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洪嘉鎂 圖片提供/ 社團法人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這陣子一直討論「捕蜂抓蛇」該由誰處理,除了一般民眾容易遇到的蜂與蛇外,事實上因為野生動物棲地與人類活動範圍重疊性高,再加上民眾保育意識與動物福利等相關觀念提升,各式野生動物的相關救生、衝突、侵擾等通報案件也日益增加。
立法委員林淑芬與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今天召開「體檢『野生動物通報案件系統與處置』問題記者會」,要求行政院必須正視臺灣野生動物案件通報及後續處置系統、制度與專業的建立。

研究會主任陳玉敏表示,政府面對及處理民眾通報案件,其專業處理人力、流程、經費、救傷與收容系統⋯⋯等是否完備,這關係到野生動物存活與是否能放歸自然的機會。因此各縣市政府對通報案件的類型、處置、收容等紀錄是否詳實等,除了能讓民眾增進對野生動物族群、棲息環境、生態系統的了解外,更重要的是,可作為政府各項涉及道路及國土開發、環境保育、疾病防疫、生態教育等政策之重要參考依據。

馬路上奄奄一息的蛇,也是需要被救助的對象。

從四大項分析,透視各縣市執行野生動物通報案件問題

  • 野生動物相關業務主管機關、人力及經費

根據調查指出,全國負責野生動物保育業務僅39人,9成縣市負責人力僅1~2人。其中專職人員共16位,約聘人員16位,臨時人員7位,其中有7個縣市的野生動物保育業務無專職人員,需仰賴約聘人員。

由於流動率大,一半野生動物保育業務人員資歷不到2年,研究會在訪談過程中發現,承辦人員的業務過於繁雜,甚至還有兼辦其他業務,若遇到通報高峰期時,承辦人員幾乎天天加班,顯示出人力不足的問題,另外職前與在職的專業訓練均不足。

經費部分,中央與地方野生動物保育經費明顯逐年遞減,但保育業務則是逐年增加,以林務局預算來說,從96年度決算的2億2千多萬到105年度決算經費只剩1億1千七百多萬。

  • 野生動物通報案件處理機制


 
調查發現,18個受訪縣市中,僅5個縣市設有專線及專人接聽通報電話,其餘13個縣市主要透過其他單位,例如:1999、消防隊、派出所⋯⋯,並且有1/3的縣市未完整記錄民眾通報內容。

  • 通報案件類型及數量分析

由於各縣市提供資料年分不一,資料並不完整,研究會將各縣市提供的各項通報統計數字總數,除以年分取平均值計算。


 
調查發現,救傷物種以鳥類最多、陸生哺乳類次之,各縣市因應野生動物救援工作準備,需對應不同物種需求。在收容需求、檢舉非法案件中,多數涉及外來種,應和寵物交易與走私有關。這些物種不能任意野放,只能長期收容留置,耗費資源多。研究會建議,政府應從源頭管制寵物飼養交易或辦理寵物登記註記,以利逸出、走失寵物的管理。

人與動物衝突案件中,不管是叫聲、捕蜂捉蛇、衛生、農害、盜獵等,妥善記錄案件發生的時間、地點、物種、頻率,除有助於問題解決外,長期累積資料可了解動物族群分布變化與趨勢,對於擬定生態保育、棲地維護計畫也有幫助。 

  • 野生動物的後續處理及去向


 
研究會從調查中發現,對於受傷野生動物,多數縣市均採外包方式處理。但後續醫療、野放、收容或人道處理,不一定會追蹤掌握,甚至全由外包單位決定,僅少數縣市稽查收容環境及清點動物數量。

調查源起

陳玉敏表示,當初決定要進行「野生動物通報案件系統與處置」的調查,並非發想於大家現在關注的捕蜂捉蛇問題,而是過去就有發現「野生動物通報」的整體規劃有問題,包含野生動物的去處、各大收容中心面對的困境、動物的處理問題等。

今年3月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透過林淑芬國會辦公室,請林務局向各縣市發放問卷進行第一階段調查,因回收的問卷仍有不清楚的部分,隨即也向各縣市進行第二階段的電話訪談。 

陳玉敏指出,大家關注的「捕蜂捉蛇」剛好是人與動物衝突案件中占最大宗的項目,目前有許多的通報是民眾發現有蛇而進行通報,等到消防單位到現場之後,蛇早就消失無蹤。 

根據研究會調查與訪談的結果得知,農業系統資料統計每年有1萬多件的捕蜂捉蛇通報案件,但消防單位卻有高達7萬件的捕蜂捉蛇案件,這當中有相當大的數據落差。陳玉敏表示,這樣的情況意味著農業系統的資料不完整。 

鳥類也是經常會出現在通報案件中,可能會被民眾發現遭到撞擊,或是叫聲影響到民眾生活。

捕蜂捉蛇只是其中一個問題

過去政府將「捕蜂捉蛇」這種需要高度專業處理的工作,放到消防隊員身上,但因缺乏專業的訓練與設備,以致常發生人或動物傷亡的案例。陳玉敏在記者會中強調,面對目前野生動物處置的相關規畫經費不足,與人力嚴重短缺的問題,她同意行政院長賴清德說,將捕蜂捉蛇業務移交至農業局很困難,但是她不同意政府可以便宜行事將業務放到消防局上。 

林務局副局長廖一光則對此回應,目前行政院有針對「捕蜂捉蛇」編列3年的預算,每年預算為1.3億元,如果縣市政府農政單位委外辦理相關業務,會依據縣市政府的財政、環境、通報等狀況,補助縣市政府最高50%的費用。

廖一光表示,會尊重各地方縣市首長的決定,如果縣市政府仍要維持業務在消防體系,可能會研擬編列獎勵金,或是危險基金等,增加津貼或是保險,增強消防人員的保障。

立法委員林淑芬表示,需要教育人民如何與野生動物相處,但人與野生動物需要解決衝突時,應設立一個可接通的專線,連結到相關行政單位。林淑芬也指出,目前農業單位在這部分的經費與人力缺乏,加上《野生動物保育法》並沒有強制要求一定要進行相關救護,或是編列預算等,因此未來可能會進行相關修法草案研擬。

針對研究會提出的野生動物通報案件處理機制問題,廖一光表示,民眾遇到野生動物的第一反應是撥打119或是1999,要建構野生動物專線會有經費、人力等多重考量,目前會以民眾的常撥打的119及1999,輔導有關單位建立完善的通報系統。

延伸閱讀

10位專職照護7,741隻野生動物, 保育收容錢少事多誰人知?

支持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大家可以怎麼做?

記者
洪嘉鎂

畢業於海洋大學水產養殖系,因為誤打誤撞而一頭栽進媒體業。希望能用文字更接近吃下肚的食物與生產環境,不是只會「吃」而已。

chiamei@agriharvest.tw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