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攝影/ 林順良

「你好,我是蘇鵬!」初次造訪的訪客來時,都不會忘記蘇鵬自信地自我介紹。蘇鵬這個名字幾乎跟綠能養豬畫下等號,因為他利用屏東艷陽設置太陽光電系統,更投資設立沼氣發電,利用畜殖廢棄物成功地讓7頭豬一天的排泄量,生產出一度的電力。

養豬業發展面臨最大的課題就是環保!

擁有2萬5千頭飼養規模的蘇鵬,今天已坐穩「綠能養豬王國」的寶座。許多豬農認為,飼料高漲帶動養豬成本、防疫、瘦肉精等,是養豬業發展面臨的最大問題,但他覺得,豬隻每天排出大量畜殖廢棄物所衍生的污水與臭味等環保問題,才最難處理。

蘇鵬從年輕時,養了8頭豬,以家庭副業起身,萬萬也沒想到,30幾年後,養豬業不但成為他的正業,前年他還因「綠能養豬─低碳環保」摘下了全國十大神農獎的殊榮,回頭探望這段悠遠的歲月,蘇鵬輕聲說句,這一切可不是一蹴可幾呀!

屏東常年艷陽高照,蘇鵬創養豬場之先,利用陽光設置845瓩的太陽能光電回收系統,小幅降低電力耗費成本;他也開始對養豬場的畜殖廢水「宣戰」,一頭栽進了最棘手的沼氣綠能發電。慢慢地,在技術逐漸純熟及台灣大學動物科技系教授蘇忠楨的指導下,終於把豬糞尿成功地轉換成「綠金」。

沼氣發電成功,扳回養豬人的顏面

蘇鵬說,20幾年前,設置沼氣發電設置時,因為養豬場的畜殖廢水,摻雜著糞尿,含水量太高,排出硫化氫,很快就腐蝕發電機組,影響發電率。直到教授蘇忠楨提供脫硫技術後,大幅提升發電率,後來在現任主委、時任屏東縣長曹啟鴻的大力支持下,2011年興建全台最大的沼氣發電廠,提供穩定的發電量,全年電力可超過130萬度。

「養豬人的顏面,我們在這裡全部扳回來了」蘇鵬說,現在他的牧場每月電費大約50萬元,沼氣發電就為牧場沖銷了大約30萬元的電力成本,最重要的是,

我們也顧及到生態,回復到了自然的環境」,不再讓人詬病養豬業造成的環保問題。

蘇鵬經營的中央畜牧場占地8公頃,位在屏東縣長治鄉,在極力解決他認為最重要的課業─環保問題外,蘇鵬對養豬場一貫作業,可也是如履薄冰,他緊緊抓住每個環節,讓整個畜牧場流暢地從生產走到自行銷售、自創品牌,堅持「安全、衛生、美味、環保、專業」經營理念,建立一條龍產銷模式。

沼氣儲槽的發電機組。

產銷重視生物安全,年創2億元產值

中央畜牧場從源頭就一直做好管理,從種豬進口、人工受精、豬隻育種、飼養、畜舍防疫等,從不輕忽,像畜舍採用密閉水濂式電腦調控飼養管理,保持攝氏27到29度的恆溫密閉環境飼育,隔絕外界病媒蚊及禽鳥等感染源,讓豬隻快活、健康成長,在減少投藥、養成率高的情況下,中央畜牧場產銷合一的多角化經營,年產值創造約2億元。

監控產銷的嚴密過程中,帶出優異成績,也讓蘇鵬獲得掌聲及肯定,中央畜牧場目前已是全臺最大回收沼氣發電利用的環保示範場,也是全國首家獲環保署節能減碳行動標章的養豬場,並獲經濟部沼氣能源再生認證等。

「畜牧場養豬的飼料,看起來像不像『乖乖』?」蘇鵬在簡報室放映幻燈片,秀出他自家調配的飼料,不忘說句,「我也吃過這種像乖乖的豬飼料,因為豬要吃得東西健康不健康,他一定得嚐一嚐」,蘇鵬覺得「味道」還不錯,因為多是玉米等配料。其實他興建中央飼料廠,進口機器自行調配胜肽飼料,確保絕無硫磺劑、抗生素、瘦肉精等添加物,讓豬隻肉質脆彈可口,且更加衛生。

中央畜牧場也進駐國立屏東科技大學創育中心產學合作,自創了「家香豬」品牌,透過臉書、網路購物平台把優質豬肉行銷出去,在屏東市鬧區設置門市部,並與在地餐廳合作,推廣在地優質食材,行銷觸角廣闊地往外延伸。

克服環保問題,讓蘇鵬為養豬業爭取尊嚴後,他說,中央畜牧場的沼氣回收設施,還有餘力代為處理鄰近的畜牧場的廢水,因為繼日本311事件後,核電廠的存廢問題更受爭議,未來電價勢必提高,中央畜牧場已預先做好規劃並創造商機,不汙染環境,既經濟又環保,也符合了節能減碳的要求,創造綠色新能源。

下一步,蘇鵬更想踏出新境界,他在畜牧場設置牧草栽植區、排放水生態池,營造優美的飼育環境後,要為牧場再升級,發展為產業六級化的觀光牧場,讓遊客親近養豬業。

牧場的畜殖廢水集中入池,成為發電來源。

更多關於沼氣發電,可參考鄉間小路2016年9月號

 

特約記者
林順良
聯合報記者退休、現任民眾日報特派員,當工作是你的興趣時,做起事來一點也不嫌累,很喜歡一直擁有這樣的感覺…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