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楊平世 首圖提供/ CC0 Public Domain

林務局、林試所、特有生物保育中心及國家公園是併入環境資源部,或仍留在農業部,聽說已進入最後一哩路;忝為臺大生物資源暨農學院前院長及曾擔任4個民間生態保育團體的理事長,願就這2、30年來,這兩個署、會對生態保育和環境保護之重視程度、參與國際活動之力道及社會功能,表抒一些看法和淺見。

記得日月光汙染事件發生時,全臺灣幾乎千夫所指,如果我沒記錯,當時的環保署長對媒體說話是游移的,感覺並不站在多數民意這一邊;再往前推,當國光石化預定地引起軒然大波時,更早的環保署長是不是站在支持執政者開發的立場?

最後幸好是全民抵擋了下來,可是這個有機會當作放大版的「桃米里」來發展的這塊大溼地,如今輪由民進黨執政了,還是沒給當地民眾帶來類似營造桃米濕地的機會!最近大潭電廠及馬頭山垃圾場,環保署的態度不也是令人擔心的?

撇開《看見台灣》的「照妖鏡」不說,很簡單的提問:就您所住的地方,水溝、河流、空氣汙染問題,您滿意嗎?還有,為什麼雲林縣、彰化縣議會地方自治通過禁燃生煤到最後還是被環保署擋了下來,環保署曾說「法」有問題,經濟政策也還沒到位,但您會滿意這樣的答案嗎?

如果環保署連平地的汙染都令人擔心,政策也令人擔憂,我們還能把生態保育這一塊全民越來越重視的大任務,交給完全沒有經驗的環境部經營?有人說水、土、林是應該放在一起,問題是現在的環保署有能力擔下這一塊?有經驗解決山林經營及山地農業問題?

就大多數農業界的人來說,農、林、漁、牧本來就是在一塊的,哪有升格成部,便把林這一大塊剔除掉;農業去了林業永續經營,編制員額大減,土地面積萎縮,在邏輯上要把比現在還小的委員會提升為部是說不過去的!

當然許多主張林務局併環資部的人,會把過去日治時代及老國民黨年代的伐木歷史的帳,全都記在林務局及農委會的頭上,也會把「租地造林」卻不造林的歷史共業批鬥林務局、農委會;可是大家可曾想過,現在「租地造林」,只因少數承租人正等著「放領」成私有地,林務局及臺灣大學實驗林管理處為免山林破碎,3、40年來很辛苦地「依法行政」守住正破碎的山林;但每到立委、總統大選時,這兩個公家單位就被包圍、被抬棺,甚至被放話「掩鍋造飯」。

試想:這麼多年,如果沒有這兩單位的堅持,臺灣的山林還有今天的面貌?未來環資部接手,有經驗去處理?會不會就就地合法,放領出去?這才是大家最擔心的!

其實1980年代末期起,林務局在學者專家及民間團體陪伴下,以當年農委會保育科全國每年僅有的兩億元經費,便開始邀請IUCN及國際生態保育組織和學者來訪,度過「培利修正案」,通過「野生動物保育法」,全力爭取森林警察,可以說轉型得十分辛苦!

但別忘了屬於內政部的國家公園組,當時6個國家公園,每個管理處每年預算都在3至5億,還配備有林務局所沒有的國家公園警察隊。

儘管如此,林務局仍透過民間生態保育團體和學者的參與,積極參加國際生態保育及生物多樣性活動;由於成果豐碩,多年來一直在面對中國的打壓下,依然打死不退。

當環保署的「環境教育法」還沒通過以前,林務局早就在臺灣許多「森林遊樂區」、林管處成立「自然教育中心」,推動自然教育、環境教育。儘管有權力及決策的人會說,林務局不伐木就沒有產值,可是曾有人估算林務局在休閒產業、環境教育、國土保安、野生動物保護及綠色GDP的實值貢獻嗎?

所以是該把轉型的林務局、林試所及由特有生物中心轉型的生物多樣性研究所放在環境資源部呢?還是放在正轉型的農業部呢?就讓大家來公評吧!也拜託有權力的人趕快定奪,別讓認真的公務人員人心惶惶!

現在蔡政府的「新農業政策」將把臺灣有機農業面積由0.7%增加為2%,林務局也正落實推動友善農耕的「綠色保育標章」與山村共榮的「社區林業」;漁業署去年起也已編列「里川」、「里海」及生態保育經費;現在被批評最多的農糧署等單位,未來如能加強農業區生態保育和農田生物多樣性研究及應用,便能杜悠悠之口。

所以,如果農、林、漁、牧在一起,希望未來農業部能像以色列、荷蘭一樣,永續經營臺灣的農業!至於環境部就請先落實國民生活的大環境中各種汙染防治,把工業區、科學園區的污染防治做好,把農地工廠點狀汙染源的作徹底的解決吧!未來如果都做得不錯,才有資格談整併,而不是像現在正規畫中的機關、人員及預算的「大搬家」及升格;因為即使要整併的話,光是兩部的研究單位,也要作功能上的調節和整併呀!

本平台提供各方意見投稿交流,文章內容為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國立臺灣大學農學博士。 曾任臺大生物資源暨農學院教授、中華民國自然生態保育協會榮譽理事長、臺灣動植物防疫檢疫發展協會榮譽理事長。曾任臺大生農學院院長、臺大植物病蟲害學系主任、臺大出版中心主任、國家紅火蟻防制中心主任。教學、研究屬農學、生態保育和環境保護領域。

相關文章