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攝影/ 地球公民基金會

亞泥採礦權展延始末 1968年開始,太魯閣族人開始進行耕作權設定並爭取原保地增劃編,爭取的過程中亞洲水泥從花東工業股份有限公司移轉取得大理石礦採礦權20年。
1973年,第二代耕作權人原保地自用耕作已陸續滿5年,同年,在一場亞泥說明會上,出現了來源不明且筆跡相同的土地拋棄書及同意亞泥使用書等文件,顯示亞泥礦廠的土地取得充滿爭議。
往後 20年,族人持續的零星抗爭,1996年成立「反亞泥還我土地運動自救會」,訴求亞泥取得土地的程序有違造文書、詐欺的問題,要求亞泥返還族人土地。 抗爭延續至今,已超過 40年,過程中經歷亞泥礦權的第二次展限、第一代耕作權人陸續離世,直到今年 11月 22日,亞泥礦權再度到期,族人以為爆破與土石流威脅的惡夢得以就此終結,未料民進黨政府竟在今年3月,以前所未有的速度( 3.5個月,一般平均 15~22個月)通過亞泥第三次礦權展限。讓亞泥得以「免環評」、「免告知」、「免同意」侵佔族人土地,持續在傳統領域、土石流潛勢溪流與地質敏感區上炸山、挖礦。
環保團體和反亞泥還我土地自救會近百人,封路抗議亞泥挖礦權阻擋亞泥工程車上山。

撤銷亞泥違法展延捍衛山林家園

反亞泥還我土地自救會會長田明正帶領族人,放狼煙、鳴槍昭告祖靈,表達捍衛家園的決心。田明正說,亞泥挖礦後,山林水土被破壞,家園居民生存危機,傳統領域被侵占,族人流離失所,政府始終沒有面對亞泥問題,我們才必須採取封山、封路行動抗議。請政府儘快解決亞泥展延問題,並加速修法,否則抗議將會永無止盡。

地球公民基金會專員黃靖庭說,6月導演齊柏林過世,揭露亞泥挖得更深,反亞泥捍衛山林連署人數已高達21萬人。

亞泥開採40年,期間從未進行環評,也沒有告知和經過族人同意,此次展限程序充滿諸多問題,監察院的亞泥礦權展限調查報告,明顯指出行政院、礦務局、經濟部及花蓮縣政府皆未依法行政,原因是亞泥礦區位於環境敏感區,有3條土石流潛勢溪流,2012年蘇拉颱風期間發生土石流,造成富世橋阻塞、土石溢流出農路及下游建物遭受土石撞擊與掩埋。

如此草率審查、無視原基法、地質法及文資法的相關規定,糾正該案中環境敏感區、行政裁量權、現行礦業法的不妥適,以及未踐行原住民族知情同意權等問題。

反亞泥還我土地自救會會長田明正說,亞泥挖礦後,山林水土被侵占,族人流離失所,政府始終沒有面對亞泥問題。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教育推廣專員李孝濂表示,根據《行政程序法》:「亞泥案,完全看不見『公正、公開、民主程序』,我們不知道經濟部如何在這麼短時間內審查通過這展限,經濟部、礦務局竟沒做『土石流潛勢溪』、『地質敏感區(山崩與地滑) 』及『富世遺址』的詳細調查!完全不踐行《原住民族基本法》諮商同意權。

這十多年來,族人帶著義務律師們不斷地透過訴願、訴訟,才能爭取到一點點看得見卻摸不著的權利;好不容易熬到《礦業法》的修法前夕,礦務局竟火速通過新礦權,讓亞泥再挖20年!」

法律扶助基金會原住民族法律服務中心謝孟羽律師表示,今年十月監察院糾正案與調查報告已經點出行政院、經濟部在處理亞泥公司礦業權展限案的過程,存在多處不法,特別是去年11月由政委張景森及林萬億召開的行政院協調會,決議礦業權展限不須踐行原基法第21條的知情同意程序,調查報告明文指出行政此等錯誤見解,將掏空原住民族權益,顯然違反原基法。

臺灣大學社工系助理教授 Ciwang Teyra認為,轉型正義與族人就業兩件事情不應是衝突的。

還給太魯閣真正的土地轉型正義

臺灣大學社工系助理教授(太魯閣族學青會成員) Ciwang Teyra說明,「轉型正義就是把過去不對的扭轉回來,我們部落聽得到爆破聲,這個長期影響居民的生活,就是該翻轉的轉型正義。總統府說他們會認真調查,但幾個月了,都沒有讓人滿意的交代。另外,關礦就是族人失業嗎?政府應該積極協助,例如轉型這個工廠,轉型正義與族人就業兩件事情不應是衝突的。」

台灣環境保護聯盟花蓮分會會長鍾寶珠說:「我現在手上拿的是這地方20年前與現在的照片,我找不到20年前照片上的這山頭,我要問『我們的山跑去哪裡了?』」

台灣環境保護聯盟花蓮分會會長鍾寶珠手上拿著當地20年前與現在對比的照片。

基督長老教會總會Sudu Tada牧師說明,亞泥違法採礦的問題是好幾世代的問題,我們的法律不要只有紙上談兵,希望亞泥問題能符合程序正義,亞泥違法侵佔族人與土地的創傷,能成為轉型正義的療癒開始與典範。

11月23日是違法展限的第一天,反亞泥還我土地自救會號召族人及關心的民間團體、民眾,透過封路行動拒絕亞泥再挖20年,要求經濟部撤銷亞泥違法的展限,同時訴求民進黨政府速修正礦業法,將原基法精神入法,挖礦需經當地部落的諮商同意,並導正礦業法中不合理的霸王條款,落實關礦計畫、礦場經濟效益評估,加強主管機關管理效能等,礦業開發長期傾向業者的問題都需徹底修正。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