍苛責嚴罰,最終也都是法外開恩、減輕從寬。加上執法者本身漁業知能普遍不足,海巡本非漁業專業人員,再多的講習上課也都是簽到後補眠或聊天滑手機,漁具漁法的辨識、地區水域的物種組成、中央法規與地方法令,豈是透過幾場研習就能熟悉?

當查獲延繩釣漁船滿載保麗龍箱打包好的花蛤,還得發文向相關單位詢問是否臺灣所產?能用延繩釣採捕嗎?屢屢鬧出這樣的大笑話,倒不如編制正職的漁業專業人員協助查緝來的務實。

然後取締非法漁業的分數偏低,且容易與漁會或民意代表起糾紛,抑或該位漁民就是查緝走私用的地下線民。加上對破壞海洋資源的認定較具爭議,不像走私與偷渡是罪證確鑿。最終許多第一線執法人員,多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被動態度。

永續不在漁具,而在人心

沒有永續漁法,只有妥善管理的永續漁業。筆者曾聽聞過有民間人士想單憑漁法來定奪友善標章,藉以讓刺網漁法退場,這聽在業界中簡直是個笑話。

同樣是手釣漁獲,有人願意少釣些魚,但下足冰塊妥善冰存呵護好每條漁獲,以品質賺取利潤。但也有人寧可大小通殺,拼了老命抓好抓滿,也不願意多添些冰塊,只想拼量來衝高收入。

同樣是刺網,有人是下網後不理大半天,讓罹網漁獲在海中死了很久,待網子抓好抓滿才肯收網。但也有分析海底地形與魚群路徑後,再算準潮水與海象變化才下網的專業職人。精確縮短了置網時間,常常起網時還是活跳跳的鮮魚,不僅賣相好、價格高,更降低誤捕海龜和成為幽靈漁具的風險。

最終還是該回歸尊重生命的本質,提高消費者對水產品的鑑賞力,才能花對錢、買對漁民的良心漁獲,讓專業堅持下去。同時政府也該追加預算提升港區與魚市場的硬體設備,如消毒與汙水處理設施、流態冰漿機、不落地的理貨平臺、保持低溫環境的拍賣場,甚至是自動化輸送帶。為國人締造一個重視食安衛生的源頭,也更能提高水產在品質上的競爭力。

漁民辛苦討海一輩子,比誰都清楚海裡沒有魚。

用科學調查當作管理基石,不讓漁業成為過街老鼠

管理不該是全盤禁止,必須經嚴謹的科學調查後,檢視規範是否符合現況需求,從而達到實務的有效管理;更不該迎合非漁業專業的激進團體搖旗吶喊,並放任媒體抹黑漁民將其汙名化,結果讓漁民背負著海洋原兇的黑鍋。

若一味抹黑漁民,哪有新血願意投入漁業?就算有新血,一旦沒有世代傳承經驗,就得獨自重新摸索。新人百般跌撞後,還不見得能找出關鍵問題,這下連問題都找不著,要如何解決與改善現況?要談永續發展更是無稽之談!

尤其學者更應放下身段去聆聽產業聲音,不要為了塑造自己的專業權威與鞏固學術舞臺,而去成為那些非漁業團體的「民粹打手」。科學研究永遠是產業的知識後盾!學術要同產業站一陣線,唯有透過坦誠緊密的合作來強化基礎研究調查,才能找出環境與經濟共存共榮的永續之道。

(本平臺提供各方意見投稿交流,文章內容為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延伸閱讀

海鮮3大話術解析——突破你的海鮮知識大盲腸

特約作者
白尚儒
喜歡看魚、熱衷釣魚、天天吃魚,是個滿腦子只有魚的傻小子。

既不是漁二代,也不是魚學者,不過就只是個關心海鮮與漁業的死老百姓。

外出不是在海上,就是在逛魚市的路上。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